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债200年:一出生就没打算还,却能越借越多

  • 美国国债200年:一出生就没打算还,却能越借越多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谈古今悟炒币

论年龄,国债比美元、联邦政府都要老。

读懂美国经济,首先要了解国债,而不是美元。

国债是美国财政的核心,一部美国通史,就是国债的发展史,正如美国经济学家约翰·戈登所言:

“18世纪70年代,国债帮助我们赢得独立。18世纪80年代~19世纪60年代,国债为美利坚赢得最高的信用风评级,欧洲资金得以滚滚流入美国,协助美国经济快速增长。19世纪60年代,我们凭借国债拯救合众国。20世纪30年代,我们凭借国债拯救美国经济。20世纪40年代,我们凭借国债拯救世界。毫无疑问,美国国债不仅是美利坚无与伦比的福音,而且是全人类无与伦比的福音。”

美国生于国债,无意还清

1783年,独立战争结束,本该是庆祝胜利的一年,但美国国会议员在四处逃串:费城-普林斯顿-安纳波利斯-纽约,导致国会因人数不足而无法开会。

原因很简单:老兵讨薪,政府没钱,被迫逃债。

美国是靠举债打赢独立战争的,一出生就面临7500万美元的债务。

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呢?

根据统计,当时美国GDP1.6亿美元,债务的2倍而已。

更直观一点,同时期的欧陆霸主、全球老二、实行重税的法国,一年财政收入也就5亿里弗尔,7500万美元相当于4亿里弗尔。

而当时的美国,只是一个极度贫穷的农业殖民地国家。这就好比,现在一个非洲国家,欠美国的钱相当于中国一年财政收入的80%。

总之,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而且当时的联邦政府,是没有征税权权力的。

江山是打出来的,但美国这个国家是商量出来的,先有人民再有政府,13州的大佬们极力防止中央政府干涉到自己的独立自由,不可能赋予联邦政府强大的征税权力,即使是独立战争期间,大陆会议(联邦政府的前身)也没有征税权力,靠各州的捐赠维持运作。

所以,靠征税来偿还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美国与众不同的地方:还没开始征税呢,就背负巨额债务。

一般国家都是先有财政收入,当收入无法覆盖支出时,才会去举债。

美国刚好反过来,债务先于税收。

这些钱都是从法国、荷兰等欧洲国家借的,欠的钱总得还啊,总不能让欧洲再揍一次吧。

当时的英国将国债玩得炉火纯青,美国便就地取材,仿效英国建立国债制度。

国债有两个好处:

1、公开透明,各州会比较放心;

2、由于购买者都是当时的富裕阶层,这就将上等阶层紧紧地团结在政府周围,将政府的兴衰与精英阶层的利益绑定在一起。

一举两得,政府和州都满意。

于是,国会将联邦政府的征税权和发债权写进宪法。

1787年宪法第一条第八款指出,“国会有权规定并征收税金……用以偿付美国国债并为合众国的共同防御和全民福利提供经费 ””以合众国的信用举债“。

注意它的措辞,征税首先是为了偿债。

1790年,推出第一批美国国债,共计7100万美元,占GDP比重38%。

由于金额巨大,美国也没打算彻底还清,而是趁此机会创立一个庞大永久的国债市场,不断地借新还旧,形成政府与金主的利益共享和风险共担的共生机制,彻底绑定大资本家。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美国一出生就是大资本家控制的国家,他们是美国的最大债主,至今也是如此。

于是,一套以国债为基础的财政金融制度确立起来。

策划者汉密尔顿被称为”国债之父“,成为10美元纸币的头像。

美国诞生之初,就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基本财政逻辑:国债不是债务,而是财收收入的手段。

