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就是墙头草,见风使舵两头倒

  • 交易就是墙头草,见风使舵两头倒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炒币心法

墙头草——墙头草一年生或两所生草本,高30-100cm。茎直立,上部有分枝,全株被上曲的短硬毛。基生叶长圆形或宽卵形,长4-17cm,宽1.5-4cm,边缘有粗齿,基部渐狭成具翅的叶柄;中部和上部叶较小,长圆状披针形或披针形,长1-9cm,宽0.2-2cm,边缘有不规则的齿裂,具短叶柄或无叶柄;

 

风起舞动,风停自息,风吹不失其根,雨打坚守其本。

不对抗,不辩解,处高位而不自大、隐忍包容,境界自在其心。

墙头草两头倒,形容它的成语还有趋炎附势、如蚁附膻、曲意逢迎等等,这在为人处世中是不足取的,而恰恰是做期货合约需要的、必须的、不可或缺的品质。

交易不难,而是交易者的自己把交易变得很难。读到此处读者会大惑不解:我们一天到晚盯盘、解读行情,长年累月的努力学习、刻苦攻读技术分析理论而手不释卷,为了拜师学习到处寻访高人的加入微信群、QQ群不遗余力,在互联网上翻遍了交易的感言、励志鸡汤,怎么说是我们自己使交易变得很难?

金融市场有句至理名言:不做多头,不做空头,要做滑头。这就是著名的滑头理论。任何交易都是多空双方的博弈,无论外汇、股票、期货或者炒币都是如此。怎么做滑头?很难,因为交易者在交易中下的这番苦功使其离滑头愈来愈远,可以说相去十万八千里。

每个交易者都知道顺势而为,也深明顺势而为的道理。怎么才能做到顺势而为?题目已经给出了答案:交易就是墙头草,见风使舵两头倒。一头倒都不行,一头倒就要挨巴掌,就要被斩草除根。有一位西藏的交易者朋友拿了冬虫夏草、唐卡等许多礼物拜访我,在送别的时候,风声乍起,树枝摇曳。我指着路边的小草对他讲:“东风弱,西风强,交易就是两头忙;墙头草,随风倒,左右逢源都落好”。对于我们普通交易者这就是真真切切的交易秘籍。

其实,我们交易者做不好期货合约,皆是自身的缘故。

交易者都是自以为是的

许多交易者会不同意我的观点,其实,不自以为是,而有自知之明之浅见的人大多不会来到这个市场。我来这个市场也是如此,认为自己天赋迥异、才高八斗,被市场折腾的九死一生后才知道自己什么也不是,唯一配得上的词汇就是:愚蠢。这也许是再生动不过的写照。

在我接触的交易者中,许多人认识你之初,大师长、前辈短的非常虔诚、毕恭毕敬;和你混了一段时间,看到自己学习了不少东西,长了不少见识,就是交易没有突破,没有赚到大钱。就颇有微词,变得不恭不敬。您想花上两周、仨月的时间,就把我三十年的交易生涯的积累都学到,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恕我无能为力,无法速成的传授给您,我没有这个与人为师的本事。许多交易者都是如此,他肯定你很容易,否定你更不难,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交易者的粗俗,思维的简陋、浅薄、认知逻辑的乖张。世界上认识人是最难的事情,如果您能够瞬间肯定一个人又否定一个人,您早该学好期货合约并且得心应手了,而不是在互联网上下,在微信群、QQ群里瞎晃荡。

这样的自以为是,无法使自己虚怀若谷,更做到从容淡定,自高自大、自以为是的人很难做到放弃自己的独到见解和偏见,而去顺应变化顺势而为。他们做不了墙头草随风倒,只能是个不识时务、四处挨打、拼命扛单、努力爆仓的倒霉蛋。

顺势而为看似简单,其蕴含的深刻哲理是一般交易者理解不到的。

顺势而为——伟大与平凡

我们都知道邓小平的伟大,他在回答长征中在做什么这个问题时,只说了一句话:跟着走。他的伟大在于他懂得时代变迁、世界发展的总趋势,把国家往正确的方向引领。作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他所做的就是叫落后的国家跟上世界发展的步伐和潮流。跟着走简单三个字蕴含了深邃的内涵,长征如此,建国后紧随刘少奇主席的经济路线也是如此;改革之初,看到了李光耀、蒋经国发展新加坡、台湾地区的经济经验和奇迹,坚定不移的跟上去,顺应时代发展。这是世纪伟人的平凡与魄力。

