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炒币感言:我曾经是百万富翁。。。

  • 90后炒币感言:我曾经是百万富翁。。。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币文精选

我曾经是百万富翁

然后在接下来的7个月里,我抱着“200万会变成800万”的妄念,眼睁睁看着这串数字变成120万、60万、20万,直到最后的18万。

半年时间里,每天提心吊胆地“盯盘”,浪费了无数感情,最后的结果是不亏也不赚,这似乎并不坏。但对于从未有过“投资”经验的我,却见证了一群人因为利益聚集在一起,又因为利益分崩离析。

01

去年9月7日,在一次出差去上海的空隙,我见到了皮志成——他是我老乡,我一直叫他“老皮”,刚刚年过30的他作为“新晋财经作家”,在金融圈子里有些影响力。

虽然我跟他早已认识多年,但这次见面却是两个人第一次私下单独约饭。饭前我就知道,他前一段时间投资比特币、以太坊以及一些“山寨币”,赚了200多万,还一直扯着我去跟他一起“入场”。个性保守的我对“炒币”这事将信将疑,一直对他的邀请不可置否。和他约这顿饭,也是想当面再了解下情况。

本想在商场里随便找个地方吃饭,但他却拉着我去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自助餐厅——这是上海的最高楼,位于陆家嘴。我有些诚惶诚恐,他却财大气粗地对我说:“到这里吃饭,才算来过上海。”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听他说我才知道,好几个之前跟他一起投资虚拟数字货币的媒体同行,“三五万‘入场’,最后都二三十万出来”。这几个同行我平时都打过照面,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

我问老皮:干嘛不自己一个人玩,带朋友玩这个,“万一亏了你岂不是要担风险?”

“自己玩了挣了钱没处说啊!你只能偷着乐。带着朋友一起赚钱,大家都开心,你还受到尊重。一起玩才好玩嘛!”老皮的回答出乎我意料,我从没想到他居然是个这么有“江湖味”的人,完全不像是我们湖北人“九头鸟”的性格。

饭桌上,老皮手舞足蹈,一直跟我谈“区块链”、“数字货币”,甚至拿着我们喝咖啡的杯子解释比特币的“共识机制”:“你觉得这杯子值1000块钱,我觉得这杯子值1000块钱,他也觉得这杯子值1000块钱——好!那这个杯子就值1000块钱;全世界都觉得一个比特币值5000美元——好!那一个比特币就值5000美元。

比特币共识

“那些常年持有比特币的人都有‘比特币信仰’——追求自由和技术,崇尚去中心化的货币体系,比特币哪怕下跌,以后也会有更凶的报复性反弹……”

老皮所言不虚,就在我们见面的3天前,央行等7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这个重大的利空消息让比特币价格一度跌到3000美元/枚,被币圈称为“9·4事件”,但是在随后的半年里,比特币又暴涨至14000美元/枚。

那时,老皮口中的“共识机制”让我听得云里雾里,我在心里默想:这不就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么?

后来我才了解到,这套“话术”几乎是币圈人让“小白”们理解虚拟数字货币概念的标准口径,而“共识机制”更是像宣誓仪式上的誓言一样,是每个人进入“币圈”之前必须坚信的前提。

当时这些话我只是听听而已,并没往心里去,但投机的欲望却让我躁动难耐,觉得可以用一些闲钱去试试水。

“万一赚了呢?”我侥幸地想。

02

不到一个月,我和老皮在邹勇的婚礼上再次相遇——邹勇是我另一个老乡,大家平时一直保持着联系。

我们那桌酒席上全是互联网、媒体、金融圈子的人。邹勇牵着新娘,看到老皮的第一句话就是:“皮志成你最近玩比特币发财啦?”

老皮微微一笑,摆了摆手,手上的烟一根接着一根,像一个布道者,开始给所有人阐述“区块链”的概念,然后谈起了自己要搞的区块链创业项目。酒桌上那些互联网和媒体圈的人相形见绌,这些对新事物保持警惕的人,面面相觑,眼神中充满了疑惑和落寞,似乎知道遇到了一个逆天改命的机遇,但又恨自己“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来不及”。

在后面6个月里,饭桌上这十几个人,陆陆续续都“入场”参与了老皮的虚拟数字货币投资,有些人甚至搞起了区块链、数字货币媒体——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婚礼结束后,我和老皮一起同路回家。在武汉火车站的肯德基里,我半试探地问:“老皮你这波下来赚了200万吧?”