它对国债和税收的理解,与中国完全不同。

以后的美国,政府一旦要花大钱了,一定是发债,而不是加税。

1803年,美国从拿破仑手里购买路易斯安那,作价1500万美元,靠的就是在欧洲场发行5%利息的国债。

由于国债购买者都是大资本家,因此,联邦政府必须保持良好的信用,不能违约,说白了就是“刚兑”,否则就会直接动摇统治根基。

直到现在美债也没违约过。

由于那时的美国一穷二白,还比较注意国债规模的控制。

1790~1800年,国债余额只增加1000万美元,占GDP比重17%。

史上唯一一次还清国债

美国曾经有过“改邪归正”。

进入19世纪,美国民主主义崛起,平等自由大受欢迎,开启了第二次大觉醒的思想解放。

新世纪的连续几任总统,都认为国债是国家主义和富人经济特权。

他们都主张削减联邦政府的财权,严格限制中央政府的权力,以财政盈余实现国债清零。

1800年至1812年间,杰斐逊和麦迪逊两任总统用财政盈余偿还国债,将国债余额减少一半,从8300万美元削减至4500万美元,占GDP比重仅为5.7%。

1812年至1815年,美英爆发第二次独立战争,美国再度依靠国债获得了战争的胜利。

国债余额由4500万美元飙升至1.25亿美元,增长2.8倍,一度达到GDP比重的15%。

战争没有打断国债清零的历史进程。

1829年,极端民主主义者杰克逊就任总统,继承杰斐逊“遗志”,坚持消除精英阶层的特权地位,杰克逊认为国债是特权阶级控制美国和剥削大众的手段,坚决实行国债清零。

到1836年,杰克逊用财政盈余还清了所有国债,这是美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

杰克逊的政策,极大损害了精英阶层的利益。

1835年1月30日,杰克逊总统遇刺未遂,这是美国史上首次暗杀总统。

凶手被判精神病,关入疯人院。

 

战争使国债重生,还债无期限

杰克逊总统的政策让大资本家感到后怕,他们联合起来组建辉格党,控制了这个时期的联邦政府。

他们自然希望以国债团结在一起,控制这个国家的同时,分享经济发展成果。

1846年美国爆发墨西哥战争,吞并德克萨斯和加利福尼亚,战争花费高达6400万美元。

1849年美国国债余额6310万美元。

从30年代开始,美国引入第一次工业革命,经济高速运行,在1860年南北战争爆发前,财政预算平衡,但国债余额几无变化,还是6500万美元左右。

这个时候的美国已经无意清除债务,不断借新还旧,将国债变成永续债。

中国有句戏言: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呢?

很贴合美国大资本家的想法。建国之初的国债制度,重出江湖。

南北战争(1861-1865)造成60万人丧生,而当时的美国人口才3000万,十分惨烈。

军费自然来自于国债,国债年发行量较1861年增长20多倍,国债余额在1863年就超过10亿美元,1865年战争结束后更是飙升到27.56亿美元,占GDP比重30%。税收仅占军费的9.3%。

在这场战争中,实行奴隶制经济的南方没有国债制度,又没法征税,便采取极具破坏性的发行纸币,总共发行了15亿,造成了灾难性的通货膨胀。

期间,北方以国债集资,物价上涨80%,南方增长了90倍!

南方不输才怪。

这就是国债与纸币的区别。

国债是透支未来的购买力,纸币是透支当下的购买力,在操作空间上,国债优于纸币,其关键在于,要么以经济增长修复未来的购买力,要么以财政盈余消化国债,只有这样方能“长治久安”。

战后,美国双管齐下,一方面以第二次工业革命加速经济发展,另一方实行财政紧缩,以财政盈余逐渐消化国债。

到19世纪末,各项工业指标飞速发展,GDP翻倍,达到200亿,并取代英国成为钢铁产量第一大国;

国债规模也逐年缩小,美国还清了内战期间的国债,国债余额控制在19亿美元以内,占当时GDP的10%左右,处于安全状态。

即使和平时代,美国也无意消除债务,只是控制规模而已。

这个思路持续至今。

国债看起来有偿还期限,实际上是无期的。

用国债打世界大战,国以债兴

1914年一战爆发,1917年美国参战。

军费自然靠国债,1917-1919年,美国前后发行5次,总共募集215亿美元,国债余额增长8.4倍,达到250亿,占GDP35%,超过南北战争。

一战耗费328亿美元,国债解决了2/3,剩下1/3靠加税解决。

财政收入从1916年的8亿美元增加到1918年的42亿美元和1919年的46亿美元。

国债依然是那把最锋利的财政利器。

羊毛出在羊身上,国债只能靠美国公民的未来税收来偿还,而作为国债的主要购买者,那些银行家、资本家就成为美国债主,成为赢家。

巨额国债意味着巨额风险,美国再次用经济发展和财政盈余来降低风险。

20年代,西欧一片废墟,美国风景独好,被称为“柯立芝繁荣”“咆哮的年代”。

经济繁荣带来财政盈余,美债逐年下降,1929年国债余额170亿,占GDP比重降到20%。

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后一次削减国债规模。

1929年爆发猛烈的通货紧缩危机。

罗斯福采纳凯恩斯主义的主张,政府积极干预经济,大兴公共工程,刺激经济增长。

政府办大事的钱从哪来呢?