做期货合约其实很简单,了解、体会、熟稔党和国家的建设、发展的核心历史、重大事件就可以深入浅出的理解好期货交易及其策略。

期货合约的趋势,多空双方,大河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每个交易者也许都认为自己是圣明、神圣的,这对于他们是最简单、最容易做到的事情,只要主观上故步自封、自以为是就可以了。交易者要认为自己最无知、无能也很简单,就像一个QQ群友在我们群里大放厥词的那样:他自鸣得意的说,期货市场赔钱的没有好人,赚钱的都是好人。

这流氓、无赖的言论不值得一驳。尖酸刻薄的主力赚的盆满钵满能用好人定义吗?广大期货、股票、币市的散户都是赔钱的,这些所谓的交易弱势群体,任劳任怨、吃苦耐劳,才是国家赖以生存、发展真正的基础和原动力,是国之精髓和脊梁。他们能是坏人吗?有极个别的期货交易者在集中地、努力的、忘情的诠释着浅薄和无知。

行情是走出来的,交易是做出来的

每天都会收到许多的微信询问:橡胶见底没有,可以介入吗?焦煤见顶没有还能持有吗?PVC和塑料你怎么看?我还能做多燃油吗?随时随地、莫名其妙的就会弹出大量的这样的信息。在这个时候我总是回答:行情是走出来的,交易是做出来的。其他的我不得而知。

针对行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研判、见解、直觉,但无论如何你只有做进去才知道自己的对错,才可以知道行情的风向,才可以做到随风倒。

初学者总是纠结于技术分析,想要知道行情研判的逻辑,他不知道行情走势不是此因此果的关系,而是风头、风向、是交投的热情和资金的涌动。您与其学习技术分析,不如学习判断多空的风向、动态。许多所谓基本面、技术面分析的头头是道、无懈可击的交易者却是在逆势交易,被深套而不知解脱。

我见过一些逆势的交易者,他们问的问题就是:您说我能够解套吗?何时能解?我往往回答,您问的问题比行情是涨是跌都深了一个层次。我告诉一个交易者何时做什么品种可以赚钱已经很难,告诉一个被深套的交易者怎么扭亏为盈就更是无能为力了。你是在从容状态下判断一下行情容易,还是在深陷亏损泥潭而无法自拔,苟延残喘的选择怎么脱身容易?大家都会有自己的正确答案。麻烦缠身、焦头烂额、危在旦夕中是无法、很难、从容地做出正确选择的。

每一笔交易都是一次尝试,你必须顺势去做才可以。

我想做墙头草,可是该怎么随风倒

看着行情走,远远比分析行情靠谱百倍。交易是尝试,但是不是盲人瞎马的试错,交易不是试错,而是试对。要做墙头草随风倒就要在交易中分析好市况,比如今天开盘八成交易品种都上涨,你就不要去沽空20%下跌的品种,力求去做扎多交易,这样做符合概率规则。然后关注成交量、增仓减仓等指标变化。在做多的品种中要做处于上涨趋势中的,品种处于自身的上涨趋势,市况也是多头行情,成交量、增仓幅度也活跃买入就不会有问题,就是顺应了主流风向,做到了随风倒。

反之,亦然。

交易中没有以不变应万变的定法,必须只做墙头草,时刻随风倒。不能固执己念,叫自以为是、偏狭任性、骄纵自大占了上风。

期货合约的特点就是每个人都会犯许多错误,但要看谁犯得错误少、不犯致命的错误、有错能及时判断并纠正认输。比如做进去的单子,出现亏损,是及时了结,还是扛着好呢?建议还是及时了结为妥。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亏损单子被套,不得脱身,被迫死扛最终行情反转,不但解套还赚了大钱。这其实纯属侥幸和运气,不能据此就抱定深套必然赚大钱的结论和想法,因为深套更多的情况是爆仓的结局。

坚持是需要理由的

技术分析使交易者有了做多、沽空坚强的理由,而当行情走出来、走过之后再看这些理由大多只是牵强的借口了。许多人谈论起技术分析都是滔滔不绝、慷慨陈词、义正辞严、娓娓道来,这样的交易者不但无法做到墙头草两头倒,而且挨了打调头都难。他技术分析根本没有学到家,他始终不明白技术分析就是推测,既然是推测谈论起来就不应该是掷地有声、高谈阔论,而是中性的、协商、探讨的口吻。凡是能够持有这样语气、语态探讨技术分析的交易者在行情不利时调头会容易一些。