老皮嗤之以鼻:“200万?后面还得加个0!”

我惊得目瞪口呆:原来,老皮用启动资金20万赚到200万之后,又把200万全部砸了进去,最后赌中了比特币的一轮暴涨,赚了2000万。

老皮的行为看似疯狂,但也算在掌握之中——他在上海有3套房,自己的本职工作也蒸蒸日上,平时“体验”各个金融公司的理财产品,都是几万几万地投。“炒币”那20万,仅仅只是试水,后面的200万砸进去对他来说只是把身外之财拿去做了次风险投资,“赚不赚其实都无所谓”——我觉得他的心态真是好得很。

老皮说,这2000万他全都提现了,买了豪宅豪车。听完这话,我在心里感叹:“投资”真是有钱人的游戏,往往是要无心插柳,柳才成荫。

老皮的操作,又勾起了我的投机欲望。我想,虚拟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可能真的是波“风口”,必须要真金白银地去见证一下,不然以后可能会后悔。

那天回到家里后,我跟我妈说了老皮的事,说也想试试“炒币”。她听完后只是说:“你胆子太小、做事太稳,不是那种性格的人。试一试也好,自己控制好风险就行。”

03

我真正“入场”,是在去年11月初。

一个周六深夜,老皮突然拉了一个十几人的小群,群里的人都是老皮的朋友,多是互联网和媒体圈子的人,虽没见过面,但其实早都是“网友”。

老皮在群里开门见山:“H币”庄家要拉盘了,马上要涨2到3倍。他认识人,有内幕消息,让大家赶紧上B交易所(交易网站)买币。

听到老皮的话,群里瞬间炸了锅,大家纷纷问他内幕。老皮很神秘,只说要大家听他指挥、一致行动。我也怕错过机会,赶紧私信问他要不要投、投多少合适,他回,“4、5万就行了,量力而行。”

“买币”这件事,新手很容易犯错:我先充了5万块进去,但充值时需要在支付宝备注中输入一串字母才能自动充值,我忘掉了输入字母这个环节,结果钱迟迟没有入账。

我有点慌了,交易所的客服电话打了十几遍,一直都是忙音。我又花了半个小时,不间断地拨打了十几通,总算有工作人员接了电话,把我的5万块充值成功。我长吁了一口气,妄念又起,鬼迷心窍般又充了5万块,然后把10万块全部买了H币。

再后来的事,就有些像赌徒押注了:看到群里大家纷纷在讨论都买了多少H币,最少的都买了5万,还有人说自己买了10万、15万的。我有些不甘心——这些买10万、15万的人,在之前就跟老皮一起投资过几个币种,涨幅都达到了3到5倍——我心想,“不比他们多砸点,起点就要比他们低了”,于是,我把支付宝里最后还剩下的8万块全部砸了进去。

也许在老皮眼里,我就是个刚大学毕业、看起来胆小的孩子,当他私下听到我砸进去18万时,有些惊讶,立刻提醒我“量力而行、注意风险”。

我当时脑子太过狂热,买完H币之后,才发现风险就在身边。我仔细看B交易所页面,发现网页最下面的资讯板块挂着一则《关于经营情况异常的说明》,解释着前几天网络上某微博大V称其被列入“工商经营异常名单”的原因。

看到这则说明后,我心态有些“爆炸”,心想:这交易所不会跑路吧?半个小时后,群里有其他人也开始陆续问老皮:B交易所为什么突然不能充值了?

老皮十几分钟后才回复说:“出了点情况。”

他话音刚落,B交易所页面上又刷出一则新消息:《本交易所关于停止虚拟货币交易业务的公告》。公告说,要遵守9月4日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3天后停止注册停止人民币交易,1个月后网站停止服务”。

看到这里,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按照上面说的,这个交易所本来应该9月就该停止服务了,11月才挂出来通告,这算是什么意思?”

