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求经

  • 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求经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杂谈

唐僧,西游记中最软弱,最无能,最令观众气恼的角色。

“脑无深思之智,手无缚鸡之力,肩无扛柴之骨。”

可是,这么一个人,偏偏却是金蝉子转世,获观音赐锦镧袈裟,斗战胜佛为他开路、天蓬元帅为他挑担、卷帘大将为他牵马。

而他,只需骑马、吃斋、念经、就寝……

然后,被妖怪抓、赶徒弟走、被徒弟救、不长记性……

唐僧是如此的单纯,如此的迂腐,但又那么的幸运。

我曾一度怀疑唐僧只是吴承恩笔下的一个工具,其作用只是为了推进西行和九九八十一难。

直到我在某天注意到他的这句话:

“贫僧玄奘,自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求经。”

我才发现,对于取经这个使命,他是一个那么无可挑剔、无可替代、无可争议的人。

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他重复了八十次。但整个西行的路上,玄奘在心里恐怕重复了一万次,一万万次。

这一句话,说清楚了三件事:我是谁、我从何处而来、我去往何处。

尽管这些都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接受答案。我们往往讨厌讨论重复的问题,可是又往往败在了这些简单而重复的问题上面。

在特定的时间和背景下,或许每个人都能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是可悲的是,在不同的时间或者不同的遭遇下,我们的答案会一变再变,以至于一错再错,万劫不复,身陷囹圄却无法自救。

说唐僧单纯,也正是他的单纯才能在四圣试禅心时仍不忘本,也正是他的单纯才能在色邪淫戏下仍能性正修身。

说唐僧迂腐,也正是他的迂腐才能任妖魔乱舞自我岿然不动,也正是他的迂腐才能明知魑魅魍魉随时取他性命,仍然固执地西行。

他的单纯来源于他专心致志的事业,他的迂腐源自于他心无杂质的信仰。

求取真经,解世间疾苦,是他的事业。

遇佛拜佛,遇塔扫塔,是他的信仰。

取经之路,他驯服了桀骜的美猴王,一声师父成为悟空和玄奘三次割舍仍然难分难离的情义。他教化了好色贪吃的八戒,使其知错能改,名其悟能。佛自心净,一声悟净,叫尽人间百态,世间繁华。

悟空、悟能、悟净,玄奘用他三个徒弟的姓名展示其大师的高度和风范。

俗人之初始,需要寻佛问道,方得真知。一切本然为空,则无可执念,自得自在,方为悟“空”。

人有三毒,贪嗔痴者,凡犯此者,当需“戒”之,既能戒能改方为悟“能”。

真理本为净者,若得真理则可清净,既得真理,何不心净?方为悟“净”。

何等智慧?何等胸怀?

唯有这样的人才堪得称高僧二字,唯有这样的人才能肩负取经重任,也唯有这样的人才能驯服妖王、斩断三毒、保持心净,从而取得真经,修成正果。

在这个三观已经被大数据计算化的时代,重拾这样的经典是否能够解决客观问题是有待商榷的。

快餐式的知识冲击已经使我们失去了真正独立思考的能力,或许上一秒在批判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下一秒我们就已经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了。

毕竟客观来讲,有句话说得确实不错:“掀风起浪、逆势而行往往是昙花一现,而随波逐流、逐浪而行往往可以静水流深。”

好在幸运的是,我们有这样经典的哲学在某些特定的时间和背景下促使我们深思,由此拨动我们生命的琴弦。

就像玄奘一样,不仅可以坚持自己去追求理想,也能教化信徒,温暖众生。

贫僧玄奘,

自东土大唐而来,

去往西天拜佛求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