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经典投机理论—反射理论

  • 索罗斯经典投机理论—反射理论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炒币秘籍

在金融市场叱咤风云几十年的金融大师索罗斯,从当初白手起家,到后来成为世界闻名的金融巨鳄,他依靠的是自己多年来在实践中不断学习和思考总结而形成的独特的投资哲学。而索罗斯的投资哲学的核心投资理论就是“反射性理论”。

索罗斯认为在社会科学范畴事件中事物发展是与思维互动的过程。思维与现实过度偏离后,事物发展就会出现不可逆的历史性突破。涉及一个古老的哲学问题:现实与思维。这种哲学观点被金融大鳄索罗斯成功应用于金融投资领域而倍受瞩目。简单来说,反射性理论是指投资者与市场之间的一个互动影响。

在传统经济学家们的眼中,反映是一个被动的过程,而参与是主动的过程,两者互不相关。而索罗斯却提出了完全相反的观点,即这两个过程是同时进行的、人们的认识和客观世界之间是相互影响的,这是他的观念框架的基石。索罗斯把它称为反射性。

索罗斯认为,金融市场与投资者的关系是:投资者根据掌握的资讯和对市场的了解,来预期市场走势并据此行动,而其行动事实上也反过来影响、改变了市场原来可能出现的走势,二者不断地相互影响。因此根本不可能有人掌握到完整资讯,再加上投资者同时会因个别问题影响到其认知,令其对市场产生“偏见”。反射现象是在政治、经济领域有自我加强的一种现象,这种现象直到最后的快速调整而结束。反射性理论对于金融市场的直接指导意义在于能够让你更了解市场变化的曲线,在走向繁荣或崩溃的情况下争取获利。

反射性理论的颠覆与创新

索罗斯的反射性理论认为参入者的思维与参入的情景之间相互联系与影响,彼此无法独立,认知与参入处于永远的变化过程之中。参入者的偏向以及认知的不完备性造成了均衡点遥不可及,趋势也只是不断的朝着目标移动,参入者的思维直接影响参入的情景,往往造成诸多的不确定性。反射性原理也非万能,它可能不一定经常很明显的发生作用,或者思维者没有发现。

反射性理论是传统经济学理论的全新的突破与完善,其建立的基础分别是:对传统经济学中的均衡性的质疑、人类理解认知活动的不完备、社会科学研究方法与自然科学的完全不同性、参与者偏向及参与者思维对参与对象的相互影响等等。反射性理论比较抽象难读,就连索罗斯本人也曾感叹,自己对于反射性理论的描述是否也是一个反射性问题?

反射性理论其实和混沌理论是一脉相承的,混沌理论讲的是混沌理论是关于非线性系统在一定参数条件下展现分岔、周期运动与非周期运动相互纠缠,以至于通向某种非周期有序运动的理论。它们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讲的观察者和被观察对象之间不是确定的关系,它们相互影响,最后使基本面和价格出现不同步的现象。

反射性理论的社会心理描述

反射性理论的社会心理描述可以用下面两个例子说明:

人们面对自然界的气候变化,比如有一万人祈祷明天会下雨,但是明天依然是该下雨就下雨,不下雨还是不下雨。与此相反,当一个风声说某个银行有资信问题,有一万个人开始将信将疑,随后出现争相挤兑,那么这个原本没有多大问题的银行真的要面临倒闭的风险了,而且,这个过程确实会不断地自我强化。一个故事开始人们不信,但随着人们不断地加入进来,故事描述的对象也开始改变了,最终故事变成了一种荒诞而极端的“真实”,就是因为参与者的增多改变了故事本身。可以说,反射性理论在市场中的运作是从事实到观念,再从观念到事实,一旦投资者的观念与事实之间的差距太大,无法得到有效纠正,市场就会处于剧烈的波动和不稳定的状态。

