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坨“便秘”哭着也要“拉”上去

  • 这坨“便秘”哭着也要“拉”上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币市

今天是公元2021年10月15日,咱们废话不多说,还是先看图

2021年10月15日(左边日K线,右边周K线)

说实话,我确实没猜到主力这么有决心,一路颤颤巍巍拉到了六万美金,看来突破前高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现在的关键是突破前高以后行情会如何演变。

最近风声是越来越紧了,过完这个新历年,七成的赌徒就会被长城困住,这个问题很严重,意味着币圈面临长期没有接盘侠了。其二是U已经长期低位徘徊在6.1元附近,说明大饼这两个月虽然一直上涨,但是并没有增量资金进场。其三,没有后勤保障,突破了前高后,行情还能走多远?

也许直接暴跌20个点,活埋所有的韭菜?谁知道呢,反正我空仓看戏。

攻下了“汉城”,下一步是把“美军”赶下海还是被打回三八线?也许我们可以透过真实的历史去窥探主力的战略。

攻占汉城

1951年1月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攻占了已经是四处烟火的南朝鲜首都汉城,至此39军完成了朝鲜战争中的一个壮举,那就是成为了解放朝鲜平壤和汉城两个首都的常胜之师。当攻占汉城的消息传到国内后举国一片沸腾,天安门广场上通宵达旦地进行庆祝活动。《人民日报》在其发表的社论最后几句也宣誓般写道:“向大田前进!向大邱前进!向釜山前进!把不肯撤出的美国侵略者赶下海去”。

此时此刻,只有一个人,心神不宁!那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战场感觉!这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学不到的东西,只有久经沙场,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将领,才具备的素质。中国人民志愿军虽然占领了汉城,但并没有消灭美军的有生力量,给美军沉重打击。

同时,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战线已经拉得很长很长,后方补给十分困难,弱点已经充分暴露。美军的撤退,并不是溃逃,而是为更加凶狠的进攻蓄力!彭德怀总司令果断命令:停止追击,撤出汉城。

当金日成听到这一命令时,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打电话再次询问;苏联大使很难理解彭德怀的命令,要找彭德怀理论。国内舆论也给了彭德怀巨大的压力:大力宣传的胜利成果,怎么能主动放弃呢?

但是,彭德怀力排众议果断作出了撤军决定。结果,不久,美军就发起了“霹雳作战”,给志愿军制造了巨大困难。当时,志愿军如果不撤军,甚至还继续追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美军反攻,志愿军防守(第四次战役)

1951年1月8日,志愿军胜利结束第三次战役。但在1月7日,“联合国军”就开始反击了,到1月15日,更是投入韩军1个师、美军2个师和土耳其旅采取昼伸夜缩游动袭扰的战术进行试探性进攻。

1月24日,第8集团军司令李奇微亲自乘飞机沿战线进行了空中侦察,同时根据十多天来的试探性进攻得到的情况,认为志愿军补给困难,前线部队实力有限,不可能再进行有效的作战,因此全面反攻的时机已经到来。25日,“联合国军”投入了16个师又3个旅总兵力约25万人,在200公里正面开始了全线反攻,计划第一步夺取汉城,第二步再继续向三八线推进。

志愿军第三次战役结束后,1月14日才开始转入休整,前线各部队兵员还没得到任何补充,后勤补给困难的问题也没有得到显著改善,一线部队只有志愿军6个军21万人和人民军3个军团7万人,总兵力28万人,和“联合国军”的进攻兵力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兵力优势,总体形势不容乐观。但面对“联合国军”的全线反攻,彭德怀还是于27日下令停止休整,举行第四次战役,首先确保西线的汉江南岸防线,为此志愿军38军、50军和人民军第1军团在汉江南岸展开了顽强的坚守防御。志愿军依托临时构筑的野战工事,每一要点都进行顽强坚守,战斗异常激烈。至2月7日,将“联合国军”阻止于汉江以南的内飞山、文衡山、武甲山、杨子山一线,“联合国军”14昼夜只前进了18公里。但这时汉江开始解冻,汉江以南的防线地域狭小,为避免背水作战,50军主力于7日晚撤至汉江北岸,只留下部分兵力和38军继续坚守汉江南岸阵地,牵制“联合国军”。

与此同时,东线“联合国军”8个师在砥平里、横城方向的攻势,志愿军以一部兵力节节阻击,诱敌深入。至2月9日,“联合国军”已进到砥平里、横城、下珍富里、江陵一线,态势突出翼侧暴露。志愿军立即抓住这一战机,投入第39军、40军、42军、66军和人民军第3、第5军团,发起了横城反击战。

