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佛摩尔大师的股市生存战“操盘伯利恒钢铁”

  • 李佛摩尔大师的股市生存战“操盘伯利恒钢铁”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人物

“前几天我在报上看到这个人的讣闻,他走得穷困而且默默无闻。要是他在1896年死掉,纽约每一家报纸都会在头版上,至少刊出一篇专栏”。在《股票作手回忆录》里,化名为利文斯顿的杰西·李佛摩尔在1922年面对当时着名华尔街记者爱德温拉斐弗的采访时提到了一位曾经不可一世股票作手的往事。“从摇篮到坟墓,生命本身就是一场赌博,因为我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因此我可能承受自己碰到的事情,不觉得困扰”。

而17年后,这一幕历史被重演,主角是李佛摩尔本人。1940年11月,李佛摩尔在纽约第5大道和中央公园路拐角的榭丽尼圣酒店的更衣室里开枪自杀身亡。虽然财富上他依然有几百万美元的资产,但在精神上却走得极为困顿。当然这次没有一家报纸对他的自杀保持了“默默无闻”,几乎美国和英国所有最有影响的媒体从《时代周刊》到《金融时报》都报道了这位华尔街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独立股票投资者兼作手的历史性谢幕,《纽约时报》的专栏上这样写道:“他的去世为华尔街的一个时代划上了句号,他的功过任由后人评说。”

六十年过去了,在股市中,绝大多数的投资者或投机者依然都还是始终在为如何买卖股票而烦恼,因为每一个股票交易者在这个市场中只能决定两件事情,那就是你什么时候买入和什么时候卖出。至于你买入了后或者卖出了后,所交易的对象品种的价格往哪个方向波动,那就和你没关系了,事实上你也左右不了波动的方向。对这个问题所带来的困扰,自始至终都在困惑着一代又一代的投资者。最终形成了所谓的价值派是根据自己对交易品种的估值来决定买卖,和技术派是按照自己对涨跌时机判断的把握来交易。

但是,大多数人发现要自如运用价值和趋势这两种投资方法都是困难重重。当然之所以不成功,以我的看法是他们缺乏认真的耐心、严格的资金管理和先进的风险控制意识。因为从150年的资本市场发展来看,牛市与熊市对市场的控制是来自于人性对市场的信心波动,而估值和涨跌之间并没有绝对的联系。这不管从1915-33年美国金融市场爆炸性的扩张发展来研究,或就1991-2008年中国A股市场的几何级上升来理解,100年中大概率事件在资本市场的推进过程中,我们在研究经验后发现,期间虽然科技和人文在不断地进步,人类在资本市中的本质并没有进化了多少。很多市场的参与者,他们的失败并不是学历低,而是并没有搞清楚资本市场的积累和操作,自始至终其实道理很简单,那就是你有多少资金能够参与每一次的波动,而每一次波动的风险或收益又恰恰是无法预测的。

大多数中小投资者,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资金弱势,资讯弱势,是无法与一个还正在规范中的市场中仅仅依靠信念来参与博弈。事实上,资本市场对你来说,毫无疑问是只提供了一个双向融资的平台和机会,不管是您从市场股市的交易所往自己的资金账户中融入现金(股票盈利)或您被市场融走资金(股票赔钱)。而你的子弹总是从有限的起步开始的。如果在打第一场战斗就败下阵来,则基本上也就永无出头之日。

对于李佛摩尔,中国勤奋的投资者中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对其有所认识,而我对这位大师的研究到今天为止也已经超过了整整20个年头。长久以来,我对有案纪录的关于李佛摩尔的每个阶段所处时代背景、他的足迹、操作的期货品种、他所操作的股票逐一加以细化分类和研究,期间包括收集100年前很多交易品种的价格走势数据。因为我确信资本市场前人足迹的智慧之火始终能够点亮我们后人的疑惑之烛。