在进行技术分析时,无论是做多还是沽空,交易者经常把各种的理由、条件、有利因素找来、翻腾一个遍,来支持自己上涨、下跌的推断,有的根本就是牵强附会、模棱两可、站不住的理由。在一次CCTV财经频道的活动中,主讲老师从形态理论、波浪理论、K线理论、指标分析角度进行讲解,让大家果断看空,他目光坚定、信心满满、言辞果决、斩钉截铁、铿锵有力,我看着盘面对他说:我相信开盘以后会下跌甚至大跌,但是如果是低开高走呢?你考虑过这种可能吗?他转过身,不由得一愣,对我说,怎么可能?我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了他思维的盲区,他根本没有想到、考虑交易风险的所在。

但是,次日行情确确实实是这么走出来了,开盘之后,是一个跳空低开,然后高歌猛进的低开高走,而且迅猛拉高。由于没有能及时的获利了结,绝大多数人都是亏损的。

痴迷技术分析而忽视风险控制、交易策略的交易者是无法做到随风倒的。许多技术分析者都是坚定不移、毫不动摇,语不惊人死不休,这样的交易者一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大的提升潜力和发育成长的空间。

我们都听说过猫论,无论白猫黑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期货合约也是如此,无论扎多,还是沽空,赚到钱才是硬道理。

为了交易,让我们学着墙头草随风摇摆吧。

交易要做得格外的柔软

是出没风波里的舢板好调头,还是万吨巨轮好转向,大家心照不宣都有自己明确、肯定的答案,一定小舢板好调头。这也就是我一再强调交易要做得纤细、流畅、柔软、婉转、温柔的原因,只有这样做才可以四两拨千斤、举重若轻的抵御防范风险,才可以随心所欲的做到随风倒。

你10%的持仓交易,即便逆风做反了方向,轻轻慢移莲步、一扭水蛇腰身也就顺风倒了。您全仓、重仓调头就是无比之难了,您要先止损平掉部分仓位,再评估风险,再选择方向、入场时机开仓。期货合约最忌讳的就是孤注一掷、五大三粗的全仓、重仓的鲁莽操作。

交易中,一定要学会做身形柔软的软体动物,软体动物(拉丁学名:Granulifusus kiranus)是无脊椎动物软体动物门动物,是除节肢动物外最大的类群,约10万种。 体质的差异很大,但有共同的特征∶体柔软而不分节,一般分头-足和内脏-外套膜两部分。

凡是高手都是交易的软体动物。而威猛无比的全仓、重仓、对技术分析奉若神明、有恃无恐的交易者恰所谓峣峣者易缺,很难在市场生存下去。

在交易中做到随心所欲而不逾矩非常人所能为。圣人孔子从循规蹈矩到随心所欲而不逾矩花了七十年的时间。我们作为交易者要做到墙头草随风倒这一交易境界没有十年、二十年是达不到的。只有经过交易的20年以上的历练、打磨才可以明白行情是走出来的这个道理,才可以做到随心所欲的随风倒。

每一个交易者都会以为自己是圣明的,是不可辜负、不可冒犯和不可违背的,特别是接触了技术分析以后。而期货合约不是这样对待你的,他会对你丝毫不留情面,他往往告诉你,在大多数情况下你总是错的,你是被违背和冒犯的。

草一般是空心的,他们不持态度、没有立场,所以能够随风招摇而捍卫根基,能做到所谓的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对于他们不存在不可辜负、不可冒犯和不可违背的问题

做交易在于做,不在于说,更不在于坚定不移的坚守或多、或空之立场。精明的交易者往往是不持立场的随风摇曳。

以为自己懂得技术分析的交易者大多是傲慢的,所谓的技术高手都是这样,在市场没有全部拿走他的钱之前,让他认输比登天还难。要让他低下高傲的头颅只有亏了钱,亏大钱,才可以在精神上彻底击垮他,他才会心悦诚服的认输。这样的技术分析崇拜者怎么可以做到随风倒呢?

技术分析提供了什么

普通交易者认为技术分析提供了做多做空的理由、开平仓的买入点。许多期货交易者并不懂得技术分析,技术分析核心就是概率。期货只有2‰的赢利者,懂得一点概率的人就不会来到这个市场博弈。

我们都在讥笑贪婪,认为贪婪是失败的根源。其实贪婪是人正常的内心活动和心理状态,是人们不切实际的逐利幻想。交易之所以盛行就在于他提供给人们财富幻想的广袤空间,交易和贪婪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技术分析也成为大多数交易者支撑内心的一种幻想的工具,不过是分析者认为自己的幻想是充满理由的而已。其实,技术分析和贪婪如出一辙。技术分析不过是支撑贪婪幻想这座空中楼阁的钢筋、水泥,技术分析帮助许多的交易者建造了一座财富的海市蜃楼。

