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的来,无可奈何的活着,不知所以然的死去

  • 莫名其妙的来,无可奈何的活着,不知所以然的死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杂谈

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在《人生的起点和终站》中也深刻地讨论到了人的生死,探讨了人生活着到底有没有意义。南师有言:

“人活一辈子就三句话:莫名其妙的来,无可奈何的活着,不知所以然的死去”。

 

人生都是莫名其妙的来——本无意义

人,生来就活着,你活着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没有人征求你的意见,当然你也不会有反对的意识和意见,你生来就活着,于你而言,人生一开始,活着本来就是没有意义的,要说意义就是动物的繁衍,人类的延续,这就是人生来时的根本意义,也是人之生老病死的自然属性。

我们所探讨的人活着的意义,一般情况下我们都是已经有了自主的思想意识并且已经是融入家庭和社会群体的人了,除了作为个人的自然属性之外,还具备了人的社会属性。

人生都是无可奈何的活着——原本痛苦

也许你已经不光是自己一个人了,有父母、妻儿、亲人朋友,你的人生将不再是像初来人世时的一片空白,你有了充实的过去,丰富的现在,还有了期盼的未来,这个时候,过去的体验,当下的幸福,未来的希望就是你活着的意义,因为你已经学会思考和追问,已经开始活出了人的滋味,处在这个时候的人一般不会过分探寻和纠结所谓的人生活着的意义和生命的意义,因为意义本身就蕴含在你人生的过往体验,当下幸福和未来的希望里,所谓有意义无意义的,这时并不重要,快乐而充实着,期望着,激情澎湃着,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活出个人样,有滋有味。

活出个人样,活出人的滋味,本身也是人活着的一种意义

但是每个人都会有痛苦不堪和悲观绝望的时候。对自己的过去极度不满,不知道做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做的有什么意义和价值,不被人理解,接受,没有人爱,没有人疼,没有人关心,孤独长期扎根在内心深处。对现在的当下开始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结束过去的不堪,也不知道如何开始新的旅程,似乎过去迷茫和痛苦一直没有终点,当下想前行,却又找不到方向,手足无措。而对未来又没有太多清晰的认知,也没有明确的方向,没有追求,也没有目标,更不知道从何开始。

此时的人生就像一艘不自量力的小船,不停劝告莽撞地冲到了汪洋大海之后,面对困境和迷茫时,既为过去的鲁莽不堪而悔恨,也被当下的惊涛骇浪所恐惧,不知如何应对,也看不清周围的人和突围的方向,甚至一人一舟,独自翻滚在巨浪之中,风浪何时结束,出路在何方?谁为你指明方向?对明天和未来一片茫然。

这个时候的一舟一人,最容易悔恨,恐惧直至绝望。这样的情境下,人容易回望过去,深觉悔恨而不堪,环顾当下,旁无一人,惊涛骇浪,深感孤独而恐惧,放眼远处和未来,没有方向,也找不到丝毫希望,内心恐慌而迷茫。

然后开始问自己,我是谁?我要干什么?我能干什么?也开始怀疑自己,我为什来到这里,我将要去哪里?谁给我方向?谁陪我前行?我为谁为什么活着?

这也许就是萌生人生意义拷问的情境,也许就是你人生此刻的心境

那么这个时候,人为什么活着?活着的意义在哪里?此情此境会有答案吗?

弗兰克尔在《活出生命的意义》中提到一点,人在对未来的万念俱灰的绝望中,没有任何可以活下去的希望,而且还要忍受当下非人的折磨和痛苦,他到底要不要活下去?再活下去,活着又有什么意义?人活着,不论过去和现在,只要为了希望活着就一定还会有意义。

可是心中没有任何希望呢?活着有什么意义?

没有希望的人活着,痛苦不堪和绝望,这也就正是你体验完整人生的意义所在。快乐可以是意义,痛苦也可以是意义,希望可以是意义,绝望也同样是意义。

人生的苦乐悲喜成败得失都是活着的意义

人生没有体验痛苦的心痛泪流,何能体会到快乐的酣畅淋漓呢?没有体验过希望的激情澎湃又怎么能体验到绝望的万念俱灰呢?

痛苦绝谷之后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心善念,都是快乐。绝望崩溃之涯的一棵小草,一滴朝露,一根稻草,都是希望。这就是人活着的意义。

没有痛苦和绝望,即便美人金山,前路繁华如画,能活出什么感觉呢?又能活出什么意义呢?

也正如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在《人生的起点和终站》所言:

“这个世界的生命和物理世界一切皆苦,没有真正的快乐,人生就是痛苦的活着”。

 

人生啊,总是死了不甘愿,活着又很痛苦,人就这么活着,所以佛常说一切皆苦

人生都总是不知所以然的死去——了若尘烟

也如人们常说:吃饭是为了活着,但活着的意义绝对不会是为了吃饭。

吃饭活着,本身没有痛苦和快乐之分,也没有希望和绝望之别。人生的意义不是吃饭,而是当你吃饭活着之余,体验成长、重生,体验爱与被爱,悲伤、痛苦、愉悦、快乐、希望、激情、绝望、迷茫等等,这些都是人生的意义,缺一不可,否则人生就是不完整的。

没有谁的人生意义是单调的,只有快乐,没有痛苦,只有希望没有绝望,否则这样的快乐和希望也就不复存在其实际意义了。

人生是一场不可逆的旅行:

吃饭不是为了活着,活着不是为了吃饭,人只要活着本身就是人的一种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