很多年来,我经常独自思考,这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资本作手,他最终留给了我们的到底有什么是能够不断传承的呢?对这位大师的探索、理解和总结,我断断续续笔记了近20年的体会和感想。细细想来,这些笔记、研究和分析,也伴随着我在华尔街近20年的交易成长过程。今天,我想终于就我对李佛摩尔大师最关键的一战撰写本文,因为我坚信本文中的某些观点将弥补和展现《股票作手回忆录》中的部分缺陷,或许对我们中国资本市场的前18年的幸存者有所启示。

李佛摩尔在过去100年中,始终是华尔街上的传奇人物,前无古人,至今也并无来者。这种神秘现象固然是他的个人魅力所在,但他对股市的智勇过人却非是当今很多浪得虚名之辈所能比拟。当然从财富的角度来看,李佛摩尔并不比他之前的杰古德拥有更多的金钱,从口碑来说,他也不见得比后来的巴菲特更能流芳百世,但从“职业金融交易业的成就”来对比,杰古德(资本到铁路垄断者)、詹姆斯吉恩(JP摩根的御用操盘手,美国钢铁公司的总操盘手)和约翰雅各布均无出其右;同期的巴鲁其、老肯尼迪(JFK的父亲)和江恩亦无法与其匹敌。当今的众多大小股神们更无此殊荣。李佛摩尔的贡献在于对大小投资者,特别是独立投资者能从其各个时代的交易和自我教育中,学到如何规避风险,怎么把握正确的自我。

李佛摩尔的强悍之处并非他拥有强大的集体资源,而恰恰在于他却是华尔街上最大的个人独立投资者,因为至死他都是独立一个人操作、一个人判断、一个人交易。他从来不需要小道消息、股市内幕或者联手坐庄。当代的股票技术法则的流派以我的多年研究发现,均是建立在李佛摩尔的股票操作手法基础上延伸出了的,也就是说他的操作体系是华尔街交易技术的词根并不为过。

有史以来华尔街的这位最成功的个人投资者李佛摩尔的故事在人造峡谷的传奇是源远流长,这在《股票作手回忆录》中已经有比较详细的叙述。但对于我来说,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李佛摩尔在三次破产后第四度崛起的成功一战“伯利恒钢铁”股的实战交易。90年前的爱德温勒菲佛先生只用了短短一段文字进行叙述,但这对我们这些把自己和资本市场捆在一起的职业股票交易者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件事就我个人来说,“伯利恒钢铁”之战无疑是《股票作手回忆录》中最精华的部分,他对资本投资者最终成功失败与否,有着深远的启迪。

“伯利恒钢铁股”毫无疑问是李佛摩尔在华尔街股票投资交易的经历中,第三次破产后是否能够再次崛起的关键点,对该战役来说,李佛摩尔是成王败寇的选择。而对于我们今天股市的操作者来说是研究最佳交易心理和时间判断的学习经验。因为对当时身无分文的李佛摩尔来说,这是他唯一的机会,这对于我们当今的股市操作者来说,如果理解了这点,那么我们就已经处于不败之地了,接下来只是让时间来证明你的勤奋与天赋是否能在资本市场上大放异彩,而事实上这也是任何实业家和企业家所应该读懂的事实。

所谓市场的重心,事实上并非是权重股对市场波动的主导,而是领导股和领导板块对资本市场前瞻性的主导,因为资金趋利总是在资产增值速度最高和最快的企业中先入为主。伯利恒钢铁的背后其内涵是让我们搞清这样一件事情,当你只有很小的一笔钱、只有一次只许成功、不能失败的创业条件下,你怎么才能用摆在面前哪怕是最小的仅有的一次上帝给予我的机会,通过时间的把握,将其放大到对自己最大概率的有利机会下为自己创造成功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一颗子弹,一次板机,你怎么能够保证用99%的概率击倒对手,赢得自己存活的生存之战。