老皮显得很淡定,说:“我们这些‘老韭菜’,‘9·4事件’的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些都是小事,大家不要急。”

接下来,老皮教我们把买到的H币从B交易所转移到C交易所:很简单,只需要在C交易所注册一个账号,再把B交易所的H币打到C交易所去。

C交易所注册地址在香港,打开网站一看,就像浏览器里常常跳出来的澳门博彩网站。注册账号时,还需要本人同时手持身份证和手写交易所名字拍照,然后要把照片上传到网站审核。这个环节让我想起了前一段时间被热炒的“女大学生裸条”,心中顿时生起一股“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无力感。

那个周末也的确让人心里没底:“入场”时价格接近80元/枚的H币,一天之内就跌到了65元,我的18万,一夜之间就缩水到了15万。

眨眼没了3万元,让我食之无味、夜不能寐,恰好那又是工作最忙的一段时间,一边赶稿赶到天昏地暗,一边看着C交易所里的一片绿,我只能安慰自己:“老皮说了会涨起来,那一定会涨起来的。”

04

忐忑三天后,早上醒来,看见群里突然有人喊了一句:“H币涨到90块了!”我赶紧打开电脑,发现账面上的15万,已经变成了20万。

到了下午,H币又从90元/枚涨到了120元,等到晚上就涨到了150元。第二天,H币继续猛涨,白天涨到了180元,晚上已经到了220元。我们的情绪都兴奋起来,大家甚至在微信群里盖起了楼,一起发着“跟着皮志成有肉吃”。

1小时后,老皮暗示群里所有人:“可以卖了。”我看到消息后,立马登录C交易所,把H币卖了一半,并且迅速提现到银行卡。半小时后,我的银行卡里分几次收到了18万现金。钱落袋为安,几天的提心吊胆终于结束了。

“卖一半”这种策略其实是老皮之前反复跟我讲的原则:翻倍就出本,先都保证本金不会受损,剩下来的钱,就当是身外之物,不要再上心了——这种投资原则,让我后来并没有太受到虚拟数字货币市场波动的影响,心态一直都还算平稳——就在我抛售H币的那几分钟里,我眼睁睁地看着H币的价格从210元跌到了180元。

后来在“复盘”环节,老皮在群里挨个@我们说:“你赚了一台奥迪A8”,“你赚了一台宝马5系”……群里那些投钱少的人,对投得多的人纷纷表示艳羡,后悔胆子小,砸少了钱。

老皮看到后,蔑视而又张扬地说:“这事情,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说完又拿我做榜样:“你们看,小周第一次玩就砸了18万,一把就上车了,后面的同志们要加紧啊。”

然而这还不是高潮,老皮又很兴奋地告诉大家:“H币在年底要涨到2000元!”

所有人都开始算自己投的H币能赚多少钱。一个93年出生、名叫王鹏的男生还和几个中年油腻男人打起了嘴炮,说有了1000万后要去找嫩模、包明星:

“包个迪丽热巴吧!好像说只要300万!”

“迪丽热巴有什么好看的,不要热巴!”

“你这什么审美,热巴哪里不好看了?胸大屁股翘,我就要热巴!”

正在这几个人意淫之时,老皮制止了他们这番讨论,义正辞严地说:“没事别讨论这些没名堂的东西!赚了钱给自己买辆车,给爸妈买点礼物,剩下来的钱继续做下一轮投资。”

王鹏有些得意忘形,说了句“不聊这个不得劲!”然后就被老皮请出了群。老皮又反复强调了几句:“一定要低调、低调!不要赚了点钱就飘了。平时该干嘛干嘛,好好工作。”

我突然觉得,群里这帮从事媒体、互联网行业的人都不傻,但在老皮这里,却都像是失了智一般。我想,是一夜暴富让大家这样了吧,我其实也差不多。

我私下问老皮:剩下的H币要不要都卖了?老皮不置可否,说“看你自己”。我问,不是说年底要涨到2000元么?他在微信那头嗤笑:“币圈的话,哪能当真啊?好好囤点以太坊、比特币才是真的。”

这番话让老皮在我眼里的面貌变得越来越复杂——他似乎是个野心勃勃的投机分子,身上有着某种不羁的江湖气,但是在野心之外,似乎又有着自己的理智。

但总之,那时在我们眼中,老皮神通广大,我们听他的投资建议,肯定稳赚不赔。每次老皮拉新人进群,新人问我“炒币这事到底靠不靠谱”,我都说:“别自己乱操作,一切听皮志成的就好。”

后来的一周内,H币的价格逐渐从高点220元/枚跌到90元,我陆陆续续清仓出货,18万进场,最后连本带利一共收获40万。这纯属一笔意外横财,除掉18万本金重新回到银行卡外,剩下的钱,我全都被换成了以太坊。

05

两周后,邹勇也被老皮拉进了群里。

老皮在邹勇耳边吹了一个月的风,但是邹勇一直不为所动,他很谨慎,甚至晚上11点半还给我打电话,问:“皮志成这事情靠不靠谱?”

