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烂赌人生 > 第六章 博彩公司的套路

  • A+
所属分类:谈古今悟炒币

我一听,非常不理解,作弊?可能吗?在众目睽睽之下?轮盘旁边只有一个荷官在打球,而且还要负责计算赌客的筹码,忙都忙死了,哪有时间作弊?老头说,顶楼有控制室,可以遥控小球的轨迹,我说,可是球是由人手打出去的,从人手飞出去的东西也能控制么?他笑笑说,飞机不也是人造的么?科技能让我们飞上天,也可以控制一个小小的轮盘球。你没见过的东西不等于没有。一切东西的发明都归结于利益,只要这东西能够创造大量的利润,那么这个东西就会被发明出来,没什么好奇怪的。我想想,有道理,可是一转念,不对,他们不是作弊吗?我就问:既然你知道他们作弊,那你为什么还能赢钱?老头说,我不是告诉你了么,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件事情是绝对有利于任何一方的,只要你能善于发现事物的弱点并加以利用,就算是再大的困难也能摆脱出来,有的时候,需要的只是转变一下思维,一件事情看起来很棘手,可是解决的方法也许很简单,可见想象力和创造力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想想我们的应试教育,培养了一批硬盘和计算器,即只会记忆和算术的呆子,却少有创造性的人物,不得不说,是一个悲剧。

我问,道理我是懂,可是具体是怎么做的呢?你是怎么在明知道他们作弊的情况下赢钱的呢?老头说:这个很简单,赌场你也知道,就像机器一样,机器有机器的运作规律,赌场也有自己的经营模式,来这赌的人,虽然十赌九输,可是有的时候,赌场总是要放水的,目的就是要让你下次再来。如果只输不赢,谁敢再来?我们只要看准机会,找到赌场放水的时机,赢点小钱还是没有问题的。听到这里,我才开始有点明白了,感情你老人家研究的不是数学,也不是概率,而是研究人啊,确切的说是研究赌场老板的心理,难怪我每次不管怎么计算也算不到这个概率,原来从一开始我就进了死胡同。老头说的对,我的理论,只能拿来娱乐,却不能赢钱,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会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老话讲,十赌九骗,看来确实不假,管你是什么数学家,物理学家,人家出个老千,你学的东西统统白扯,看来不能死读书,灵活运用还是很有必要的。想到这里,我问老头,你是怎么知道赌场什么时候放水的呢?

      老头说,每一个赌场的经营模式都有所不同,不过也都有共同之处,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来赌场的时候办的那张会员卡么?国外的正规赌场一般第一次去的时候都要办会员卡,不办不让进我拿出来看看说,有什么特别的么?他说,这个卡有两个作用。我一听,倒是很新鲜,头一次听说。老头说,现在科技日新月异,很多赌场之间都有联网,办卡的时候需要身份证明和个人资料,是为了防止有些上了黑名单的人给赌场造成损失,一旦一个人上了黑名单,那么全世界大部分的赌场都会将他拒之门外。我问,那第二个作用呢?

第二个作用就是记录你个人在这个赌场的消费数值,当然,仅限于一些小赌场的常客,一般的来说,当你输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赌场会适当的给你返回一些,不过不是因为他们要做慈善,而是为了更好的抓住一个客户,让你继续回来赌。你还记得在荷官的旁边都会有一个经理在旁边记录数据吗?我想了想,是有这么个人,只是从来都没注意,我还以为是维持秩序的呢。其实从你第一天进赌场开始,每天赢了多少,输了多少,都会有记录的,你自己恐怕都未必记得住的东西,他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我一想,那太可怕了,怪不得那么多人输钱,人家都把你祖宗八代调查的清清楚楚,而你却对别人一无所知,你进了赌场的门,就好像放在案板上的猪,想怎么切就怎么切。我说,那好办了,只要看看哪个人输大钱,那么下次来跟着他就一定赢钱是不是?老头说,你傻呀,让你想到了我还混个屁。