反射理论与金融市场

当投机者普遍认为美元会升值时,他们入场买入美元。这一投机现象的结果是美国的经济获得刺激,从而吸引美元升值更高的预期。同理,当某只股票拥有较高一致预期时,它往往会具有超额收益。因为一致预期会使更多人追逐它,使得趋势被确立;趋势一旦确立,一般不会马上停止,而且这种短期的趋势与个股的品质无关。

这使得主力操控市场成为了可能。当主力用巨额资金投入市场时,散户投资者被诱导并一并狂热买进,高位建仓,使得市场渐渐走向疯狂。在这一“筑顶”过程中,主力会慢慢撤资,率先抛售做空赚取价差,并引起市场惊慌和最终的崩盘。正因为如此,泡沫总是在趋势的尽头产生。不管是60年代的综合性大集团泡沫,还是各大房地产泡沫、主权债务泡沫、因特网泡沫,都可以利用这一理论来解释。

可以用一种比喻来理解:甲和乙并肩往目的地行走,突然甲发现乙不见了,回头一看,原来乙掉队了。那么就有乙为什么掉队。这就是我们要研究的了,如果乙是因为和熟人搭话,那么不久,乙就会自己追上来并肩行走,若乙是发生了状况,比如昏阙之类,那么甲就必须回头,送乙上医院之类的,就不能到达目的地了。我们假设,并肩行走是一种均衡状态,乙掉队则破坏了这种状态。若搭话后追上来,则回复了均衡的状态。若昏阙,则甲必须送他往医院,则这破坏是不可恢复的,则不能到达了目的地。这就是所说的市场突破,回不到原来的均衡状态。

现在我们尝试用反射理论解释人民币升值的前景:

1、就算人民币本身不应该升值,美国无意或有意的持有人民币被低估的信念增加了人民币在国际市场升值的预期。这是反射的第一步;

2、随后,国际热钱在美国实力的影响下盯上了人民币,这一行动会影响人民币的实际走势;

3、更多热钱流入中国试探市场,人民币果然缓慢升值,预测和试探被证实了,一个完整的反射过程确立,趋势被确立;

4、更多热钱涌入,人民币会升值的信念被强化,升值变得失控;

5、在重大干涉未介入市场时(比如央行未降息或保证金),反射会不断自我强化,直到投资者意识到偏见的存在或泡沫的产生。

当然,反射性理论过程本身不一定是对事实的完全扭曲,多数时候还是有相当依据的,但是从自我强化,到超越了事实的时候,最终会被市场校正,通常以一种惨烈、极端的方式回归。对于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能动作用源于众多跟风者对市场本身的能动作用,市场不断地在复杂的震荡中实现对真实情况的回归。

在此过程中,有两个相反的成功案例,索罗斯通常善于把握纠正的过程获取暴利。例如1992年9月索罗斯决定大量放空英镑,到1997年泰国政府被国际投机家一下子卷走了40亿美元,都是依据反射性理论。而巴菲特则利用市场造成的极端去买进被严重低估的价值,远离被严重高估的泡沫。前者善于把握高估的情况赚钱,这样的获利往往剧烈和快速。后者则逆着趋势去寻找低谷的机会,这样的增长往往需要更长的时间。

理性的人们看市场过分虚高或低估的时候通常是不满,断言非理性的状态很快会结束,但这种状态偏偏会持续很长的时间,变本加厉、肆无忌惮,直到人们习以为常,熟视无睹。对待市场的反常情况,索罗斯的出发点比较容易让人接受:“记住,市场总是错的。”

反射理论解释了投资者与市场的联动关系:投资者依据不对称的资讯形成对市场带有偏见的预期,并作出相应的投资决策;这些决策会进一步改变市场原有的发展方向,形成新的资讯,并反射出一种新的市场形态。索罗斯认为,这些不同的投资偏见和异象是驱动市场的源动力。当投资偏见趋于零散时,市场呈现出趋于均衡的状态;当投资偏见形成方向性的积聚并从而产生‘蝴蝶效应’时,市场的状态会发生方向性的改变,并最终在趋势衰竭时产生反转。