我花了半个小时,把事情来龙去脉说清楚之后,邹勇才将信将疑说:“那我试试吧。”

邹勇进群后,老皮又绍了“V币”让大家投资。他在群里扔了份全英文的“白皮书”,称之为“10倍收益率的项目”,鼓动大家去“梭哈”。在币圈里,有句流行语就是:“不要怂,就是干!一把梭(哈)!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这句话被制成了表情包,每次遇到投资项目,群里都会有人刷这个表情包。

可V币的“玩法”和上一次直接在交易所购买H币不太一样:我们需要购买当时接近3000元一枚的以太坊,再把以太坊打给老皮,由他代我们用以太坊去买V币——他要收5%的“代投费”。

老皮当时在加拿大注册了一个投资基金,我们群里这些“小散”,实际上是通过他的投资基金在“项目方”那里获得私募份额的。私募好处在于,我们可以以比交易所发行价更低的价格拿到V币。从理论上来说,就像拿到股票的原始股,私募轮的投资者一般不会亏损,或多或少都能有些收益。

我因为没有及时看群消息,错过了V币的投资,但我却看到了这个30人群的第一条裂痕。

这次老皮拿到了300个以太坊的私募份额,但投资群里20多人,只有不到10人抢了不到200个以太坊的份额,大多数人都投了10个、20个以太坊。

邹勇投了5个——他房车都有,其实并不差钱,投10个以太坊本来也问题不大。但是他太过谨慎,以至于群里有人嘲讽他:“邹总,你别这么小家子气啊。”

老皮看最后凑不齐份额,在群里财大气粗地叫道:“皮志成,100以太坊!”邹勇的“5个”和老皮的“100个”,相形见绌,老皮这么做,似乎有些故意打邹勇脸的意思。

按照5%的代投费计算,老皮这次赚了10个以太坊,也就是3万多人民币。

在德国一家交易所上线的V币一周内只涨了15%。跟老皮炒过两次币、回报率都达到3到5倍的戴长山,开始在微信群里明确表示不满:“V币纯粹就是来骗炮的!”

戴长山骂骂咧咧,老皮不高兴了。他直接教训戴长山:“你不能期待每一次投资都是3、5倍的回报,一周15%的收益,已经是很多风险投资机构两年的收益了。做人要有感恩之心,否则走不长远。”

其他人看到老皮生气了,开始和稀泥,纷纷说“能赚就行”、“别太贪”。戴长山似乎也觉得自己希望一夜暴富的心态似乎有些不对,收起了怒火。

两周后,V币从人民币2毛钱/枚,涨到了1块钱/枚——这次投资,又是5倍收益。戴长山无话可说,在群里主动向老皮道歉。

这次投资结束,也基本奠定了群里30多个人对老皮盲目而绝对的信任。在我们眼里,老皮神通广大,手握大量内幕消息,也知道每一个项目的底细。

06

之后的一个月,老皮又陆续在群里介绍了3个项目,投资的方式和V币基本一样,群里每个人差不多都投入50个以上的以太坊。

随着“区块链”概念走红,以太坊的价格也一路看涨,从一开始的不到3000元人民币/枚,涨到了10000人民币/枚。群里所有人都挣了钱,而且几个项目叠加下来,收益在5倍以上,群里充满了七彩泡泡般的乐观。

群里狂欢的高潮,来自于“Z币”的投资。这个主打“人工智能”概念的区块链项目,一开始就得到了国内币圈所有投资人的看好。

我投入了20个以太坊(当时大约8万元人民币),之后Z币的涨幅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半个月内,从2毛/枚涨到了4元/枚。我看着交易所内账户里的数字,先从10几万人民币涨到了50万,再到100万,再到160万,直至240万。

当时每天早上一起床,我第一件事就是看Z币又涨了多少。每次看到火箭般的涨幅后,都会脸红心跳,然后给我妈打个电话,压低自己的声音告诉我妈:“我的币又涨了!”