只能靠国债,1941年国债余额达到500亿美元,是1929年的3倍,占GDP比重迅速攀升至40%,超越一战。

美国还来不及消化债务,就碰到了“珍珠港事件”。

1942-1945年,美国的军费总额2482亿美元,美国国债余额增加了2100亿。

毫不客气地说,二战完全是靠国债打下来的。

1945年国债余额2600亿,占GDP122%,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GDP总量。

国债的风险暴露无疑。

然而,两次世界大战,美国越打越富,登上资本主义霸主地位,坐拥全球3/4的黄金储备。

以此为基础,1944年建立了以美元为世界货币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文章开头约翰·戈登与其说“国债拯救了世界”,还不如说“国债成就了美国”。

中国人喜欢说美国发战争财,这是事实,美国是踩着欧洲的尸体上位的,凭借的直接工具就是国债。

美国深刻体会到了国债的甜头,以后的国债,不再仅仅是联邦政府的财政手段,更是美国的战略工具。

 

越走越邪,全球买单

财政盈余不再用于还债

布雷顿森林体系深刻地改变了美债的运作体系。

既然美元是世界货币,我可以用美元收割本国老百姓的财富,那自然也可以用来收割外国的财富。

从此,美国再也没想过用本国的财政盈余来消化国债,而是以美元来收割全球财富为其买单。

以致于美国经常发生这种骚操作:债务越滚越大,却还不断实行减税。

这种反常规常态化的背后,是美国政客以减税福利维持民众对自己统治的支持,然后把债务推给其他国家。

1945-1960年,美国生产着全球1/3的工业产,主宰世界贸易,经常发生财政盈余,但国债余额保持平稳不变。

美国将财政收入用于本国福利,而不再偿还国债,这就使得国债规模没有减少的可能性。

随着全球的经济发展,货币不断贬值,1945年的1美元与1960年的1美元,在购买力上差别明显。

国债余额看起来规模不变,其实在不断稀释。

1945-1960年,美国GDP增长1.5倍,从2000亿增加到5000亿。

国债/GDP降至50%左右。

说白了,就是依靠美元从全球吸血,债务稀释给全球承担。

自此,国债彻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金融骗局,财政盈余成为本国福利,世界都在为美国人服务,美国开启另类的殖民历史。

1961年,为强化霸权地位,美国介入越战,美国参战15年,死亡6万官兵,直接投入高达1500亿美元,算上通过日韩不计其数的间接投入,这场战争至少花费2000亿。

1960-1975年,国债余额以平均每年150亿美元的速度增长,刚好可以抵消越战花费。

从数据上看,与以往的大战一样,越战也是靠国债打下来的。

这时我们就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一边是深陷越战泥潭,一边是社会福利的突飞猛进。

肯尼迪总统提出“福利国家”,签署史无前例的减税方法;约翰逊总统实施反贫困的“伟大社会”计划。

60年代的美国经济持续增长106个月,被称为“百月繁荣”,但是即使剔除越战的战争债务,美债余额也未下降。

财政收入全用于建设“福利社会”了。

1960-1975年,越战虽然失利,国债也翻番达到5000亿,但GDP增长2倍达到1.5万亿。

因此,国债/GDP的比率进一步降至33%,是战后的新低。因此,越战并未动摇到美国的财政实力。

在这个时期发生了一件大事,美国宣布脱离金本位,美元发行量不再受黄金储备的限制。

美国可以通过随心所欲的贬值和升值,从全球获取隐形财富。

美元贬值,积累的巨额债务,就大大稀释了,其实就是变相的赖账;

美元升值,财富从全球回流到美国本土,美国经济走强,开启另一波国债发行。

大部分美元在国外流通,大部分国债投资者是国内,美元+美债,成为美国聚财财富的不二法门。

 

以邻为壑,用拉美祭旗

1973年爆发石油通胀危机,经济陷入衰退,算上通货膨胀的影响,美国实际GDP在1974-1975年连续两年负增长。

为解决危机,卡特和里根两任都实行减税和增加支出的政策,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但结果截然不同,卡特时期通胀率达到19.5%的战后最高水平,1980年GDP再次陷入负增长。