谬误性与反射性

谬误性与反射是反射理论的两个核心概念。索罗斯认为人正确地理解世界是不可能的,人对于市场的理解总是具有错误性的或被扭曲的-这是谬误性的含义。正因为这种谬误性(偏见)的恒久存在,人的行为也时常是非理性的——这是反射性的意义。比方说,认定一个孩子是坏孩子会真地塑造出坏孩子。其实,对认知偏见的理解很容易,因为世界的复杂性已然超出了人类理解的能力。然而,由于人们对于确定性的虚妄的追求,反射性被忽视了(反射性导致不确定性)。

市场总是错的

如果有效市场假说是正确的,那么索罗斯就只能是错误的了。亦或索罗斯对了。其实,凡思维存在的地方,偏见就存在,反射性就存在,不确定性就存在。作为市场的参与者,人的思维和行动会以两种互动的方式影响市场:认知功能(cognitive function)和操控功能(manipulatingfunction)。认知是人们理解市场的过程;操控是人们试图将市场向对我们有利的方向改变的过程。这两种功能将人类的思辨与现实以一种相反的方式联系在了一起:在认知过程中,现实影响了参与者的观点;相反的,在操控过程中,人的动机影响了现实。当这两种过程可以独立运行时,认知可以产生知识,操控可以产生期望的结果;相反的,当两种功能同时运行时,他们互为自变量与因变量,他们将被互相影响和扭曲。这是市场无效性的根源。通俗的说,就是本来事情不是那样的,大家都预测事情会是那样的,结果改变了事情的发展过程,导致事情真的向着预测的方向发展了。

趋势、反转与泡沫

索罗斯认为,盛极而衰,物极必反

首先,要真正理解反射性的意义,我们要区别开现实的两种形态:客观的现实与主观的现实。在外在世界发生的是客观的现实,而在参与者思维过程中存在的是主观的现实。下雨是客观的现实,下雨后很冷是主观的现实。客观的现实只有一个,而主观的现实可以有很多种。反射性连接着现实的各个层面,并建立起一个双向的反馈机制。然而,当主观性现实不存在的时候,反射性亦不存在。

当主观现实存在时,不确定性便产生了。我们不能单纯依赖事实做出真确的决定,因为我们观测到的事实本身不是事实。我们观测的事实,是客观的事实与主观的现实带来的投资偏见互动的结果-它是动态和不真实的。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索罗斯的一个经典论述:市场并不是完美的,它的均衡状态属于极端事件。

这个双向的反馈回路包括正向回馈和反向回馈。反向回馈将市场参与者的不同投资偏见聚集到一起,而正向的回馈将投资偏见扩大化。用另一种方式说:反向回馈是自我修正的(self-correcting)。它可以长期存在并最终导致市场步入均衡状态,这时投资偏见与现实达成了妥协。相反的,正向的回馈是自我强化的(self-reinforcing)。它不能长期存在,因为当一种状态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市场参与者会意识到偏见的存在,从而市场发生反转。其实,这一过程就是趋势与反转的形成过程。

这里,根据索罗斯的观点,我们把它称为盛衰过程(boom bust sequences),或泡沫周期理论:

1、反向回馈主宰市场,偏见是零散的,市场处于近稳态;

2、趋势被认定,并在正回馈的推动下获得积聚;

3、趋势开始接受市场相反偏见和外界冲击的测试;

4、在各种冲击下,若趋势依然存在,趋势则被确立。趋势变得不可动摇,并开始加速;

5、偏见被激化,部分参与者意识到趋势与现实的裂痕。趋势已然成为泡沫,泡沫的破裂一触即发;

