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在人生的剧本中,没有结果,只有过程

  •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在人生的剧本中,没有结果,只有过程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杂谈

《降临》获得了许多大奖: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奥斯卡八项提名,一项获奖;雨果奖最佳影视长片奖。它的原著《你一生的故事》来自一个亚裔美国人,名叫姜峯楠。他的这部小说只有短短六十页,却一举斩获了全球最重要的三大科幻奖项:星云奖、斯特金奖以及日本星云奖。

根据这部小说改编的电影《降临》,也被加拿大著名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焦土之城》、《银翼杀手2049》的导演)拍得不像一部西方科幻电影,而像一幅东方水墨画,里面外星人“七肢桶”说出的每一句话简直就是一幅水墨画。

电影《降临》七肢桶圆圈文字“七肢桶”为什么叫“七肢桶”?这就是个隐喻:地球人是用六根在感知一切,六根的感知就是线性时间,就是瞬息感知,而这个外星人呢,他们有七肢,言下之意就是他们比我们多了一个维度,所以他们对宇宙的感知方式跟我们是不一样的。我们人类是线性感知,我们认为事实的东西,在他们看来是无法理解的,因为我们认为的事实跟宇宙的存在是不一致的;而“七肢桶”是非线性的存在,这就是片子后面解释为什么他们对时间的感知方式跟我们是不一样的。

电影《降临》中的七肢桶

整部电影就是女主角的一个梦,其实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场梦,这个梦就是“回忆”。“未来”、“过去”和“现在”也都是梦,是当下编织出的一个梦。我们往往认为“过去”是确定的,是不可更改的,是记录入史册的。“过去”也是你的心念,是你自己贴的标签,是梦。打个比方,最常见的“两人谈恋爱”,一开始两人恩爱的时候,一切都是甜蜜的回忆。可有一天,一方发现另一方其实一直都有另一个“第三者”存在,于是一切的记忆都变了,曾经甜蜜的回忆全成了欺骗的回忆。事件变了吗?没有,是心念变了,一切都变了。所以说:心是因,世界是果。因变了,果也就变了

包括历史,我们常说“历史是当权者写就的”,那么,有一个固定不定的历史存在吗,还是历史只不过是现代人类集体意识的一个投射,是一个会随着时代发展一直变化的投射?另一部烧脑电影《盗梦空间》,男主角莱奥纳多饰演的造梦师想要在年轻掌门人费舍的脑里面植入一个思想,当他成功植入的时候,费舍对整个人生的理解、对他父亲的记忆都变了,因而对于公司的计划也就变了。

《盗梦空间》年轻掌门费舍

《盗梦空间》是一部非常好的灵性电影,它有助于我们理解“梦”。梦,永远超不出梦者的知见。你不可能做出一个梦,这个梦超出你的知见。从这个意象上来说,我们每个人在今生遇到佛法,遇到《奇迹课程》,说明了什么?说明你的心灵一部分已经开悟,已经觉醒,已经回归自性,所以才说任何一个在今生看到佛法的人都已经觉醒了,对不起,你想躲都躲不了。这是一个早就写好的剧本。如果你不是已经觉醒,你绝对不会遇到佛法;如果你不是已经觉醒,你的心中就不会有佛,你根本就梦不出他们。

“当下心转,过去和未来都转了”,和“剧本早就写好”,似乎一切都是定数,一切只不过是“回忆”,这里面没有矛盾吗?有矛盾,那还是线性思维,到了非线性思维,就没有矛盾。永远记住:“时间是个假象”,是个容易扰乱你的“骗局”。你在当下潜意识里是“过去”、“未来”都知晓的,对整个“剧本”都是知晓的,但是在意识层次,你用线性思维去思考,你就“不知”了,你以为你在走向未来,其实你只是在梦中,按照既定好的角色去出演你的戏罢了。

如果你忆起了潜意识的一些东西,你的心念就发生改变了,这时,你的过去和未来也就同时发生改变了。

换句话说,在梦里,你永远都是个机器人,是编好的程序,按照写好的剧本在演出;当你醒来,当你发现一切都只是个梦,你还会继续做原来那个梦吗?再也不会了。

在观影过程中,会发现我们往往跟随电影里的人物去哭,去笑,但我们清楚那些电影里的人物并不是我们自己。

回到我们人生这部电影,其实也是一部电影,一部早就演出完毕的电影,但我们往往把自己认同为其中的某一个角色,沉浸在他或她的故事中,认为那个角色就是自己。我们往往回不到一个观影者全然的自性当中去,我们醒不来,我们无法做到“观”。电影中的那个你是你,看电影的那个人也是你,只不过电影里的你在做梦,看电影的那个你是醒着。佛陀好比一个看电影的人,他的觉醒就是发现了:啊,原来我不是电影上的角色,我是在看电影。

“忆起你已经觉醒”这句话是说,忆起那个正在看电影的你,回归那个你。一旦醒来,看清了这只不过是场梦,你还会“迷”吗?你还会区分“过去、未来”吗?你还会“恐惧”吗?都不会了。就算你再走进这场梦,就像佛陀开悟后继续留在人间讲法49年,你是清醒的,自主的,你不会再执迷不悟,不会再把幻当真。