2月11日17时,经过短促火力急袭后突然发起进攻。经过一夜作战,志愿军在浅近纵深对韩军第8师了完成分割包围,并歼其一部。12日继续发展进攻,全歼了韩军第8师的3个团。至13日晨,胜利结束横城反击。此战,志愿军经过35个小时激战,全歼韩军第8师以及韩军第3、第5师和美军第2师各一部,共1.2万余人,迫使“联合国军”后退26公里,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最精彩的一次战役反击。

横城反击能取得这样的战果,首先攻击目标选择恰当,当时东线横城和砥平里两处都是态势突出,志愿军先打以战斗力较弱的韩军为主要守备力量的横城,确保了一战成功;其次在投入尽可能多的兵力火力,以4个军11个师约12万人攻击韩军4个团和美军2个团共2万人,形成了6倍的兵力优势,同时各种火炮679门,火箭筒285具,超过了对手的555门火炮,虽然优势不太大,但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战术上采取多层迂回、分割包围的战法,以42军124师和40军进行内层迂回,42军125师和66军196师进行外层迂回,39军117师进行战役分割,将敌军的战线彻底打乱。同时强调进攻突然性,参战主力从休整地隐蔽开进,一边开进一边部署,到达进攻出发地10小时左右就发起了进攻,达成了战役突然性。

志愿军进攻的铁拳狠狠砸在韩军第8师的头上,因为韩军第8师的迅速崩溃,直接导致了“联合国军”在横城地区的惨败。李奇微在回忆录中曾有这样一段话:“南朝鲜军队在中国军队打击下损失惨重,往往对中共士兵怀有非常畏惧的心理,几乎把这些人看成了天兵天将……脚踏胶底鞋的中共士兵如果突然出现在南朝鲜军队的阵地上,总是把许多南朝鲜士兵吓得头也不回地飞快逃命。”这段话说得就是横城反击战。

为什么砥平里之战失利了

横城反击胜利结束后,志愿军乘胜进击东线“联合国军”的第二个突出部——砥平里,砥平里位于横城以西约30公里,坐落在一个直径约5公里的小盆地里,汉城至原州的铁路和多条公路都从砥平里经过,因此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对于依赖交通线的美军来说更是具有战略意义的要点。本来美军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同意砥平里守军撤退,以免过分孤立而被歼。但是李奇微却下令必须坚守砥平里,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放弃砥平里,就会让美军第9军右翼完全暴露,如果志愿军再趁势猛攻,很可能导致整个战线的崩溃,所以他可以放弃汉城却严令不惜代价确保砥平里。

砥平里的卫星照片

图片说明:

黄圈是核心阵地,由坦克头尾连接构筑

黄圈延伸至蓝圈埋满地雷

红圈是铁丝网

志愿军估计砥平里守军为美军4个营约2000人,因此决定投入39军、40军和42军的8个团总共约2万人实施进攻。实际上砥平里守军包括美军第2师23团全部、法国营、第37野战炮兵营、第503野战炮兵营B连、第82高射炮营B连、23团坦克连、第2工兵营B连等部队,总兵力足足有6000人,比志愿军估计的多了整整两倍。而且还有6门155毫米榴弹炮、18门105毫米榴弹炮、6辆自行高射炮、51门迫击炮和23辆坦克,守军在23团团长弗里曼上校的指挥下,已经全部收拢,集中部署在直径只有1.6公里的环形防御阵地,在环形阵地的前沿密集布设了大量反步兵地雷和照明汽油雷,炮兵事先都标定了射击诸元,做好了充分的防御准备。

2月13日晚,志愿军发起了攻击。42军126师376团由于地形不熟,将砥平里西北的田谷村误以为是砥平里,在占领田谷村后 就报告占领砥平里,结果导致其他几路攻击部队稀里糊涂停止了进攻。等到发现这个乌龙,再发起进攻,却已经快要天亮了。天一亮,美军的飞机就铺天盖地而来,对砥平里周围的志愿军轰炸持续了整整一上午,下午砥平里的守军又向志愿军发动了凶狠的反击,志愿军为了确保夜间进攻的出发阵地,和美军展开了反复争夺。入夜后,志愿军再次展开猛攻,美军所有的坦克和火炮用最大发射速度向志愿军开火,在志愿军的冲锋道路上形成一道钢铁火墙。志愿军前赴后继不惜重大伤亡,攻势一波接一波,凌晨时分才终于在美军的环形阵地上打开了缺口,但地形狭窄,志愿军难以展开大部队迅速解决战斗,很快天就亮了,美军的飞机又蜂拥而至,志愿军的进攻再度失利。