6、在某个催化剂的影响下,趋势终结。现存信念和信心开始消失,相反的信念开始建立。市场反转开始启动并加速。

反射理论的核心策略

索罗斯趋势投资的核心策略是“试错”、“加仓”、“锁仓”与“止损”。

索罗斯认为市场参与者的认知具有可错性,预期和实际的差异导致偏见的产生,他认为投资价值实现的过程符合证伪主义的“猜想——反驳”结构。猜想意味着投资命题(投资假说、投资逻辑)的设立,而“证伪”则意味着“假说”交由市场来“反驳”。任何投资假说都会被市场证伪,因为参与者设立的投资假说基于不完全的信息,参与者不可能用全部知识来决策,他们必须预测未来,而未来在本质上是不可预知的,且未来情况如何取决于他们尚未做出的决定。参与者们必须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做出决定,他们的决定肯定是临时性和有偏见的,其设立的投资命题与现实必然是有出入的,因此会被证伪。

索罗斯的操作策略揭示了索罗斯的一个基本观点:投资的本质是一种“非科学性”的“试错法”。他在哈佛大学一次演讲中说,大多人虽然看了他的金融炼金术,但未必会赚钱,他不会告诉任何人他的操作方法,因为如果他说了他就不再是索罗斯了。索罗斯虽然对自己的操作方法讳莫如深,但是从他的著作与采访中可以对他的操作方法窥探一二。

【投资在先,调查在后】

投资在先,调查在后,意味着提出假设,建立头寸,小试牛刀考验假设,等待市场证明正确与否。如果证明其假设是正确的,则追加头寸,否则及时撤出。

索罗斯先通过了解市场,发觉即将要到盛衰转折点时,先投入点小资金,建立“试错仓”,等待市场验证假设是否正确,并进行深入调查。索罗斯与罗杰斯分工明确, 索罗斯负责投资、做决策,罗杰斯负责调查、做分析。索罗斯在接受采访时说,不允许罗杰斯做决策,但不否认罗杰斯是一个杰出的分析师,前期量子基金所有的决 策都是索罗斯一人做出的。

索罗斯投资在先、调查在后的操作方法受其投资哲学观念影响。索罗斯认为,市场通常是不可信赖的,因而,如果在华尔街地区你跟随别人赶时髦,那么,你的投机经营注定是十分惨淡的。当事情真相与研究论证完全清楚后才展开投资决策,这时投资机会具有极强的确定性,但所有人都看到的机会已经不再是机会,完全清楚的事实是不存在的。确定性强、完全有把握的机会是等待市场对事件的理解形成共识后达成一致预期,一致预期形成后再做决策势必导致投资成绩的“市场化”,其投资收益只能跟随市场而不能超越市场。

索罗斯认为市场是无效的,如果要跑赢大势就不能跟随别人赶时髦,在市场趋势尚未形成之时,就必须要提前布置阵地,在市场趋势形成之后,逐渐加仓放大收益,当市场走过了头,试着违反趋势,反向做空。

【原始命题正确,锁仓不卖】

索罗斯坦言,市场情势可能变化的非常快,不是驾驭情势,就是被情势牵着走。曾有很多次,索罗斯在剧烈变动中,顶端到底部损失达到20%。

当首笔头寸建立后,如果出现亏损,索罗斯不是将其建立的头寸卖掉,而是检查原始命题。如果他认为原始投资命题正确,损害来自外部条件,即使出现亏损,也不会卖掉头寸。他更倾向于根据一个反方向的猜想建立一个反向头寸,对原有持仓进行锁仓,直到度过“考验期”,然后对反向头寸平仓,利用杠杆对原始头寸加仓。更多的时候,在面对亏损时,只要认定原始命题正确,索罗斯不是减仓,反而加重仓位。比如一个高成长公司,业绩优良,核心竞争力强大,因为大盘暴跌而跟随大跌,这个时候索罗斯会重新评估这家公司的高成长性,只要成长性没有问题,面对大跌不仅不会减仓,反而会利用暴跌带来廉价机会加仓。