任何资本市场包括股市、期市和汇市,都是由市场重心决定大波动趋势的方向,而这在李佛摩尔之前是没有人系统化地理解的。我个人认为李佛摩尔对金融市场最伟大的贡献就是他是利用测试市场重心来理解大趋势变化的第一人,正是因为对市场重心计算的形成,才有了趋势派最终对基本面派的胜算上高出一筹的地位。

当我在1993-1994年耗费2年的时间中,将伯利恒钢铁股价自1912-1916年的走势数据收集完整后,并且亲自在坐标纸上一根根手绘成K线图后,我终于发现了李佛摩尔亲着的《HOW TO TRADE IN STOCKS》一书中最后8页那难以令人解读的“李佛摩尔亲自笔录的数字变化”开始对我说话了。你会发现这位华尔街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作手其过人聪明之处正是趋势能够横扫一切不确定因素的战略与战术的思想,他从战略上先用强度确认了对手,而在战术上用强势交易锁定了对手,最终博浪一击而成功。

李佛摩尔的成功是重在趋势,那才是最终成就财富增长的板机,趋势绝对不是股神或股王在电视或杂志上的号召才会出现。趋势恰恰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的结果,在股市上所谓预先布局,然后编造概念和故事赚钱,那些是内幕交易或者作奸犯科者能赚钱的把戏,在三公的规定下,如果资本市场是相对平等的市场,你相信谁能未卜先知吗?既然是人,而不是神,赚钱的大道就只有一条,只有坐上确认趋势的快车,每年存活下来,你就是股神。

1914年,利弗莫尔在经历了第三次破产之后,负上了百万元的债务,届时正逢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预热,世界经济环境都不景气,资本市场也未有任何赚钱的苗头,这一次,利弗莫尔再次走到了绝境。

回顾这段往事的时候,往往需要大家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当对你的人生来说,你只有一颗子弹,一次扣动扳机的机会,你会怎么做?

对此时的利弗莫尔来说,正是这样的一种处境,他必须牢牢抓住仅有的四个艰难的条件:第一,看对大盘;第二,选对股票;第三,抓住时机;第四,拿出勇气,他才能绝地翻身,否则他将会永远的告别资本市场,他的人生或许也将结束与这一次的经济危机之中,再无后世的任何故事流传下来。

对利弗莫尔来说,他需要完成一次确定性为99.99%的交易,在当时的经济环境下,这种成功率的机会的困难程度可想而知,无异于在大海中捞出一根针。

此种境遇带到现世,依然会让每一位投资者为止深思,在自己的交易中,把每一次机会都看成是那唯一一次机会,一颗子弹,一次扣动扳机的机会,那么我们又能有几次成功?

为此,我们付出的代价将会是深重的,同样带来的成长也是值得肯定的,在不断亏损和错失小的波动行情之中,不错失每一任何大波动和大走势的行情,让我们始终可以在这个市场中安然无恙的存活下来,这才是利弗莫尔这次交易教给我们的。

对利弗莫尔的交易生涯而言,“操盘伯利恒钢铁”一役,无疑是他投资生涯中最为精彩的一笔,虽然没有他在1907年做空美国股市而惊动JP摩根请求他停止继续做空来得更为轰动,也没有他听信棉花大王的建议做空棉花亏空一百万来的畅快,但这次交易的风险程度,其在利弗莫尔的交易生涯中也是绝无仅有,对利弗莫尔来说,这一次机会,不仅仅是对他的交易生涯,甚至对他的人生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个节点,凭借着只能交易500股的信用额度,一颗子弹,一次机会,东山再起,这其中所付出的心计,与盘中艰苦的等待,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无异于放在烈火上灼烧,稍有不慎,便是满盘皆输。

