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树上的蚂蚁

  •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树上的蚂蚁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炒币心法

我们听过世间很多的道理,也懂得很多的道理,但是为什么我们很难在现实中做到呢?

我们知道骂人是不对的,我们知道轻视别人也是不对的,但是为什么我们依然还会这么做?

我们通常说的认知,只是一个对事物认识和知识积累的层面,它是一个循序渐进的积累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会随着逐渐改变我们的认识观和思维方式,从而去改变我们的一些行为模式。但是我们却很难做到将我们的所有的认知全都化为实践运用,这是为什么?是因为我们“迷”了,还未见“性”,未见性,智慧不生,智慧不生,眼睛所能“看”到的东西就会受限。

比如在交易当中,我们迷于具体的表象,无论将历史数据经过千万遍的演算,自认为拿出了一套表现最好的模型去验证市场,但在具体验证实践的过程中往往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无论我们研究了多少的技术方法,或是研究了多少人的体系方法和思路,甚至研究过所有与交易有关的各种相关因素,但是当我们在实践操作的过程中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一路顺畅的交易过程。无论我们拥有多少的资金量,无论我们在交易前做了多少的功课研究,也无论我们此前的信心有多大,或是做足了心理预期和准备,但是在整个交易周期的过程中,我们始终会迷茫、担忧、懊悔、沮丧、质疑……

假定我们每个人同样都有1个亿的全部现金身家,有些人可以忍受5%的亏损,有些人可以忍受30%甚至50%的亏损,甚至有的人可以忍受全部亏光的结果,而这不同的人他们所能忍受的不同的亏损程度,很多时候并不是由于他们思维和性格决定的,很多时候是他们骨子里的心灵自由度造成的。

能够承受亏损度越小的人,从一定程度上来讲,他们心理上所束缚的东西也就越多,一个理性的人,我认为会有很多的条条框框去束缚他,他更在意很多的表象,更在意生活的细节和本身,更在意结果对自身的影响,更注重现实。反过来讲,能够承受更大亏损的人,他们的内心自由度会比理性的人更高一些。

但是!我并非在鼓吹大风险交易。而是想说明一个观点:这一类人,或许更容易达到“悟”的层面,他们更能明白或者有机缘明白“虚无”的意义,更能突破很多的现实障碍,去做出本性的事情,让交易更达本真。(很多大佬就是这类人)

当你抛开障碍在你眼前的一些眼耳可见的信息之后,你就能瞬间抵达根源,瞬间明白交易可以很简单地去操作,不会再纠结于各种外部的信息,不会因为一些波动带来一些心绪的巨大干扰。

只有在“觉”的这个过程中不断累进,你才能越发明白交易的本质,你才能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而你越累进,你对于账户资金亏损的表象则会越容忍和接受;越累进,你的交易账户操作其实就会越平滑。当你达到“悟”的那一刻,是相非相,交易起来就会游刃有余,烦恼自消。

一个理性的人并不一定能顿悟,但是一个顿悟的交易者,他一定会很理性,就好比一个人越有稳定盈利能力的人,他在交易的时候反而“胆子”会变得越来越小,因为这个时候,他所能觉悟到的东西越来越多,所能看到的可能性越来越多,所以反过来交易上会变得越来越理性,具体就会出现越来越谨慎的操作表现。

在俗世之中,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病人”,绝大多数的人不知道自己是病人,很少一部分人能知道自己是病人,极少一部分人会懂得“自医”,我们都需要有一味“药”,而这味“药”就是“觉悟的过程”,一个明心见性的过程,一个与“虚无”相互默契的过程,在这一个觉悟的过程中,你可以不断自我疗伤,当你彻底觉悟的那一刻,你身上的“病”就都没了,连带别人身上的“病”也没了。

只有某一天你达到“顿悟”的时候,你的整个人生境界连带着交易境界就会升华,而且这个升华是一次性的。

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古今中外各行各业,有大成就的人,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都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

希特勒的画

假如我们把整个交易的境界体系看成是一颗树的话,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树上的蚂蚁,我们有的在关注树叶,有的在关注树叶上的脉络,而有的在关注树枝和它的分叉,甚至有的在关注树叶上的露水和树枝上的小鸟,他们可以被吹来的一阵风侵扰,害怕树叶的沙沙声,也会关注和害怕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但是,总会有一些蚂蚁,会始终站在地上注视着树根,他们知道这里才是一切的发源地。他们看着树上的蚂蚁来来往往,“他们的头很大,腿却很细,他们背负着生活理想,他们承受着债务琐事,他们很着急……”

而这个“树根”,希望每个人都能在觉悟的路上找到。

风吹幡动,是风动,还是幡动,亦或是人心在动?

明者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