里根则拯救了美国经济,“里根经济学”走红,里跟本人也成为美国人心中的伟大总统。

这种相反结局,肯定就不能简单归纳为减税和增加支出这样的所谓“供给经济学”。

二者的关键区别在于,里根把拉美剪了羊毛。

60-70年代,是拉美的“黄金时代”,是全球经济最活跃的新兴经济体。美国将收割对象瞄准拉美。

从1979年开始,美国开始货币紧缩,以高利率和美元升值作为反通胀手段,美国连续加息,将利率一度猛拉至20%。

拉美主权债务危机随即爆发,债务重组,美元回流。

1983年美国经济开始强劲复苏,此后通胀率降至5%的低水平。

拉美从此一蹶不振,成为美国经济的牺牲品。

定向爆破、精准打击,这一波羊毛收割得贼6。

废掉拉美的同时,美国也想拖垮苏联。里根对苏强硬,将国债规模带到一个新高度,从1976年的5000亿,到1981年的1万亿,再到1988年的2.6万亿,占GDP比重又回到了三十年前的50%。

面对里根的国债大礼包,老布什的竞选口号是“不征新税”和“减少债务”。你看,减少债务的手段是削减开支,而不是增税,这就有点舍近求远的意思了。

但可笑的是,老布什一上任就做出完全相反的动作:增税+扩大开支。

1992年卸任时,国债余额达到4万亿,增幅50%,而GDP仅增加25%,国债/GDP是63%,比里根时期还要高。

与此构成反差的是,1981至1992年,财政收入占GDP的比例从20.2%下降到18.6%。

这算是增了哪门子税?

里子依然是“减税+发债”的老套路。

老布什的钱花到哪里去了呢?肯定不是海湾战争,这场战争只持续42天,对手是伊拉克小国,耗费只有600多亿,九牛一毛。

只有一个去处: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

这场经济拉锯战,美国笑到了最后,代价是短短十年间,增加了3万亿国债。

这个数据是美国1991年GDP的一半!

继两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再次品尝到国债的巨大好处,从此欲罢不能。

如此巨额的债务,如果是19世纪的美国,肯定会用财政盈余减少国债规模。但这个时候的美国,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

 

小踩刹车

克林顿号称“中兴之主”,一上台,就迫不及待地解决债务问题。

他实行以削减财政赤字作为核心的财税政策,并以自由贸易和全球化带领美国经济走向繁荣,双管齐下。

克林顿给美国带来了最引人注目的经济繁荣,股市红火,通胀率从未高于3%,美国不断创造经济增长的记录,2000年美国GDP达到10万亿,这是一个标志性数据。

1993-1997年,美国财政赤字逐年下降,从2903亿跌至219亿,1998财年开始转为财政盈余,当年盈余693亿美元,是美国三十年来首次。2000年,克林顿离任时,给小布什留下了2362亿美元的财政盈余。

但是,骚操作又来了。随着预算的平衡,1997年克林顿及时提出减税方法,将财政盈余以福利的形式返还给美国人民,而不是用来偿债。另一个事实是,1992-1996年国债余额从4万亿增至5.2万亿。

即便是第二任期内的财政盈余,国债规模也增加了5000亿,国债/GDP是57%的高位。

所以,克林顿只是想控制国债增速,无意减少国债规模。

 

猛踩油门,花钱一个比一个狠

小布什一上台,就推出美国史上最大规模的减税计划,额度达到1.3万亿。

一边是庞大的债务,一边还忙着减税,没有人在乎国债偿还的事,这是后人的任务,赢得当下的选举才是最重要的。

但小布什很倒霉,碰到了“911”恐怖袭击,反恐成为基本国策。

美国先后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

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机构的报告,伊拉克战争的最终成本是8146亿美元,阿富汗战争消耗费用为6856亿美元,合计1.5万亿。

