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学会看花,再学做交易

  • 先学会看花,再学做交易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炒币心法
 看山看水,要把山水的精气吸到眼睛里来。

很多人对于第一次期货交易一定是印象深刻,记得很多年前,老魏第一次做交易的时候是做玉米,那时候工资一个月2000元,刚好一个月的工资可以交易一手玉米,那时候的玉米还是很火爆,每个人都在谈论玉米,当时玉米的期货价格是1600元左右。

每个人都有第一次,第一次做单手都发抖,眼睛一直紧张的盯盘,突然盘中一根直线上升,赶紧去追,手一哆嗦,都没有成交,后面再撤单,再去追,追在了当天的最高价。

那时候老魏还是在华东负责甲醇销售,一边客户还在催船到哪里了,一边给船老大打电话,还要盯着盘子,当然不能让领导看到,后面就很痛苦,因为收盘的时候一看是买在了最高价。

那个时候做交易,是主动入场,主动被套,整体人的精神都被盘面吸引了,那时候也没有夜盘,如果碰上周末,更是心神不安。

当然,后面读了南怀瑾的《易经杂说》,才明白一个道:看盘的时候眼睛要放松,心也要放松,不能让盘面把我们的精气神带走。

刚开始肯定是追涨杀跌,然后不停的被套,再止损,无限的循环,以至于怀疑自己被主力盯上了,这实际上是典型的强迫症,后面老魏对于期货交易成瘾的强迫症交易也有一些深入的研究,那是后话了。

为了改变追涨的杀跌的坏习惯,就在手指上缠了个云南创可贴,以至于领导老是问我手指头怎么老是不好?实际上,这样下单的时候就要提醒自己不能追单。

一直到老魏去永安做研究员之前,也是没有能改了这个坏习惯,真正改了这个习惯是永安期货的一个老领导讲过一句话,叫做“均值回归”,他说这个四个字好好去悟,金融市场就是看这四个字了,所有的价格最后都是均值回归。

当时年轻气盛,平时一边要写研究报告,一边还要维护客户,期货公司也要生存,每天收盘除了研究盘面,就是要看自己的客户亏损程度如何,也没有那个心去研究。

基本上大部分客户都是以亏损结束,可能每个来期货市场的人都有不同的开始,不过结局大致相同。

老魏的客户基本上都是亏损而告终,但是有一人是例外,这个客户是做钢材的,2008年有2000万的身价还是厉害的。

具体名字也忘记了,他有一个苦恼就是有口疮,去找西医看了很多次,医院也换了很多,很多年也没有治好。老魏那个时候就觉得中医有用,晚上就在宿舍研究《黄帝内经》,人体内有水木金火土五行制约,自然之道就是五行,五个维度考虑一个系统就比较全面,中医里心属火,心火上炎就到了口腔,所以发炎这个词,古代造字也是很有讲究,炎,是由两个火组成的。

去火有两种方法,打坐调息,这个比较难。还有一种是苦可以降火,老魏研究完这个道理后就去买了苦茶送给这客户,这个客户喝了1个月有好转,但是不能根治。

这个客户是钢材市场里有名的大户,几乎所有期货公司都去访问他希望开户交易,他见期货公司的每个人都很客气,来者不拒,但是就是不开户。

突然有一天给老魏打电话说一起吃饭,每次都是客户买单,虽然觉得不好意思去,但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大户说看准了铜要跌,问能不能空,老魏想你从来不做期货,也没有开户没办法交易了,大户说你马上签合同,注册交易代码,明天要做一笔。后面他出手不凡,先是几十万,后面几百万资金就来了,而且记得几个月利润都不错。

十几年前的七百万对于现在来说还是一大笔钱了,公司领导实际上一直觉得老魏更适合做实盘交易,做研究和分析,因为在公司的研究报告里胜率是比较高的,但是心太软,做期货经纪业务是弱项。

老魏就经常过去请教,毕竟在期货公司不是长久之计,迟早要出去交易的。有一天周末,大户带老魏去爬山,老魏说走最近的的路吧,早点爬完早回学校,那时老魏还在周末读MBA,女朋友还在外地,经常各地奔波,时间是紧张得很。

大户拍拍老魏肩膀说:最近的路是直线,但是肯定陡,反而爬得慢,还有危险。你看那个山路都是要绕上去,这个就和行情的价格一样,沿45度螺旋上升的最持久,急涨急跌是不能持久,反而是停止形态,价格不能短期迅速脱离平均价格,不信你走最近的路,我估计很难爬。

老魏突然就提起来期货公司总经理说的那四个字:均值回归的道理了。

再后面,放假的时候,回到石化甲醇厂去见老同事,遇到老领导一起吃饭,老领导问,手指好了呀?