赌场放水的条件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他们会根据目前的营业状况,收入,等等做一个比较。他们会根据大的布局来规划这件事情,然后再根据个人的情况来决定是否放水。而且每个赌场的经营模式不同,规定也不一样,都属于内部机密,所以他们开会的时候都只有董事局的人才能参加,外面的人钻都钻不进来。并不是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就好像一台老虎机,吃到一定分数就会吐出来,但是不一定是什么时候,如果你时机掌握的不好,只是单纯的想吃了这么多,一定要吐出来貌似很多人都会犯这样的毛病继续追加你的赌注,你只能输的更多。比方说,有一个人前一天晚上输了很多钱,本来第二天来可以给他放水的,可是由于最近一段时间赌场的营业额没有达到既定的目标,为了赌场整体的利益,那么就会牺牲掉这个人,取消放水的机会,从而让这个人继续输钱。当然,有的人虽然前一天晚上赢了钱,可是最近赌场生意很旺,超出了既定的营业额,那么就会来个集体大放水,那么就会出现继续赢钱甚至连赢好几天的一个假象。很多长赌的人都会遇到这种情况,通常这个时候人很容易自我陶醉,认为自己是赌神,其实只是运气好罢了,跟水平没关系但所有的放水与否,必须在一个大的前提下,那就是,赌场必须盈利。当然,也会有为了拉拢人气在没有盈利的情况下放水的时候,就好像商场减价大促销一样,但这只是一种象征性的投资,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将来总有一天是要收回来的。不过这种情况比较少见,通常只有在新赌场刚开张的那段时间,一旦经营上了轨道,那你就别想捞到一分钱的便宜。而且,所谓的放水也是有一定的额度,不是无休止的,如果你贪得无厌,赢了还想再赢,那么赌场就会毫不留情的将你抹杀,直到你两手空空为止。至于具体怎么操作,还要看每个赌场不同的情况来决定,细节方面是很复杂的,涉及到方方面面,不过大概的结构就是这个样子。

那你刚才是怎么想到要押小零区那4个号呢?我问。老头说,你还记得刚才在赌台前面那个穿蓝色衣服的人吗?我想了想,说有这个人吗?老头说,让你注意观察,你老看美女,当然看不到了。那个人是这个赌场的常客,从一开始来的时候我就注意他了,我发现,他一共兑换了1000元的筹码,有赢有输,不过总体是一直在赢,每当他盈利的钱数下到一半的时候,就会再次赢钱,他押的号码就会中,那么可以肯定,这个人今天在赌场的放水范围之内,我抓住这个规律以后,看准时机,当他的盈利再次下降到一半的时候,我跟他押了一把,差不多就这一两手,当然,押的时候要有技巧,你要把小的筹码放在上面,大的筹码压在底下,让小筹码盖住底下的大筹码,我问,这是为什么?他说,一般赌场查看客人的情况都是透过上面的摄像头,你在跟注的时候,如果这一手的盈利超出赌场的预算,那么很有可能不会给他放水,那么你也会跟着输钱。压在底下是为了不让赌场知道你究竟押了多少钱,因为摄像头死角的关系,看不到下面的数值,因为赌场人多,上面控制室的人也会因为疲劳的关系,不太会注意到你的小动作,等到发现的时候,你已经赢钱了。我听了以后,原来是这样,还有这么多学问,今天算长见识了。

老头又说,这个方法不要常用,用的多了,就不灵了,赌场不是傻子,你一个人,他们有一群人,几十双眼睛盯着你,总能露出破绽的。你要记着,不要轻易出手,出手就要有把握,赢了钱不能贪多,马上撤,一定要让这种行为养成习惯,还有,不要两天之内同去一个地方。我问,这又是为什么,老头说,像我们这样每天赢一点就走,是很招赌场烦的,对他们来说,这点钱不痛不痒,可是日积月累也是笔不小的数目,一旦被人列入黑名单,以后就少了一家店可以收钱了,最重要的是,你用这种方式来改变自己的劣势。我问,什么意思?老头说,大部分赌场跟赌客之间的关系是属于玩与被玩的,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把关系完全翻转过来。试想一下,你每天赢那么一点点,赌场又不好赶你走,可是你又在不停的吃钱,又想把你以前赢到的钱全部收回来,所以就会在赶你走或者不赶你走之间不停的徘徊,就好像一个赌徒,又想戒赌,但是又不甘心输钱想翻本,你掌握了主动权,把赌场变成赌徒,把他玩你变成你玩他,那不就…………嘿嘿,他说完,很阴险的笑了笑,我心想,看你说的那么轻松,赌场好像是你家一样,想过来拿钱就过来拿钱,我试探性的问一句,你混了这么多年,应该很有钱了吧?