再算上战争负伤、死亡士兵赔偿金、养老金等其他类隐性成本。

哈佛大学研究人员预计总成本在4~6万亿美元之间。

这两场战争的花费至少是4万亿美元。

小布什当政8年,卸任时,国债余额首次突破10万亿大关,国债/GDP升至71%!任内增加4.3万亿,基本覆盖战争花费。

虽然战争花费巨大,小布什完全没有增税的想法,其减税计划完整伴随着他的总统任期。

反正有国债嘛!一边是国债的迅速增加,一边是财政收入不见起色。反正就是没想过还。

论花钱,奥巴马才是登峰造极,号称“赤字之王”。与老布什的失信一样,竞选口号是“削减赤字”,一上台就采取相反的做法。

08次贷危机爆发,通过大幅QE,美国经济在2010年恢复增长,国债规模突增2万亿,大放水既拯救了美国经济(其实是大资本家企业),也稀释了之前的10万亿债务,一箭双雕。

由于美国经济刚刚恢复,这些多出来的资金就奔向利润更高的新兴国家,俗称“热钱”,赚够了之后,美国再以加息形式收回,这些国家把这几年赚的又还给美国。这就是特朗普加息的原因所在。

奥巴马出身平凡,风度绅士,谦虚的外表下隐藏着极大的雄心。

反对小布什的伊拉克战争,但利比亚战争、ISIS,动起手来一点也不手软,导弹防御计划、核潜艇研发,还提出火星计划。奥巴马时期的军费预算,明显超过小布什。

他为平民站台,出台了很多像医改、住房、教育、失业救助这样的“民本”政策,力图缩小弱势群体与富人之间的贫富差距,颇有点60年代约翰逊总统“伟大社会”的感觉。奥巴马因此成为美国人十分尊敬的总统。

还有为拯救经济危机而实施的扩张型财政政策。

都是大手笔的花钱项目,但奥巴马保持着历任总统的减税初心。

2010年还是通过了《减税法案》,减税总金额高达8580亿美元,2012年又推出《美国纳税人减税法案》。

真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一边花钱,一边减税,其雄心就只能靠国债了。

他以平均每年1.1万亿的速度,将美债规模带上了19万亿的“山巅之城”,国债增速远超GDP增速。他还游说中国多买点。

继“二战”之后,美债余额再次超越GDP!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出自孔子编撰的《春秋》:“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 大意是说,我做的这些事,写的这本书,后人一定会毁誉不一、褒贬不一的,但我只要认为这是对的,是有价值的,不论别人如何评说,我都会坚定的做下去)。这句话用在奥巴马身上,再合适不过。

特朗普接下了奥巴马留下的“烫手山芋”,他没得选,必须竭尽所能解决国债的问题。

特朗普开始大规模撤军,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的美军大批撤离,要求北约、日韩等驻军国家提高自己的防务支出,从而缩减美国的军费开支。

缩减开支的同时应该增加收入,但美国的常规骚操作又来了:降税。2017年,特朗普刚上任就力推税改方案,大幅降低税率,要在未来十年内减税1.4万亿美元。直接导致2018年美国财政收入低于2017年,次贷危机以来首次负增长!

在开源方面,美国压根就没想从本国入手,而是从全球剪羊毛。

与里根一样,特朗普一上任就连续加息,每次0.25%,将联邦基准利率拉升至3%,以吸引美元回流。

于是,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中国开始严格的外汇管制,竭尽所能减少美元回流,但依然没能阻止汇率从6迅速上升至7;阿根廷、土耳其崩盘;

巴西、印度、印尼、南非等新兴国家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欧盟也受到拖累。

以邻为壑,美国经济增长不错,GDP增长率从2016年的1.6%增加2017年的2.4%、2018年的2.9%,2019年下滑至2.3%,总体的经济表现明显好于奥巴马时期。

然后继续发债。

特朗普主政三年,年均增加1.3万亿,比奥巴马还狠,2019年美国国债首次超过23万亿,国债增速超过GDP增速,国债/GDP攀升至107%。

与历任总统一样,特朗普从没想过缩减国债规模,而是想方设法通过经济表现来维持国债的信用,以便能够借更多的新债。

小结

简单概括美债史:债因战起、国因债生、战因债成、国以债兴。

国债与美国命运牢牢绑定,融为一体。

美国国债超过GDP,美债便成为美国经济无法绕开的问题;

美元是世界货币,美债占全球GDP的25%,美债也成为全球经济无法绕开的话题。

在美国“减税+发债”的常规操作下,不仅还债早就无可能,而且总是以全球财富为其买单。

------------------END---------------

小贴士:本文系转载,原文作者——小炒说

安银交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