简单来讲,锁仓的意思就是建立多头后又建立空头,盈利保持不变,风险对冲。

【命题证伪离场,命题证实加仓】

在操作之前先设置投资命题,索罗斯根据设置的投资命题操作,并时刻注意事件的实际过程是否符合先前构想,不符合则认错离场,符合则利用杠杆加仓。此种操作方法的优点是在看错的情况下由于初始建仓头寸较小而导致亏损较少,在看对的情况下通过杠杆不断加仓放大利润,使得盈利成倍增加。简而言之,看错则小亏,看对则大赚。

索罗斯一直强调,正确或错误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正确的时候能赚多少钱、错误的时候会亏多少钱。在错 误的时候亏损的钱一定要少,为达到小亏的目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建立小仓位试错。如果事件的发展不符合预期,那么试错仓止损;如果符合预期则构想成立,下重注博取高收益。

对于一个投资者最重要的事是“正确性的量级”,而不是“正确的频率”有多高,所以,进攻时须狠,且全力而为。索罗斯觉得他自己在正确的时候没有谁比他下的注更大,但是他也强调如果事件的发展与原设想相悖,则保命第一,赚钱排在第二。

【追随趋势,拥抱泡沫】

索罗斯认为趋势一旦建立起来就会自我保持、自我发展,直到转折点出现,只要不在趋势的末端进场一般就不会受伤。在趋势发展的过程中,追随奔腾的羊群是避免被踩踏的最好办法。主流偏向是一种赶潮流的倾向,持续越久偏向也就越强,在偏向强化的过程中,追随趋势,成为市场的一份子,将会避免因被羊群踩踏而受伤。

2009年,索罗斯说:我看到在形成泡沫,还会冲上去买,火上浇油。2009年,金价猛涨40%;第二年年初,索罗斯称黄金是“终极资产泡沫”,黄金涨势过大已经 出现泡沫。大家认为索罗斯这么评价说明他认为金价要跌了,可实际上,在金价涨到大约每盎司1200美元时,索罗斯还在买黄金。

在趋势的发展过程中持续进场,只要不在趋势末尾同样可以赚到钱,但当趋势走过了头要及时退出。索罗斯也确实是这么做的,2011年初,他抛售了持有的大部分黄金,那时距离金价在突破每盎司1900美元见顶后泡沫破灭还有大约六个月。

【对主题投资的启示】

索罗斯认为做投资不能赶时髦,推崇先投资再调查的投资策略,利用超前的市场嗅觉在市场形成跟风之前布置阵地,在市场趋势形成之后加仓追随羊群,在市场走过了头时提前退场,从而获得超越市场的收益。其操作方法对主题投资具有极大的参考价值,做主题投资时,大家都看到的机会不是好的机会,确定性极强的机会往往是收益平庸的机会。

索罗斯一再强调,在股票市场上,要寻求别人还没有意识到的突变。做主题投资,为了占得先机走在市场曲线前面,应先于市场投入资金进行前瞻性试错,在市场形成共识之前布置阵地,这样就不会被市场牵着鼻子走,待假设被市场验证之后,通过提高仓位扩大战果。

【简单案例——2016世界互联网大会】

原定于15年10月28日至30日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推迟到12月16日,本届大会规模更大、规格更高,国内外更为关注,并将有重要人物出现。大会主要以网络金融、网络安全、信息科技、网络文化、互联网知识产权为讨论主题,通过公开信息前瞻性推测网络安全有望被市场热炒。

会议开始前及会议期间国家领导人出访频繁讨论网络安全问题,网络安全比较受重视,网络安全依然为当届互联网大会的分论坛讨论议题之一,那么下一步对网络安全个股逢低小仓位布局,待底部明朗时再进行加仓,大概率不会亏钱,后期网络安全概念股因世界互联网大会消息频繁出现异动,验证了前期猜想的正确性。

反身理论与实战

索罗斯给反身性理论提出金融市场与投资者的关系是:投资者根据掌握的资讯和对市场的了解,来预期市场走势并据此行动,而其行动事实上也反过来影响、改变了市场原来可能出现的走势,两者不断地相互影响。因此根本不可能有人掌握到完整资讯,再加上投资者同时会因个别问题影响到其认知,令其对市场产生“偏见”。这段话不难理解,也就是价格和投资者的关系是互相影响的,他们是如何相互影响的,盘面的表现形式是怎样的,有什么参考价值?