我妈每次都问我要不要先卖掉一些,我却满不在乎地说:“不用卖,老皮说Z币要涨到6块钱,到时候值800万呢!”

我妈总是嘿嘿一笑,告诫我说:“这个都是数字,又没到手,不算数的。不管赚了多少,都要当没这回事,一定要好好工作。”

我满嘴答应,心里却盘算着:真赚到800万,我岂不是就能在北京买房了?写稿时每每想到这件事,心里便乐开了花,然后不知不觉便拿出手机,开一局王者荣耀。

老皮把Z币的投资称之为我们群“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投资”,为了庆祝Z币的上涨,要求我们这些靠Z币“赚”了100万的人在群里发1万元大红包。

说罢,老皮自己开始带头发红包——一出手就是2万元。微信最多只能发1000元的红包,他直接发了20个,每个红包被分成10份。

那天下午5点,红包雨在群里飘了下来,8个人在群里发了9万块。90个红包在半小时内陆续砸下来,每当有人抢到红包时,都会发“谢谢老板”的表情包。半个小时里,我的iPhone直接震到发烫、然后死机,我那天单是抢红包,就抢了几千块。

Z币之后,大家的投资更加疯狂,后续又投了几个币种。有些人甚至把自己的股票基金全部清空砸进币市,一个项目就能砸出60个以太坊——按照后来1万元/枚计算,就是60万人民币。

群里的人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聊币市的行情,经常是从早上7点开始,一直聊到凌晨2、3点结束。我也生怕错过任何一个投资机会,每隔半个小时就看一遍群聊的信息。

07

当时老皮和我们都没想到,Z币是我们这群人最后一个赚钱的项目。

在接下来的政策监管和做空浪潮之下,币市的行情急转直下,比特币从13万人民币的高点跌到了5万人民币/枚,以太坊也从1万人民币腰斩到了4000人民币/枚。

两种“母币”的下跌,让其他挂钩的杂牌币种更是“跌跌不休”。我们投资的所有私募项目一上交易所,基本都会遭遇“破发”。老皮后来带我们投资的4个币种,都没赚到钱。

这其中,“W币”的起伏最为夸张:3天前它在一家韩国交易所还是3倍涨幅,我们当时在群里都乐开了花,以为这又是一次习以为常的成功。但3天后W币上线国内交易所,直接跌到了成本价。

老皮说:“不要急,再等等,上线国内交易所之后,项目方肯定要‘拉盘’的。”结果15分钟内,W币就从1块钱跌到了3毛,所有人都傻了眼。

戴长山看到W币暴跌后,又开始在群里骂骂咧咧,重复“骗炮”、“忽悠”这类的话,甚至说要去公安机关报案,举报W币的项目方。

群里有几个人开始附和戴长山——老皮在一周前才刚刚见了W币项目方的CEO,还把两人的合影发在了群里,称这个CEO“人很面善,一看就能成事”。当时我们还在群里开玩笑:“炒币还要看面相?真是厉害了!”

戴长山这些话让老皮震怒不已,他在群里吼:“你们都损失了,可谁有我损失的多?!你们只是损失了十几万,我是损失了上百万!——老戴你快去报案啊!报案了让W币给我们退币啊!这样追回损失多好?”

群里不再有人言语。老皮继续说:“哪个项目方承诺了一定要给你挣钱?投资有赚有亏,要做个合格的投资人。你们也不看看,我们之前投资的项目有多成功,不能因为一个项目的亏损就来说我不对吧?”

戴长山大概也是拿人手短,不想伤及两人的关系,最后收了嘴。老皮见戴长山不言语,又开始安抚大家:“大环境都不好”,“我们应该等”,“要有耐心”。

W币赔本之后,“A币”和“P币”又给了我们更沉重的打击:P币一上交易所就腰斩,A币上线一天就跌了90%。

老皮之前每天还都会在群里和大家聊上几句,说说行情如何,但是随着熊市越发惨淡,群聊越来越冷清。每天偶尔才有人冒个泡,回应的声音也是稀稀拉拉。群里讨论的内容,已经不再是哪个项目又涨了,而是哪个项目又破发了、哪个项目跌得更惨:

“以太坊又跌了啊,4000一枚,大家要不要抄底?”

“还没到底呢!3500一枚我就买!”

