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岁的交易老兵聊交易

  • 六十岁的交易老兵聊交易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炒币秘籍

大家总是对年龄比较大的交易员抱着好奇之心,对于证券市场来说,这似乎是再正常不过,无论是芒格,还是巴菲特,无论是罗杰斯还是索罗斯,交易员是老中医行业,经历的越多,经验越丰富。关键是,能够在交易市场上生存如此之久,毕竟还少见的。

最近认识了一个朋友,是个老兵。

老张以前是在干武警出身,后面在一次任务中负伤后转业回老家,老家在四川广安,邓小平的故乡,邓小平的老家作为遗址已经被当地政府保护,同时修成了一个公园并对外开放,老张每天早上都要来这里打太极。

打完太极,老张一般是上午九点准时在家里打开电脑看一下期货品种,桌子上摆着一台电脑,一部座机,一杯茶。

座机?没错,就是座机,而且是红色的。

“期货交易就是多空战斗,必须是军事化管理的指导思想,所以,下单的时候,就得给期货公司打电话,在军队里,指战员要下命令都是用座机。所以,做交易一定得选靠谱的期货公司。”老张端起茶杯,瞟了一眼豆粕和豆油,电脑就关了。“平时下单用座机?交易不用盯盘吗?”“电脑又不是美女,有啥好盯的,再说年龄也大了眼睛都花了,盯久了颈椎和腰椎。你知道这电话下单的好处可多了,第一个是有人监督,哪有打仗是一个人上的,都是指导员,政委抓方向,看大局,侦察员分析情报,那是立体作战。第二个人的精力有限,我只抓大方向和下达作战命令,下单的事情有期货公司干,还免费,这多好。每天给小姑娘打电话心情也不一样,是不?”。说完,老张慢悠悠的开始泡铁观音。

“您这交易做了多少年头了?”

“大概有八年了,部队上退下来后,找不到事干,前几年买了股票,后面发现这股票坑太多。后来就发现这大豆,豆油都有期货交易这个有意思,能多也能空,你说多好,今年资金后面增长了一位数,以前是七位,现在是这个。”

说完,老张打了个电话,不一会,有人送来了几十张图,老张每周星期五都要把所有的品种的周K线打印出来,那图比A4纸大很多,如果钉在一起就是挂历了。

老张抽出一张豆油的周K线图,挂了起来。

既然是打仗,首先是要看地形,确立方向。你看这豆油2008年底部在6000左右,2015年在5000多,去年和今年都是在5000多,这就是地利,从这里向上买,大概能赚1500-2000点左右,这就是第一阶段的目标,方向要确立正确。”

“这是指数图,具体每个合约不连续怎么办?”

“三个主力合约,01,05,09都买,到了交割月就平,再换下一个月。这里也要分兵作战,譬如01现在是主力,在所有指数中占比最大,自然大部分军队就要压上去,09已经兵力都撤了,开始向01及05两个合约陆续增兵,每周增一次就行,也不用天天看,如果到了目标位,如果周线收阴就要开始分批撤退,陆续减仓。”

老张讲起期货来神彩飞扬,不断挥动胳膊,排兵布阵,突然想起一首诗,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那资金管理一般是多少仓位?”

打仗都是要留警卫连,预备队的,资金管理是关键。你问到点子上了,你看这底部在5000-6000附近,到了6000就可以买,越跌越买。把资金先除五,譬如500万除以5就是100万,然后这100万分五批买,一次买入的仓位是20万,后面再跌再买,五路大军循序渐近。

“万一豆油跌到4000了呢?这种情况如何处理?”

“这个时候,是千年一遇,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这可能,警卫连和预备队就押上去了,不过一半的资金还是要留的,而且一旦价格回上去,这预备队资金要赶紧撤回来。”

来老张这里感受到的全是战场纷飞的局面,仿佛眼前看到大炮和机枪,子弹横飞,血肉模糊,何等壮烈。

“这期货大部分人都是亏,你这是怎么形成自己的交易方法的?”

“在部队里经常读马克思主义,我初中文化,其它的书看不懂,只能听他们讲,就觉得这马克思是个高手,你看他出身贵族,每天就在琢磨社会的发展规律,这些辩证法,矛盾论,二分法等,就是我的指导思想,不止是期货,股票,还是咱们工作,这些都是可以用的呀。”

铁的必然性是资本论中的一句话,事物的发展都是有规律的,譬如商品的使用价值,这豆油能跌得比矿泉水便宜吗?商品是用来交换的,既然可以交换,就有使用价值,你看这豆油如果涨到比菜油高,它的使用价值就低了,这时候,就不能买豆油,可能要部分兵力分到菜油上,做交易就是要找这些铁的必然性的规律,找真理。

说完,老张在刚才打印的十几张图里翻出一张曲线,仔细一看,是油粕比。

“你看,这豆油比豆粕现在就不低了,这也是一个值得警惕的信号,小魏同志,你会不会看这个表?啥意思明白不?”

“我只研究地一点皮毛,愿闻其详呀”。在这样的高手面前,哪敢搬门弄斧呀。

马克思所说的商品的价值不是教条式的,是相对的,是变动的,这也是铁的必然律。阴的时间久了能变成阳,黑的时间久也会变成白的,你看以前都是大老爷们穿短裤衩,现在大街上全是女的穿裤衩,有的人还把内裤穿到外面,一切都跑不出马克思矛盾论,辩证法。”

“期货是个好东西呀,这相当于俺老张也开了一个压榨厂,不用交税,不占地方,不用人工。压榨厂赚钱了后,可以再开钢厂,铁矿与螺纹那学问也不少。还能开个养鸡蛋厂,这波动更大,这玉米,豆粕和鸡蛋的价格都是有规律的,最近一直在研究橡胶,这橡胶也是重要的一个战略物资品种,听战友说云南一直在减产,说不好是未来的豆油呀。但背后都是少不了马克思的这些规律,要去找那些铁的必然性规律。”

说完,老张端起茶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基本上不见外人,平时钓钓鱼,尤其是期货公司的加了我微信后天天发报告,我打电话过去把他们狠狠批评了,做期货怎么能经常变?一会看多一会看空,这是典型意志不坚定,思想不纯粹。不过服务态度好,经常寄桃子,苹果啥的。”

我们不能在产生问题的层次上去解决问题,尤其是期货的本质是个商品,要用商品的供需及价值规律更高的格局来分析问题。“老张补充道。

“小魏,你们这开了五百多公里就为了见俺一面,晚上就留下来,一起吃个饭,我还盘了一个农家乐,都是土菜,想吃啥都有,四川酒也好,去年自己买的高梁,酿了一吨酒,你尝一下。”

“好,有酒有肉,聊聊期货与《资本论》,挺好”,老魏这话说得很勉强,心里即想:这手里还有好多豆粕的单子,到底美国数据会不会利多美元,美元上涨怎么办?还有特朗普的推特好久没看了,猛得来个利空。玻璃已经破20日均线,这跟还是不跟?尤其是印度那边听说已经把坦克排好了,这架势.......

“周末,就搭你们车,经过重庆的时候,停一下怎么样,咱周末在重庆吃吃火锅,我有个开工厂的老朋友最近也在做期货,听说战绩不俗呀,也六十多岁了。”

我:......................

安银交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