女主角在掌握了“七肢桶”的非线性思维方式后,她预见了自己的未来,并且知道丈夫会离开自己,自己的女儿将来会得一种遗传怪病,然后死去。这可以说是一个悲惨的未来,可是在线性时空下的她又是无力改变的,于是就出现了一个选择性问题:要不要结婚?要不要生孩子?很多人会说:“都知道丈夫会离婚,孩子会死”,怎么可能还去选择这条路?就像平时生活中的我们,别说知道最后如此悲惨的结局了,哪怕就是相亲中猜测对方将来会对自己不好,都不会选择对方。可是偏偏这位女主角在明知未来的情况下,最终选择了结婚,选择了生孩子。如何看待这一结局?

这就是典型的线性思维,一种只看“结果”的思维,只盯着那么点芝麻,却忘却了整个宇宙。女主角到最后是掌握了非线性思维,她最后的这个选择,就是在告诉依旧以“时间线性思维”去思考的我们:“在时间中没有结果,只有过程。”或者说:“在人生的剧本中,没有结果,只有过程。我们仔细想想,什么叫结果?每个过程中的每个“点”都可以当成“结果”,所谓的“结果”也不是结果,“结果”完了还有后面,只要时间还在继续,就没有一个结果。可我们却认同某个“点”就是结果,然后以那个结果来做出选择,这就是把幻当真,把时间当真。

女主角最终的这个选择,是接受了整个过程,而不是认同时间线上女儿死亡的那一个“点”。她看到过程而不是盯着结果的时候就没有死亡了,死亡是“盯着点看”,就盯着“死”的那个点。

也许我们人类之所以如此恐惧死亡的重要原因,我们都盯着那个“点”看,遗忘了整个人生过程,我们无法踏踏实实地活在过程中,总是活在对未来、对死亡的恐惧中。女主角女儿的一生是无数张照片,死亡只是一张照片,而且也不是最后一张照片,她难道为了一张照片的不喜欢,而舍去无数张美好的照片吗?所以这个时候女主角的认知体验,已经达到“全息式的”,而不是“结局式的”。她选择了结婚以后,接下来她的女儿给她一生中带来的所有欢乐时光会忆起,会纳在她的心里面,变成她体验的一个整合。“全息式、全像式”思维方式,就是佛的思维方式,是所有觉醒者的思维方式。

“时间”的本质是什么,“时间”是假象,是迷惑地球人的一个最大的骗局。佛经里有一句话菩萨畏因,众生畏果。

“心是因,世界是果”,一切都是心灵编织出的一个梦,是梦,是空,是幻,哪来某个结果?

如果非要说有个结果,那只有一个结果,但这个结果绝不在梦里。梦里、时间里的一切都只能是“过程”,而这个唯一的结果就是我们梦醒的时候,就是我们离开“火宅”的时候,就是“因果合一”的时候,就是“时空消失”的时候。

可惜我们从来不会盯着这个“果”,而只会盯着梦里那各色各样的“果”。

大家经常会问:“为什么我有难,佛不来救我,圣灵不来救我?”因为当我们说我有难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点,菩萨和圣灵看到的是一个面,是一个整体。在整体中那个“接纳”是成就你的菩提,是让你更好的觉醒。他救你,便是剥夺你觉醒的菩提,便是让你继续沉迷在梦中。他会这么做吗?菩萨和圣灵绝对不会这么做。

与其在这个时候去质疑佛、菩萨、圣灵等等的存在,还不如回到对过程的接纳中去,去看清一切只是等待你觉醒的一场梦。

在电影中最后一幕,女主角最终选择了结婚,她拥抱住了爱人,她的那个眼神中,并不是单纯的爱情,而是一种坚定的超越,对时间的超越,对“果”的超越。

动来动去,不如不动,我们说来说去,其实什么也没说。

这部电影一开始你会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电影一开始就是那个女主角仿佛看见了一个小女孩,这个女孩在现实中又不存在。接下来,整部电影都是这个女孩不断出现,却没有任何提示我们“过去”、“现在”、“未来”的字幕。

看完以后你会认为很高明,因为,没有一个“过去”和“未来”,“过去”和“未来”它都只不过是女主角的意象。

所有的人生故事情节都在这里了,只不过是我们自己定义了“哪些是过去”,“哪些是未来”。我们在以我们自己的认知在贴标签。现在可以试想一下:就在此时此刻,你开始回忆一件事,你的头脑中开始播放某些画面,同样,你现在去想象未来,想象明天要做的某件事,你的脑海中还是开始播放某些画面,没有区别。从这个角度来说,《降临》给了我们一个全新的概念叫做:“忆起未来”。

电影中很多这样的细节在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是‘忆起未来’”。其中有个情节:女主角未来的女儿问她:“有一个专业词汇,表示双方交易并且双方都捞到好处,双方是竞争关系但最后又皆大欢喜,是什么词?”当时的女主角是想不起来的,就是说未来的那个女主角没有答出来。