老魏笑笑,好多了,云南白药创可贴效果好,不过追涨杀跌的习惯还是没有改掉。

后面老魏研究佛学,读到南怀瑾的书,他讲过一个道理,更是深入,他说年轻的时候去访问名师,名师教他两句话:

第一句:看花的时候要乜斜(似看不看的心态)着眼睛看,不能让花把眼睛的神吸走,看山看水要把山水的精气吸到眼睛里来。

老魏想,我们看行情也是如看山看水,今天大涨,明天大跌,一根陡直的大阳,突然又是大跌,追涨杀跌来回止损,这就是自己的”神“被期货行情吸走了,即赚不到钱,心态身体都搞坏了。

结果钱没有挣到不说,眼睛也近视了,颈椎与腰椎也开始出问题,更重要是浪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这里想起一个中医讲的故事,《大明王朝》李时珍是不愿意当太医的,除了李时珍胸怀人民大众之外,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太医面对的都是皇亲国戚,趾高气扬,气场很强,而一个中医如果给一个气场强过自己的病人看病,可能压不过邪气,不一定看得好。

所以经常看电视剧,皇帝动不动就要砍太医院们医生的头,在那种状态下,自然精气神都不能专心放在病情了,相当于被皇帝大臣牵着鼻子走了。

这个以情节在另外一部中医电视剧里《神医喜来乐》也描述过,他说,不是太医水平不高,是气场比不过皇权,气场一弱,怎么能看好病?

譬如,我们去追一个女孩子,如果很自卑,就缺少自信心,每天心肝魂都被女孩子勾走了。而如果把心态放平,平和的心态去看待对方,反而胜率就很高。

大概世界上万物,皆同此理。

最近老魏也是学打坐,体悟到另外一层境界,世界上物质大概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静止态,一类是运动态。

静止的物质是吸收能量的,而运动物质是消耗能量,所以打坐的时候,身心能静下来,就能吸收日月精华,体力与能量得到恢复。

古代的大侠一般吸收日月精华的时候,一般都是在山顶,因为那里最高,离太阳最近,最容易吸收日之精,月之华,然后盘膝而坐,气沉丹田,吞吐日月。尤其是在古装武侠剧和一些修仙玄幻剧中都会出现一个情节,一个得道高人在深山密林或者河流旁打坐,我们说他们在吸收日月精华,提升功力。这个做法在佛教和道教中是真实存在的,他们认为,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强大的气场,而天地日月有很大的能量,万物之中属木最有灵气,人如果能静下心来,像一棵树一样,能吸取日月之精华。

打坐,站桩皆同此理,相反,动的物质是消耗能量的,如果我们在期货交易的时候,精神气完全被盘面所吸引,尤其看到盘口那跳动的数字,已经自身是期货价格的俘虏了,如何战胜盘面。

交易如同战争,是相当消耗能量的,譬如鳄鱼要在水底静止不动几个小时,但是突然出击,出手必中,因为处于静状态可以积累能量

相反,我们频繁交易,大量消耗能量,出错率太高,所以老魏历来主张交易上一个原则:

  • 轻仓,最好不要用杠杆。
  • 轻仓,大止损,提高胜率,减少交易次数。

老魏看过一部电视剧《白银谷》,在第一集中,那个大财主一眼就看了一位美女,但是,他那个眼神就是”乜斜“着眼,用余光去看。

这电视剧的那个图,大家自己去找,老魏就不去找了第一集里面的,女主角正在谈钢铁,被老大爷眼睛余光就看上了,如果让老魏去看美女,必然是瞪大眼睛,死盯着人家看好久,那精气神都被美女吸走了。

大财主就是大财主,江湖精神丰富呀。

 

南怀瑾老师说,他年轻时去山上求道,那位高人不说收不收他做徒弟,但是送他的第二句话就是:

就拳头那么大,不要装太多的东西进去。

我们做期货学那么多技术,听那么多讲座,参加各种培训不过是一个过程。但是最后就是减法,少就是多,多则惑。精学一招,譬如老魏日内就专心做一个M头(W底)加上20/60均线为主,有就做,没有就等。经常在研究这一个图形,做久了,就会像卖油老翁那样,唯手熟耳。

尤其是咱们做期货的,哪天不受亏损的打击和折磨,不要太放心上,做生意都是有成本的,亏损是就是期货交易的成本,这样去想,就释然了。

 

本文系公众号转载,原文作者——老魏一凡

安银交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