很多人认为利弗莫尔“操盘伯利恒钢铁”一役有很大程度上靠的是运气,我认为不然,在资本投机市场中,运气对于每一位投资者而言都是公平的,以当时利弗莫尔所处的市场环境中,很难说任何一个人都能抓到诸如“伯利恒钢铁”这样的机会,更别说在自身压力已经到了空前绝后的程度上,在从一个百万富翁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欠债百万的穷困潦倒者之间,利弗莫尔选择了第三次破产,此时利弗莫尔的人生无疑进入了一个相对严苛的时刻,1914年,利弗莫尔38岁,此前他已经经历了两次破产重来,而这一次异常严重的危机,如果没有挺过来,对这个已经38岁的人来说,无疑是人生和心理上的双重打击,而且以利弗莫尔的精神状态,甚至会因此而抱憾终生的可能,也不是不存在,从其最终的结局便可看出些许端倪。

利弗莫尔在他经历过的数次交易中深刻明白此时此刻他最需要的是什么:“本金和时机!”

而这两种条件可不是凭空而来的,在当时的世界背景下,全球经济市场都在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备战,利弗莫尔通过自己的极度耐心,通过华尔街市场的自身运动为自己创造了机会,绝非书本上所言“机会是由上帝创造的”,利弗莫尔的机会是耐心和时间等待出的结果,正是因为这种最终的耐心,或者说是自信,他等来了“机会的形成”和仅能操作500股的信用额度,他等来了自己需要的“本金与时机”!

一颗子弹,一次机会!

利弗莫尔扣下了扳机,选择了“伯利恒钢铁”,博浪一击,再度走向了人生巅峰!

时至今日回顾当时伯利恒钢铁的走势,不难发现利弗莫尔操作下所具备的双重含义:第一是等市场的走势完全符合了牛市初具规模的特征,让股价形成明显的大趋势,这就是时间要素,并非是江恩流派所谓的波浪理论;第二就是怎么研究在大概率上真正把握住股价在开始大幅度波动前的关键时刻。

就这个关键的时间点和股价的增值大波动的关系,用飞机起飞来作比喻:当一架飞机在机场跑道的一端开始注速和加速滑行,等到气流和抬力结合点上的加速度形成了最终托起了飞机重量的动力形成,那就是飞机冲宵而起的时候,而飞机的重量就仓位,引擎的动力就是买盘的资金,气流就是股价上涨中的强度。

在1886年至1996年间,美国所有4年涨15倍的大牛股,都是以30度的仰角开始启动,大飚股随后以60度的仰角开始上冲。而能够在4年中涨幅高达30倍的股票,其特点就是股价开始腾飞的启动与火箭升空无异,仰角超过80度。当年的利弗莫尔能够在伯利恒钢铁上博浪一击的成功关键无疑就是他在等仰角超过80度的飚股的凝聚力形成。那就是他要100%地精确把握住了这个让飞机从地面能够腾空而起,并且不断加速上升的临界点。

所以利弗莫尔成功的关键在于他抓到了飞机起飞时的临界点,果断出击,而绝非在飞机还未启动的时候买入进去等待飞机不知何时的起飞,再现当年利弗莫尔操作伯利恒钢铁一役的意义就在于此,对于操作心里和临界点的把握,也是让交易者能够抱牢和坐稳仓位的基础!

1914年8-12月,美国华尔街闭市,在进入1915年2-3月,利弗莫尔当时已经看好因大发战争财的伯利恒钢铁公司,那时候该股股价50美元左右,但对比大盘,道琼斯工业指数当时还没有显示强度,只是领导股出现了牛角尖。利弗莫尔坚持了耐心,期间到了1915年5月下旬,道琼斯的牛市强度开始了,而在伯利恒钢铁股价于6月初开始冲天而起3周内股价到90美元以上进入了利弗莫尔早年多次成功的“过百”经验之中,而他的成功股价过 100就会继续上攻的信心给予了他从98买入,而在145美元卖出,仅仅只要两天的时间就成功的机会,为了两天,他耐心苦候了6周。这是华尔街给予他的耐心和经验的回报,从一个破产的人,到刹那间恢复了所有的成功交易信心和股本,他用超过6周的耐心和等待,而博浪一击的成功操作仅需2天就完成了结果。