15日,美军的增援部队全力驰援,与外围阻援的志愿军展开激战,最终只有少数援军突破阻击进入砥平里。但就在这天,美军“联合国军”有多路部队正在逼近砥平里,同时在原州、骊州一线组成了纵深防御。本来东线志愿军指挥部还准备在15日晚再次组织进攻,但彭德怀判断即使能攻占砥平里,继续突破形成有利战机的时机已经失去了,加之参战部队伤亡惨重,是否还有力量继续作战也要打个问号,因此于15日17时下令停止对砥平里的进攻。

砥平里一战虽然规模并不大,但美军评价很高,认为堪称朝鲜战争的转折点。因为此战之后,美军再被志愿军包围,就不再像第一、第二次战役那样急忙后撤,最后在后撤过程中导致人员和装备的惨重损失,而是在夜间依托有利地形组成环形防御,依靠猛烈的火力坚守,天亮后再在强大的空中掩护下突围。在接下来的第五次战役中,志愿江曾经多次包围了整团整营的美军,美军就是采用这种新战术,只要志愿军不能当晚解决战斗,天一亮被围美军就能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成功突围。从这点上来说,砥平里之战对于后来的战争确实有很大影响。

为什么志愿军要退回三八线

2月17日,也就是砥平里之战后的第二天,彭德怀和人民军前线司令部副司令官朴一禹联名下达了志愿军和人民军全线转入运动防御的命令。此时,中央军委已经确定了轮番作战的方针,第二番参战部队第19兵团已经从2月16日开始渡鸭绿江,正向前线开进,预计3月中旬可以全部到达前线。但第二番参战部队中的第3兵团尚在国内集结中,最快要到4月初才能到达前线。而国内准备补充第一番参战部队的新兵和有实战经验的老兵也要在3月中旬才能到达前线。而眼下在前线第一番入朝的6个军,已经连续进行了四次战役,减员很大,非常困难。彭德怀认为在补充兵员和第二番入朝部队到达前线之前,“联合国军”肯定会凭借装备优势,全力展开进攻。因此决定采取以空间换时间的策略,在南起汉江北岸、横城一线,北到三八线之间,部署三道防线,采取节节抗击的运动防御方法,每道防线争取坚持20至30天,这样总共争取两个月的时间,以掩护第二番入朝部队开进和集结,同时利用这段时间,改善后方的运输条件,囤积粮食弹药等作战物资,以利而后的作战。

2月18日,“联合国军”发起“屠夫行动”,目标直指汉江南岸的志愿军第一道防线。在这一线防御的志愿军第42军、66军,在粮食弹药非常匮乏人员迭经苦战的情况下,依托简单的野战工事,顽强抗击“联合国军”的进攻,几乎每个连排阵地都要经过多次争夺,“联合国军”经过15天直到3月6日才到达预定目标线。

3月7日,“联合国军”紧接着发起“撕裂者行动”,不过这回李奇微将全线进攻改为重点进攻,在中线和东线发动主攻。3月15日,“联合国军”占领汉城,并于3月底全线进至三八线。随后又于4月初发起“狂暴行动”,越过三八线,进攻铁原、金化、平康一线。志愿军采取阻击和反击相结合的战法,使“联合国军”直到4月5日才越过三八线,但因为连续多日作战,也已经渐显疲态,进攻逐渐疲软。

4月12日,志愿军确定了最后阻击线,为了下次战役便于出击,从17日开始主动后撤,从原来的节节抗击改为了诱敌深入,至21日,“联合国军”被遏制在开城、华川一线,第四次战役结束。

彭德怀的“滑铁卢”

彭德怀能够力排众议果断做出撤军的正确决定,与他在西北战场败给胡宗南的经历,关系很大。1948年3月,西北野战军久攻洛川不下,彭德怀总司令便率军西进河谷,深入胡宗南后方。野战军,初期进展顺利,接连攻克九城,西北野战军初期作战进展顺利,切断了西北交通大动脉西兰公路,后又攻克了西府重镇宝鸡,对胡宗南的大后方造成了极大的威胁。但此时,彭德怀却犯了兵家之大忌:孤军深入!

胡宗南调集包括马家军在内的共11个旅的强大兵力,驰援宝鸡。形势一下急转直下,孤立无援的西北野战军有被包围全歼的危险。彭德怀迅速集结分散的队伍集中突围,不得不将大量缴获的军用物资毁掉。

当彭德怀率军撤退到陇东地区时,遭到了胡、马两军的第二次夹击,被迫与优势敌军展开了极为残酷的血战,最后在救援部队配合下,才勉强突围成功。

然而,没过多久,彭德怀又一次陷入了胡、马的包围之中,战斗同样打得十分残酷,经过西北野战军第二总队的拼死掩护,西北野战军主力部队才得以从胡、马军队的严密围攻中成功突围,回到关中地区。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战场上血的教训,让彭德怀在关键时刻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名将,就是这样炼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