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马甲老期货的交易法则

  • 红马甲老期货的交易法则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炒币秘籍

本文系公众号转载,原文作者——老魏一凡

老谢,南方人,无业。”顺着那古朴的青石板,走进巷子里面,看着平仄低矮的房子,眼睛触摸到古建筑中特有的滴水檐,屋顶上小巧而雕刻着花纹的黑色小瓦当,在经年雨水的冲刷下,盖上了一层薄薄的青苔,深绿而暗黄,似在向懂它的人诉说着忧郁和寂寞。如一幅淡雅从容的水墨,每一点着墨每一处渲染都极具韵味,于淡雅处见精巧;又似精雕细琢的工笔,每一处线条每一个细节都风流细腻,于精巧处见淡雅。”

第一次到成都,老谢漫步在那竹林摇曳的石板古街,看着街头巷尾那些牵着小狗雍容幽雅的少女,内心的那份生疏和距离一下子烟消云散了,代之而起的是一股亲切和安逸,从容淡定、气定神舒,他觉得这就是应该定居的城市。

于是,老谢就这样在成都住下来了,一住就是十几年。

那年代,成都人讲普通话的不多,自己是外地人又听不懂,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捡起了期货交易的老本行。

“成都人说的要的,还有晓得,到底是啥子个区别?”老谢笑着问。

“北京人说成不成,河南人说中不中,大概是这意思吧。”一凡也是外地人,一下子还真被问住了。

“讲讲以前做红马甲的交易的故事吧,老谢,这顿酒我请客。”

“那好,我喝酒前很讲信用,喝完酒我讲啥子,后面都不认了。”说完,老谢先喝了口酒,四川酒好,酒与期货是老谢一辈子不能缺少的东西,可以说,已经成了身体的一部分。(注:四川话,啥子=什么)

在红马甲的那个时代,期货交易就像“撕榜”,譬如买家要把自己的消息贴在黑板了,卖家看了合适就撕下来,多空双方就算成交了。不过成交了要把消息公开,这样后在的买卖双方就看到现在的成交价是多少了。

由于信息传播速度比较慢,所以市场的价格波动率不高,也很容易被操纵。那时候每个交易员都有一个编号,所以要穿着带编号的马甲进行交易,老谢就是最早的一批期货红马甲。

那时候,老谢是代表某北方一个有色金属公司入场交易,一般是两到三部电话,自己公司在交易有色金属,还有一部分经纪业务要服务客户,所以每天8点之前要入场,因为开盘前最忙。

9:00到11:30是交易时间,和现在是一样的没有变化,收盘后还要对市场进行分析,最关键还是要看当天的交易头寸有没有亏损太大的,如果保证金不足当天要去银行补足,一天的工作量超级大,所以处于紧张的环境太久了之后,老谢就喜欢在一个安静的环境呆着,这才就来到了成都。

每天的工作就是买进卖出,有时候不能顺利成交的时候,需要频繁的挂撤单操作,一天有时候最多敲300张单子。练就了老谢卓越的盘感,但是自己的交易还是不顺,赚赚亏亏不稳定,那时候市场上也没有多少可以学的书,都是台湾那边翻译过来的,如江恩理论,波浪理论等,自己也是在艰难的摸索中,一直不得要领。

那个时候由于信息不对称,场内的信息比场外的速度快,所以套利还是有空间做,主要还是打一个时间差,不过老谢的单边交易老是不稳定。无论是技术还是对交易规格的理解,老谢不输别人。

那时候有色上市品种很多,有铜、铝、铅、锌、锡、镍、镁、锑八种有色金属,交易量最大的有铝,也是持仓最大的一个品种。

“那时候所有的资金都在铝上面交易,后面铝确实到底部了,现货也缺,于是重仓进了铝,不过进去后盘子下去很快,大家都在抛,实在亏损太大就平了。”

“认输离场了?”

“后面价格起来后,又进去买多,后面看了价格又下去,反复一个月,结果本金亏了30%多,后来都平出来后不到两天,价格连续上涨了两周,中间没有停过,那大行情就错过了。” 老谢说起这笔交易,还是相当激动,他说,只要让他抓住那次行情,人生早就财富自由了。

后来,发生一件奇怪的事,老谢发现一个大户也在交易铝,而且也是几乎同一时间段做多,把这大行情从头到尾几乎全吃完,他就很有兴趣了。就开始留意这个神秘大户的交易手法。

后来老谢把这单子从头到尾研究了一遍,也没有啥特别的,觉得这神秘大户也就是运气好罢了。

第一这神秘大户一开始买了就被套,不过仓位很轻,所以后面每下跌100点就再买一批,再下跌100点再买一批,并且越跌买的数量越多,连续加仓三次就不动了。

后面涨起到目标位就开始平一部分,再涨再平一部分,再涨再慢慢平。从来都是上涨减仓,而不是上涨加仓

一凡想起期货高手李永强说过一句话:盈利加仓,利润泡汤

老谢琢磨了半天,还是觉得这方法太简单,没意思,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完全是靠运气,后面又计算了一下,发现每次加仓的数量有点意思,每次是前面一次的2倍,总持仓达到15%左右就再也不加仓了。

就这么简单也能赚大钱,而且总持仓只有15%?那不如去做股票好了,老谢那会儿在想,这交易也太谨慎了。

“那如果刚进去1%的仓位后,价格迅速涨起来了,不是更赚不到钱了吗?”,一凡也是觉得这交易方法也太简单了,资金利用率不高呀。

“老弟,太聪明的人并不一定能赚到钱,人家追求的是不亏,赚多少是市场给的,除了轻仓之外,你能保证在期货市场上不大亏吗?”老谢喝得满脸通红,得意的望着酒瓶笑着说。

“期货上每个人都有赚大钱的机会,但是能把赚到的钱守住也是极其不容易的。”

“慢慢品,细细的品吧。”看着一凡若有所思的样子,老谢微笑着说。

老谢说,他想了很久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后面想通了,才决定开始学这位神秘大户的入场方法,再后来,他成了谢百万,就来成了成都,现在已经外号是谢千万了。

一凡脑海中浮现这样一个画面:一个夜晚,月光皎洁,天空如洗,老谢在庙里苦思冥想,独自踱出僧房,立在大雄宝殿的石阶上,翘首四望,月色是那样的晶明,蓊郁的树是那样的静止,寺院是那样的肃穆,他忽然顿有所悟,悟到永恒,悟到自我的渺小,悟到四大皆空的境界,悟到大道至简,悟到轻仓的真谛。

安银交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