老头沉默了,我话一出口,觉得不合适,这种属于个人**问题,怎么能随便问?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这时候,旁边有人欢呼起来,我一看,原来我们的垃圾同志赢了钱,正在手舞足蹈,我一想,坏了,这家伙有了钱,找我要枪怎么办?我于是对老头说,咱回去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做呢,老头点点头,我们就一块出去了。回去的路上,老头没怎么说话,好像在想事情,忽然,老头停在一幢还未竣工的大楼面前,驻足遥望,表情很伤感。我问:怎么了?老头摇摇头,苦笑着说,这里变化真大,我都快认不出来了,以前我就住这,现在都拆了。我说,好像是要盖大商场,面积还不小呢,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老头说,你知道吗?这里以前这块地,全部都是我的。我一听,这里?你的?不会吧?这里是市中心黄金地段,你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地?那你最少也是个亿万富翁。老头说,这里以前还没那么值钱,最多只值个几百万,不过那时候几百万按现在的消费水平差不多也有一个亿了,如果这块地能留到现在,确实是赚到了,只不过…………

我望着老头,他似乎有话想说,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了下去,我急切的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又怕问的不合适破坏气氛。良久,他说,你刚才问我有没有钱,我是有一点,可是看看我这一辈子,我只能说,我没钱。也许你觉得我从来没输过,可是我告诉你,我输过,输的很惨,我赌了一辈子,混了一辈子,临死前还是一无所有。我本来可以过得很好,可是我却选择了这条路,这是报应。说完,他闭上眼睛,静静的站在大楼前,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澎湃,我也能理解他所说的话的含义。想想我以前的遭遇,在人生经历过大起大落的时候,何尝又不是酸甜苦辣,人生百味呢。过了一会,老头睁开眼,对我说,你还年轻,还有时间去改正自己的错误,记得存点钱,将来去做一个正常人吧。我老了,没多少时间了,只希望死后能够上天堂。说完,一个人默默的走,我跟在后面。虽然我很好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他的样子,又不想说,我想,算了吧,以后有机会会知道的,就一路跟着他回了家。

第二天,工作又开始了,我还是满世界投注站不停的记录,偶尔帮老头整理下数据。老头也是几乎整天不出门,呆在家里做研究,这期间我也买了台电脑,负责把整理出来的数据存盘,我也曾试着教老头怎么用电脑,可是他怎么也学不会,同样的东西我要教他好几遍他也记不住。最后老头烦了,也不学了,结果电脑只能我一个人用。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慢慢的,我也学会了不少东西,老头教我怎么看赔率,怎么研究心理,和一些基本技巧等等。老头说过,赌这个东西,不管是扑克也好,机器也好,赌马赌狗赌球等等,在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只是方式不同罢了,因为我们最终需要面对的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人,只有将人的心理研究的彻底,猜透别人的想法,才能降胜率扩大到最大化。可是要想做到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你必须不停的观察每一个人的一言一行,性格习惯,这就是老头为什么要我去投注站记录的原因。因为博彩公司要根据总的投注情况来适当的开出赔率,而且博彩公司跟一些球队俱乐部老板之间也有一些猫腻,就像我上面提到的,十赌九骗,只要是跟赌有关系的,基本上都会有一些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只不过涉及的利益集团越大,手段越高明而已。而要想知道博彩公司的大体趋势,就一定要了解大概的投注情况,所谓市场决定一切,所以记录,就是一种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办法,这也是我们常说的市场调研。当然,不是你去记了下来就什么都可以,得出来的数据要经过严密的计算和深入的研究,还要用冷静的头脑去分析一些意外状况和不确定因素,个人本身的素质也是很重要的,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要保持冷静,在形式惨淡的时候要勇于把握机会,在机会到来的时候要有一往无前的魄力,在自身危急的时候要有壮士断臂的决心,如果你做不到上面任何一点的话,那么我只能说,你还是把一切都交给上帝吧。老头对我讲过的一句话知道现在我还记得很清楚,他说,在赌场里,一个身上有100元的赌徒和身上有10000元的赌徒其实是没有区别的,因为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胜负如何,所以说,在赌这方面,个人的素质是十分重要的。

weinxin
我是花鸟站长,欢迎来撩我
大浪淘沙,淘不尽千古风流人物! 币海泛舟,阅不尽潮汐起起落落!花鸟站长的小屋欢迎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