许多技术分析者分析起行情来,都是先入为主,带着自己美好的愿望和期许。他们先持有了个人的态度、偏好和立场。每一个人运用技术分析,都是为了赚钱,他技术分析的结果都会是正的期望值,都会是利好的、赢利、获大利的,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说,我技术分析推导的结论为了让自己赔钱吧,同样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为了赔钱而苦学和运用技术分析。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为了赚钱而学习技术分析的交易者99.8%是赔钱的?这个问题多么发人深思、振聋发聩呀!因为他们学习的是带着贪婪幻想的、带着美好期许的、主观的技术分析,而非是客观的、充分预见、评估、研判风险到来的技术分析。

问题又来了,技术分析提供了什么?真正的技术分析的核心不应为了盈利,而应为了防范和预测、评估风险。请问有那个交易者运用技术分析是为了防范、预测和评估风险的?没有。通常的技术分析讲解的都是赢利,结果适得其反,不但根本赚不到钱反而亏损连连,因为忽视了风险。没有任何一个交易者会说:为了评估、预测风险,为了考察对交易不利的因素我去开个仓。他们所有的开仓都是追逐利益,然后挨打赔钱,再开仓逐利,再挨打,循环往复,乐此不疲。

许多交易者运用技术分析是自欺欺人的,在技术分析过程当中,他们对行情利好添油加醋、一叶障目,对风险熟视无睹、视而不见,对未来的赢利可能憧憬无限、自我陶醉,这些主观的成分歪曲了技术分析应有的风貌,导致了其技术分析并非是科学、严谨、缜密的。

技术分析爱好者,如果要想进步,就是朝着自己期望值相反的方向、区域进行分析推导,像幻想盈利一样对风险有充分的想象、评估和预判。

交易者要增加技术分析思维的丰富性,发散性和复杂层次,思维的思考面要足够的开阔。当自己有一个交易主张的时候,千万要问问,还是否会有其他的干扰因素和情况出现,还有什么突如其来的变化和潜在风险,如果没有,那么,你的未来的对手单又会是怎么考量的?你就要换位、深入、全面的思考一下。

普通交易者田园牧歌似的技术分析的思考、推测、臆断,怎么可能做到墙头草随风倒,如果可以也就没有爆仓、深套、巨亏的情况出现了。

技术分析对于绝大多数交易者来说是催眠术、是充满幻想的魔棒和贪婪梦幻的骨架和支撑。

交易不能执着一念,要心猿意马 

对行情的判断,无论你使用什么做出的,是基本面也好,是技术分析也罢,都是推测,是推测就可以推翻、很可能被推翻。而不能把推测当成理念、信念去信守,坚定不移的毫不动摇。

许多交易者是如何做行情分析的呢,他把做多的条件,做多的理由,做多的有利的因素,汇集在一起,实际上他内心是想做多、强烈倾向于做多,是在自我坚持、强化做多的立场。这样做很不稳妥,正确的做法是:要想做多,真正要汇集在一起的是不利于做多的,不让你做多的、会给做多带来风险的因素,在这些因素找齐后,加以归纳,然后一一的化解,做出预案,做出防范,只有这样,你才可以保证做多的时候有意外出现了能够坦然、从容的应对,做到墙头草随风倒,不至于手忙脚乱的无所适从。

运用技术分析只是的推测而已,并不是结论和论断。交易不能是臆想和猜测,技术分析更不是臆想和猜测的工具。运用技术分析的人最容易赔钱的原因,在于执着一念,他认为结论来自技术分析。他永远不明白技术分析是交易的工具,是从属于、服务于交易的,从来不是赢利的定海神针,也不是赢利的保证,技术分析本身特点就是具备很大的不确定性、或然性、不稳定性。

笃信技术分析的交易者逻辑思维能力似乎都不强,因为技术分析每次推断都是推测,都是存疑的,都是可以推翻的,你怎能执着一念呢?而要心猿意马,心无有旁骛才可以。

做交易唯市场马首是瞻

做到唯市场马首是瞻很不容易,也就是我主张的:期货合约墙头草,见风使舵随风倒。是他的另外一种语言表述。只有真正感知、深入理解、用心灵倾听市场律动的交易者才可以做到。