这是当今世间仅存的“利弗莫尔”素描画像

利弗莫尔在《股票作手回忆录》一书中回忆起曾经的往事说道: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1915年早期那些关键的日子里我非常看好的是伯利恒钢铁公司的股票。简直可以肯定它要上涨,但是为了确保第一次操作就赚钱,所以我必须等,我决定等到这只股票突破面值(100美元) 之后。”

“我想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的经验显示:无论什么时候,一支股票首次越过100.、200或300元时,它几乎总要继续上涨30到50元。越过300元后,涨得比越过100元时更快。这是一个古老的投资原则。”

“你可以想象我是多么渴望恢复过去那种交易规模。我太急于开始了,但是,我还是控制住自己。正如我所料,伯利恒钢铁的股票每天都在上涨,越涨越高。然而,我还是控制住自己不要冲动地去威廉森-布朗公司买入五百股股票。我清楚必须使第一笔投资尽可能获益。”

“股票每上涨一个点就意味着我又没赚到500美元。可是,我却端坐在那儿,我不是倾听心中喋喋不休的希望和闹闹嚷嚷的信念,只倾听经验发出来的冷静声音和常识给我的忠告。最后常识战胜了贪婪和希望!”

伯利恒钢铁股价于6月初开始大幅上涨,3周内股价涨到90美元以上。在用了超过16周的时间等待大盘的强度,其中包括6周的时间等待伯利恒钢铁个股的强度后,利弗莫尔终于在其股价达到98美元时出手了。

“我一下子买了伯利恒钢铁公司的500股股票,行情当时是98元。 我在98 ~ 99元时买了500股。我想那天晚上收盘是114或115元,我又买了500股。”

“第二天伯利恒钢铁涨到145元时,我套现了。为了等待正确的时刻,我耗了6周,这是我经历过最费力耗神的6周,但是,我得到了回报,因为我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资本去进行有规模的投资了。”

1896-1901年,大北方铁路的走势可以说是伯利恒钢铁股1914-1916年的老师

再次对1895-1902年大大北方铁路股收集了资料进行复盘。研究了比利弗莫尔更早一辈的JP摩根御用总操盘手詹姆斯吉恩当年为摩根控制该铁路股的操作发现,这两档股票的走势居然有着承上启下的雷同。

这两个案例都在说明一个道理:

在任何大仓位操作之前,必须要先用小资本测试市场的强度到底在哪一边,无所谓是多头或空头,因为这种测试的成本最终会告诉交易者大方向在哪里。

利弗莫尔在1915年这个生死存亡的关头,并不是头脑发昏,立刻回到股市去拼杀博弈。他恰恰做的是先强调和恢复自己理智成功时候的经验和记忆,当他从新回到正确之路,在运用了绝对收益率的成功概率重要性的同时。他的意志告诉了自己,交易者是完全不能赌不合理或不能驾驭预期尚未发生和展开的事情。无论个人有多么不理性的做多信念,个人始终是无法推动或者展开尚未启动的不能预期的事情。而一颗子弹、一次扣动板机就必须要在立马开始就斩获对手,其做法就只能在预测可能性并执着耐心等候可能性成为事实,并在事实进入展开刹那的那个时间开始出手。

这是一种职业金融操盘手在资本市场上混迹多年之后,利用自生的多年操作的经验,持之以恒地对交易目标加以研究,从不间断地记忆自己过去的正确和错误、经验与教训,来得出本次交易能够在判断预料走势启动的刹那,判断自己预料的行情来临了,而自己所要做得就是应该立刻拿出行动和勇气,毫不犹豫地将子弹迅速推上膛,扣动板机,完成博浪一击。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耐心等候,始终保持分析自己在过去赔钱错误的交易中所学到的实战知识为基础,那就是自己对自己本次交易的信心来源和支撑。对走势的预估和判断诚然重要,但是其重要性对于职业操作者来说,那只是第二等的技能,而一等的却是耐心、学习和研究已经发生过的正确和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