相鼠有皮,人而无仪

  •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古诗词鉴赏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诗经·鄘风·相鼠》一诗是《诗经》中著名的政治讽刺诗,以鼠起兴,通过讥讽在位者人不如鼠,斥责卫国统治阶级无耻无礼的败坏德行。《毛序》: “刺无礼也。”朱熹《诗集传》: “为卫大夫刺宣公、惠公、懿公诸君的‘无礼’之作。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这是《相鼠》一诗的第二章。本章与《相鼠》一诗的首尾二章形成典型的复沓,将“齿”“止”“俟”三词与首章的“皮”“仪”“为”以及三章的“体”“礼”“死”相并列,说明了儒家的礼囊括了“外表仪容”、“内在廉耻”、“足履行动”三个维度。

“齿”、“止”、“俟”一组词语处于《相鼠》一诗的第二章,与其他两章相比,在内容上更能说明儒家“礼”的内涵。首先,“齿”一词以含蓄的说法,直击“礼”之根基,即儒家心性论中“廉耻”这一内容;其次,“止”一词点明了“礼”由人的心性贯彻为实践的机制;最后,“俟”一词对“人”进行价值定性,说明了“礼”对于人之“立”的重要意义。《相鼠》对“礼”的一切表现,皆立足于对现实的批判之上。

《相鼠》与《硕鼠》二诗,是《诗经》中以“鼠”为喻的著名篇章。《硕鼠》采用借喻的手法,将统治者比作田间的大老鼠,以同硕鼠讲话的口气再三呼告恳求其莫啃食作物,并以无助无奈的口吻道出自身令人绝望的生存境遇,以此揭露统治者对劳动人民沉重的压迫剥削。《相鼠》并未详细说明“鼠”对人民造成了何种侵害,而直接以尖锐的口吻对统治者“不知礼”的思想和行为进行贬低,认为统治者不如“鼠”,甚至让统治者“不如去死”。

由于《相鼠》并未对“鼠”特点进行足够详细的描述,因此“鼠”这一意象主要需从《硕鼠》中得出——其一,“鼠”之体形为“硕”,这暗示了“鼠”啃食了许多粮食,并且力量强大; 其二,“鼠”啃食人民种的粮食;其三,“鼠”非但啃食人民的粮食,还不顾、不德与不劳;其四,“鼠”令人民愤恨、无奈而无法消灭,因为天下“鼠患成灾”。由此可见,“鼠”是一股剥削人民生活必需品且毫无同情心的“强力”,其与人民的利益相冲突,而人民却因“鼠患成灾”而对“鼠”无可奈何。

“鼠”象征着春秋战国时期实施苛政的君王,“鼠患”成灾,人民怨声载道的情况反映了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争霸,横征暴敛,人民受难的社会状况。在儒家看来,如此情状无疑是“率兽食人”的社会状况。《孟子·滕文公下》记载了孟子对其“不得已”而辩的原因,该原因尽管从整体上看是一段历史描述,却同时蕴含着儒家对天下之治,也就是实现伦理政治秩序,实现礼乐教化的理解。原文如下:

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周公兼夷狄驱猛兽而百姓宁,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诗》云:“戎狄是膺,荆舒是惩,则莫我敢承。”无父无君,是周公所膺也。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说,距诐行,放淫辞,以承三圣者;岂好辩哉? 予不得已也。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

这一段话蕴含了孟子如是之社会治理观念: 唯有人民能够安定下来,伦理政治秩序以及礼乐教化才能得以施行。而“硕鼠”横征暴敛,无视人民生活疾苦,使得人民“逝将去女”,这显然连“安定”的层面都没有达到。

比起《硕鼠》对君主的抱怨,《相鼠》对君主的不满更甚。“人而无仪,不死何为?”“人而无止,不死何俟?”“人而无礼,胡不遄死?”《相鼠》三章之后两句,运用反问的句式,加强不满的语气,甚至用到“死”一词,凸显出人民对暴君强烈的愤恨之情。

此外,在《硕鼠》中,人们还以“鼠”这种“禽兽”来代指暴君,而在《相鼠》之中,相比于人君,“鼠”反而成为了有“皮”有“齿”有“体”的“君子”了。这实际上也就是在骂人君连“禽兽”都不如。“禽兽”至少有“皮”有“齿”有“体”,能够苟活;人君既然“无仪”“无止”“无礼”,不如即刻去死。

鄘位于河南省新乡市,鄘国灭亡后归属于卫国。鄘国有着“不伦而乱”的历史———鄘国的历史主要是由弟违兄意,叛乱被杀,统治不利,灭国合卫,腐败衰亡共五个阶段构成。依据朱熹《诗集传》对《相鼠》“为卫大夫刺宣公、惠公、懿公诸君的‘无礼’之作”的说法,《相鼠》所抨击的就是“腐败衰亡”的阶段。受“不伦而乱”的历史以及礼乐崩坏现状之影响,合于卫的鄘地在“腐败衰亡”阶段迅速衰败,内乱不息。卫国诸君确实不守礼节,卫宣公年轻时与庶母私通生子,晚年又霸占儿媳宣姜,废长立幼;卫惠公谋害兄长,阴险毒辣;卫懿公好养鹤,当政之时愈加腐败不堪,导致北狄入侵,自己死于战乱,无数百姓遭殃,险些亡国。

无论是鄘国还是卫国,灭亡的根本原因不在于天灾,而在于君主的失礼。这便使问题切入到了儒家的礼乐观念之中———在儒家看来,直接维系统治阶级内部秩序的是“礼”,使得“礼”崩坏的最大原因不在乎臣民作乱犯上,而在乎君主之不行君道。也就是说,国君之不君是滋生动乱、人民生活困苦的根本原因。故而,《相鼠》将矛头直指君主,在第二章中拿君主与“鼠”相比,责骂“无仪”“无止”“无礼”的君主连“鼠”都不如,“不如去死”。

安银交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