……

“以太坊跌到3600一枚了,大家抄底吗?”

“2500一枚我就抄底!”

……

“大家的W币卖了吗?我刚割肉清仓了。”

“没卖!等着看看啥时候能涨回来吧,无所谓了。”

……

闲言碎语最后的结论,都是:“我们还是装死吧,搞不好半年后再看,就都涨回来了。”

老皮后来介绍项目,群里都无人回应。他在群里发红包,也没人抢。群友们出奇地冷漠,似乎不认识皮志成这人。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群里人几乎都听了老皮那套“控制风险、翻倍出本”的理论,至少没亏本钱,甚至或多或少都赚了一部分。我手里依旧持有十几个以太坊和三四种“空气币”,价值18万出头。

有人总结:“以前大家踩了狗屎运,遇到牛市,傻子进去都能赚钱,后来虽然有些币亏了,但是算总账下来,大家还是赚了。所以哪怕后来几个币没回音跑路了,大家也没说啥,都是圈子里的人,都想留个体面,以后相见还能再有笑脸。”

我想,老皮的确没有亏欠任何人。他让我们这些在北京、上海奋斗的80后、90后做了一场一夜暴富的美梦。他只是错在,话说得太满,让我们期待太高,最后期待化为乌有。

小半年的疯狂之后,所有人都重新归于平静,开始踏实上班。

老皮依旧开着豪车、住着豪宅,他原来那个财经公众号已经荒废了,又干起了“区块链媒体”,平时朋友圈发布的内容,都是专访区块链项目方CEO的资讯;戴长山也开始自己搞起了区块链公众号,他说,币圈写一篇软文就要收四五个以太坊;那个想要包夜迪丽热巴的王鹏,则是继续在原来的互联网公司上班,平时没事在朋友圈写段子。

老皮后来好几次问我:“要不要来上海,到我的区块链媒体干干?”

我虽然知道这肯定是进入这个行业“风口”的一次机会,却还是笑着拒绝了:“能力不够,还是想好好沉淀几年。”

老皮“教育”我:“沉淀个屁啊!出名要趁早。”后来见我意志坚定,不再多劝。

一周后,老皮在寂静已久的“财富自由群”里突然抛出来了两张照片,一张是一辆骚红色的兰博基尼,一张是一个妖艳网红脸的女人:“我又买了辆新车,这女的是我秘书,专门用来做CEO专访的。”

我看到那个女人的照片,心想:老皮怎么也玩“美女主持人”这套路,完全没必要啊——几个月前那个义正辞严、制止大家讨论“包养嫩模”的老皮似乎心态变了。

群里大家还在给老皮抬轿子,有人不怀好意开荤话玩笑,邹勇也故意说:“世界上我只服两个80后,一个是金正恩,一个是皮志成!”

老皮在大家的吹捧下又开始夸口:“现在行情好了,今年戴长山要赚2000万,邹勇要赚1000万,小周你也要赚1000万,我们都要做合格的投资者!”

所有人又统一跟楼刷屏:“老司机带带我,我想做合格的投资者”。只有我不解风情,发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说:“我现在手头上只有15个以太坊,老皮别开玩笑了。”

轻松愉快的氛围稍纵即逝,10分钟后,老皮又往群里扔了一张截图,上面是央行工作会议的新闻通稿:2018年要展开各类虚拟数字货币的整顿清理工作。

“兄弟们出事了,要减仓!”老皮在群里最后的一句话,情绪跟10分钟前截然相反。

这次之后,那个群彻底凉了,再也没有人在里面说过一句话。

老皮的区块链媒体最后还是没做起来。我7月份偶尔点进去一下,发现那网站已经3个月没更新了——这行有人开玩笑说,“区块链媒体”本来想靠给“空气币”项目方打广告来赚钱,结果没想到一群传销骗子只有“破发币”,哪有广告费投给区块链媒体?

不过老皮的“代投”事业还在继续。他拉了一个200多人的大群,给大家介绍项目。遇到“好项目”时,还私下问我投不投,我对炒币完全失去了信心,直接回绝了。

我想起来有小一个月没“盯盘”了,打开账本一看,发现在币市里面还躺着18万

weinxin
我是花鸟站长,欢迎来撩我
大浪淘沙,淘不尽千古风流人物! 币海泛舟,阅不尽潮汐起起落落!花鸟站长的小屋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