技术分析不是交易的全部、而是交易的辅助。他囊括的方法也只是交易的一小部分,而它囊括的赔钱方法又远远多于赢利,或者说,运用技术分析方法赔钱的概率远远大于赢利,这也是99.8%期货交易者赚不到钱的根本原因。市场是混沌的,而技术分析来自于人们因果律的决定论。因果律只能认知混沌现象中的极个别的特例。混沌中的极端情况是有符合因果率的,是在极特殊、极个别的情况。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靠因果律思维研究出的技术分析偶尔会灵验的原因……

技术分析是行情判断的辅助手段,而不是最终的结论技术分析和我们日常的语言推导没有什么区别,迷信技术分析的交易者,还不如去迷信语言。

生命科学对人体器官的研究发现,分形、混沌的影子几乎无所不在:人体的肺部细胞形成盘枝错节、复杂的受力网络;人脑的表面、小肠结构、血管伸展、神经元分布等等,都有明显的分形特征,分形和混沌是相通的,混沌实际上可以看作是时间上的分形。我们所有的混沌的生命系统更应该能倾听、感应市场脉搏的跳动,这样才可以做到顺势反转、顺势而为。这样才可以跟上走出来的行情节奏。交易者要做到亦步亦趋的,伴着行情缓步、疾行,跟上行情的变化节奏,对行情一定要察言观色、明察秋毫、心领神会、见风使舵。

交易者不是行情的杜撰者

上周二(8月5日)一个素昧平生的交易者给我发来微信:  “我说下我对本周后四天以及下周一、二的判断:周二、周三阴线调整,周四阳线,周五阴线,但是下周一二阳线。但是这是初步分析,如果今天收阳线,那么明日阴线的结论推翻。所以近几日的操作是周二逢高做空,如果到下午仍然低于开盘价格二三十点则空单保留到明日下午,如果手数多平仓至少一半,明日夜盘全部平出。周四看多,可以在周三夜盘进多单(这都是建立在今日收阴线的基础上),多单周四下午平仓,周四夜盘根据走势择机进空单……

结果如何呢?按照他的设计的行情如果周四进空单,周五暴涨所有听取他建议的交易者都会赔得很惨痛。如此班门弄斧的初学者是不可能成功的。确切说他根本不懂得何谓技术分析,不懂得K线理论关于阴阳线构成的基础知识,他的技术分析知识都是支离破碎、凌乱不堪的。

做期货合约的人80%以上是说期货,而不是做。每天高谈阔论、侃侃而谈,每个人仿佛对行情都有不容置疑的判断力,你从他的谈吐可以极容易的判断出,他的推论、结论比猜和蒙还要靠不住。可以说他就是行情的一个不折不扣的杜撰者、信口开河者、信口雌黄者。杜撰者和技术分析推测者还要可怕百倍,他是不会做到墙头草随风倒的,他非要让行情来验证、击碎他的杜撰、信口雌黄不可,不过对于他不要紧,这不过是一个新的杜撰、信口开河的开始。

 

让交易回归本真 

交易要笃信实践,预测、推断、分析是不管用的,只有实践才能出真知,要跟上走出来的行情才是王道。大家都听说过“摸论”,就是著名的“摸着石头过河”这句话。他充分说明了实践出真知。在期货合约市场里,河是趋势,石头是走出来的行情,摸就是顺势而为。大家看交易难吗,一点不难。

什么是交易的本真,我们为什么要回归本真。交易的本真就是顺势而为,是追随、势尾随、是跟随;是走在行情的身后。为什么?因为你被行情深深的吸引了,而不是依靠所谓的技术分析预测、预判、引领行情。在生活当中,我们对哪位异性心仪良久,都会默默地跟在他身后,恰所谓“走在你身后矛盾在心头……只好偷偷地走在你身后”。尾随行情更是如此。

可以毫不客气的讲:90%以上的期货交易者都是做反了交易,都是在倒行逆施,都是以为走在行情之前了,实际上行情根本没有这么走,而是躲着你走。为什么他们敢如此交易,在于他们仰仗、依赖、信赖、迷信技术分析,因为他们不懂技术分析,不知道技术分析的由来、缺陷及正确的应用,把技术分析神话了,当成护身符了。对技术分析盲目的崇拜,使许多交易者变成了期货合约的义和团成员,冲啊、杀呀,口念咒语,怀抱形态和波浪,以为刀枪不入,在爆仓之后还不醒悟。攒够钱了,再卷土重来。

确切的说,交易市场的原动力,本真行为就是追涨杀跌;而双向的期货合约就是追涨追跌顺势而为,顺势而为就是追随市场,也就是墙头草随风倒。现实生活中,抢手的商品都是趋之若鹜,滞销的东西却是门庭冷清。交易就是如此简单,这就是交易本真的风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