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金庸武侠中的中医智慧!

  • 盘点金庸武侠中的中医智慧!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杂谈

《九阴真经》和《九阳真经》

阴阳是中医理论的总纲,在中国古代哲学里,阴阳论也是重中之重。《九阴真经》与《九阳真经》是金庸武侠中最有名的两本武侠秘籍,在《射雕英雄传》与《倚天屠龙记》中都有大量篇幅涉及。

金庸先生对《九阴真经》和《九阳真经》的关联、出处多做演绎。但阴阳相依的道理依然贯穿其中。而“九”这个数字也常常出现,古人认为“九”是最大的数,包含至大至高的意思。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这五位高手的名字与特质,都与中医五行息息相关。

古人以五个方位与五行、五色相配:东为木,色青;南为火,色赤;中央为土,色黄;西为金,色白;北为水,色黑。五大高手既各霸一方,也分别与五行中的一行、五色中的一色相对应。

中神通王重阳——“中央为土”:“王”具“土”形。王重阳为道教大师,道士用黄冠束发,因此又被称作“黄冠”。西毒欧阳锋——西毒长居白驼山,他本人、侄儿、部属皆作白衣装。

东邪黄药师——黄药师三字表面看来似乎有“草”无“木”,其实不然。金庸等香港地区文人使用的是繁体字,“药”字的写法是“藥” ,也包含着“木"。

北丐洪七公——七公姓“洪”,包含着“水”。

南帝一灯大师——“灯"中含“火”,他的袈裟也为赤色。

 

反关脉

“反关脉”出自《天龙八部》,原文为:

保定帝……右手伸出食、中、无名三指,轻轻搭在段誉腕脉的“列缺穴”上。他段家子孙的脉搏往往不行于寸口,而行于列缺,医家称为“反关脉”。两名太医见皇上一出手便显得深明医道……一人道:“医书上言道:反关脉左手得之主贵,右手得之主富,左右俱反,大富大贵。陛上、镇南王、世子三位都是反关脉。”

中医经典《难经》认为气行于寸口,提倡“寸口取脉”,医者将三指分置寸口,举按寻,以明脉象。

而有一种人,寸口摸不到脉的跳动,却能在手背摸到,即称为反关脉,为中医中一种奇特脉象。现代医学认为是桡动脉走形异常。是十分少见的生理性变异。

 

程灵素

程灵素的名字为灵枢、素问相合而成。《灵枢》《素问》是中医古籍《黄帝内经》的两部分,暗合她医者的身份。

 

七伤拳

“七伤拳”出自《倚天屠龙记》。

原文为:“人体内有阴阳二气,金木水火土五行,心属火、肺属金、肾属水、脾属土、肝属木,一练七伤,七者皆伤,五行之气调阴阳,损心伤肺摧肝肠,藏离精失意恍惚,三焦齐逆兮魄飞扬。”

五行与阴阳是中医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五行阴阳俱损,合起来为七伤。“七伤”也是中医学名词,但其含义与金庸所写不同,是“七情内伤”之意。中医认为人有“喜、怒、悲、思、忧、恐、惊”七种情志,如果因为情志过激,对人体产生伤害,便称为“七情内伤”。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肝在志为怒,心在志为喜,脾在志为思,肺在志为忧,肾在志为恐。

 

骨折筋伤

武林中人所患病症,不外筋伤、骨折、脱位等急性外伤和遭受外力攻击所致内伤两大类。对外伤的治疗,以止痛、止血、接骨、骨关节手法复位等为治法,用药以活血祛瘀类为主。
如《倚天屠龙记》:“张无忌左臂断折,疼痛难熬,一时找不到止痛的草药,只得先行接上断骨,采了些消肿的草药敷上,折了两根树枝,用树皮将树枝绑在臂上。”

虽然工具原始简陋,用的却是骨科正宗的小夹板固定复位法。俞岱岩、殷梨亭先后被人用少林旁支、西域外家功夫“大力金刚指”将四肢骨骼捏断,则须用续骨妙药“黑玉断续膏”进行治疗。

 

脏腑内伤

书中对内伤的治疗,多以内功行气之法,如《射雕英雄传》中的《九阴真经》专门有“疗伤篇”,讲的是若为高手以气功击伤,如何用气功调理真元,治疗内伤。除内功外,还须辅以药物,以活血、理气、培元为法,多用活血祛瘀、理气、补益类药物。

如王处一被藏僧灵智上人的毒砂掌所伤,当即将全身浸入清水之中,运内功逼出体内毒质,继而王处一又开出药方,其中有血竭、田七、没药、熊胆四味,其治法当以活血祛瘀、清热散毒为主。
这四味药中,血竭是传统的名贵中药,具活血化瘀、止血补血等功效,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称“活血之圣药”,临床常用于骨伤科、外科、妇科等,在治疗跌打损伤方面,血竭多与乳香、没药、当归配伍,如七厘散、跌打丸、跌打活血散,与田七等配伍则有血竭膏,至于熊胆,临床多用于眼科、儿科,伤科应用较少,所以王处一的这张处方,大概是融汇了全真派道医的独门经验。

 

中毒

毒药是江湖人士攻击敌人和防身自卫的一个重要工具,在受到毒药侵袭即中毒后,有两类治法。一是常规解毒,即一般的毒药都备有相应的解药。如十香软筋散等,中毒之后,只要及时使用解药,可以立建解毒之功。二是以毒攻毒,有些毒药即使没有解药,也可在自然界找到相应的药物以解毒。
如《神雕侠侣》:“洪七公他老人家曾道:凡毒蛇出没之处,七步内必有解救蛇毒之药,其他毒物,无不如此,这是天地间万物生克的至理。”

天竺僧在情花树下找寻解药,“他知一物克制一物,毒蛇出没处必有化解蛇毒的草药,而配制情花解药所需的药草,主要的一味多半也会生长在情花之下。”后来杨过果然以毒药断肠草解除了所中情花之毒。

 

失明

眼睛是人身最为薄弱的部位之一,极易受到攻击,金庸小说中有几个眼睛中毒导致失明的案例。如《飞狐外传》中苗人凤遭人暗算,双目中毒失明,程灵素为其治疗,以金针刺阳白、睛明、承泣,然后以小刀在承泣下割开皮肉,放出黑血,再将数片七星海棠捣烂敷上。

《灵枢·热病》:“目中赤痛,从内眦始,取之阴跷。”主张局部取穴与远端取穴相配合,程灵素以《内经》书名为其名,当熟读《内经》,而取穴仅在局部,有违古训。又据《银海精微》、《审视瑶函》、《针灸大成》等古籍记载,眼科的放血治疗多取耳尖、太阳、大椎等穴,挑刺则多取背腧穴,承泣在眼周部位,不宜放血。

《天龙八部》中阿紫也是因中毒致双目失明,为她做治疗的虚竹子,可谓是一位“后现代派”眼科医生,为使阿紫双眼复明,他居然施用了“换眼术”,将游坦之的两颗眼球移植给她。

据考证,宋元以前较先进的眼科手术方法有金针拨障法、铍镰、镰洗、钩割、熨烙、火针、灸法以及装配义眼等,而小说中的眼球移植,即使在现代也无法实现,显然是小说家的虚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