结果,现实中的这个女主角在分析“七肢桶”文字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这个词:“非零和博弈(Non-zero-sum game)”,于是未来的那个她也就同时想起来了,并回答了她的女儿。

为什么一开始未来的她想不起来那个词呢?按理说,那个她在未来,应该早就知道这个词了,就是因为她是从当下去的,是从当下回忆未来的,当下的她不知道,那未来的她同样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当下的她就是全部的她。过去、未来、现在都在当下这一刻,所以后来,在当下的她听到这个单词时,未来的她才知道这个单词。

电影的结尾,女主角是怎么化解最后的战争危机的?还是靠“忆起”在未来的大同世界里,她见到了中国的商将军,两人有过一段对话,商将军告诉了她自己的私人电话号码。当女主角“忆起这段未来”的时候,她拔通了这个号码,她改变了现在,挽回了战争。一切都是“忆起”,改变当下的忆起,便改变了“过去”、“现在”和“未来”。

通常我们说“展望未来”。然而一说“展望”,就分裂了,就拉开了一个时间线。比如说:“我展望我30年后成佛”,成得了吗?成不了。你一旦在心里设定一个欲望放在未来,就等于设定下一个时空,就掉进时间的幻相中去了。佛法中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你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你只有一个“当下”。注意,我说“当下”,不是说“此刻”,“此刻”有吗?你一问“此刻是哪一刻?”“此刻”已经过去了。所以“当下”不是“此刻”,“当下”包括了“此刻”,包括了“过去”和“未来”。

《降临》一个核心表达就是我们这个心,它其实就只是在“当下”,对“当下心”来说,过去和未来都是它从当下营造的而且是可以相互参考的,它并不真正在过去,也不真正在未来,它其实是在当下。

必须回到“心”的层次上来,才能解决根本问题。就比如“七肢桶”的问题,他们在三千年后会有一次灾难性的危机,但他们不是忙着去解决和对抗这个危机,而是来到地球进行一次“施舍”,而在“施舍”的那一瞬间,他们自己的问题已然得到了解决。这样的高阶思维方式也反映在“七肢桶”的文字中,与我们的文字不同,他们的文字是一个个圆圈,没有起点,没有终点,没有正反,就如电影中所说:“非线性正字法”。又是一个“非线性”。

我们所有的困境,不管在时间、空间内表现形式是怎样,它在源头那个地方就是一个心灵困境,而心灵困境需要由心灵提供帮助来得到解决。当处于一元之境的“七肢桶”有了这个“施心”,这个“施心”延伸降到二元之境,就是降到时空中会有一个演绎的过程,这个演绎的过程就“彷佛有一个你我他的互动”,是“彷佛有一个”,其实还是“施受同体”。

当“七肢桶”有了这个“施心”,在二元内就变成了他们是来帮助地球人,帮助了以后在接下来的三千年里,地球人就不再拖后腿,地球人放弃了彼此对抗实现“大同”,地球得以快速发展,在三千年后,地球人就有能力来帮助他们。这其实是一个时空的线性演绎,是我们地球人感知的,但对“七肢桶”来说,不存在线性的时空,他们的时空是“非线性”的,所以在他们“施”出去的那一刻,就已经“受”了,他们的危机就已经解决了。

“施”和“受”是同体的,没有分别。“无相布施”强调“不要着相”。那什么叫“不要着相”?通俗点说,就是不要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要只顾眼前利益,只顾自己。当你达到无相境界的时候,就如同虽说你有很多问题,但你把问题先放一边,你先“offer weapon”,你先“offer 你的 service ”,先把你的帮助 offer 出去, offer 的意思就是“给”,是“施”。你先施出去,这个东西峰迴路转绕一圈一定会回来帮助你,最终你才是那个“受”。至于怎么个峰迴路转,那是在时空中演化的过程。

最后的彩蛋:“offer weapon”中文翻译过来是提供武器。

由于没有主语,逻辑,人类与外星人的大战一触即发。

Louise决定只身进入飞船,向外星人道歉并诚恳发问。原来,外星人是来帮助人类的,因为它们得知3000年后,它们需要人类的帮助。而它们的语言就是武器,也是送给人类的礼物。一旦真正掌握这门语言,就可以感知时间并且打开时间。

而这个时间是非线性的,是闭合的环,也就是开始就是结果,结果亦是开始。

Louise掌握了这门语言,在她脑海里闪回的画面也终于清楚,到底是什么:

Ian会和她结合,他们的女儿叫Hannah,而他们的女儿会在25岁在山上由于意外死亡。她会告诉lan女儿会死去,而lan由于接受不了,会离开她,而她会带着这个记忆,一个人面对将来发生的悲剧。

Louise通过脑海中闪回的画面,知道和中国的商将军一通电话就能够解决人类与外星人的悲剧。未来和现实交织,终于避免的悲剧的发生。

而即将面对美好而又短暂的未来,她知道,她只能够独自坦然面对。

“如果你能一览自己的人生,从出生到死亡,你会尝试改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