首先可以将反身性理论结合道氏理论来看,道氏理论的假设中,就包括了人的行为能够干预市场走势,索罗斯狙击英镑,扫荡东南亚就是明摆的事实,当资本达到了影响市场所需要的规模,就具备影响市场的实力,而关键在于,市场重要决策人的思想起催化性的作用。

下图是1992年索罗斯狙击英镑的前后走势图。索罗斯的订单在2.0000入场之后,持续地做空,使得英镑价格下滑幅度高达3000点,跌至1.7000附近,随后突破1.7000下方最低点,在创新低之后,价格继续暴跌,一直到市场流动性减少,少有人买入,少有人卖出。之后恶化的空头情绪并没有结束,两次反弹并不长久,市场价格继续大幅度滑落。

上图 1992年索罗斯狙击英镑日线走势图

上图英镑盘面的变化,读者需要关心的是这背后的逻辑和交互关系。

从索罗斯在2.0000重磅下注连续性打压价格、驱动空头开始,前期多头会产生强烈的恐慌情绪,因为他们长久以来积累的收益正在快速缩水,他们只能选择尽快出局保住利润,而市场也不乏空头投机者跟随索罗斯做空。在跌破1.7000之后,更加全面的打击多头信心,市场交易者纷纷了结大部分多头头寸,选择卖出,随后市场出现一边倒的行情,当空头终于到达目的,平仓出局之后,市场流动性下降,下跌才能减缓步伐,随后虽然多头尝试起势,但更多的是信心不足,在无法维持多头持续的情况下,顺势而为是大部分人的选择,市场参与者纷纷再次寻找做空机会,继续开展空头走势,空头得以延续。索罗斯的“偏见”像膨胀剂一样,让严重的空头情绪塞满了整个屋子,在这个过程中英格兰银行的救市举措更显得毫无力量。

当时走势的曲折结合市场参与者的交互逻辑,索罗斯的做空行为很好的把握了市场的心理。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市场充斥着大量的基本面交易者、多头趋势交易者、空头投机者、形态技术分析交易者、关键价位突破交易者、趋势跟随者,短线交易者等等,市场其他参与者的逻辑非常简单,哪里有利润就让订单去哪里,哪里有风险,他们避而远之。跟随市场的变化而变化是主要市场参与者的基本原则,索罗斯制造了连续性的大空头走势,改变了市场格局,摧毁了多头的信心,也就对间接影响了其他参与者的思想,从而带动了整个市场走向索罗斯的“偏见”。可以说索罗斯对市场心理的把握非常精准。

这可以解释为羊群效应,头羊们在荒原上选择新的方向,就是其他羊群追随的方向。

其实从现象上和笔者在前文中所讲的机构交易影响价格走势是一样的,只不过本文更强调的是后续的交互作用。

上面我们知道了索罗斯反身性理论讲的是什么意思,同时通过当年的案例更好的理解索罗斯、价格以及市场其他参与者之间的交互关系。那么反身性理论对交易的价值在哪里,要知道,大众投资者不可能像索罗斯那样去做。

下面的例子中我们可以找到反身性理论的现实价值点。

二、反身性理论在当代行情中的表现

下图是2019年4月美元/日元的1小时图,前期整体趋势上扬,是相当强势的多头市场,市场中不乏大量做多交易者、道氏理论者、波浪理论者、趋势交易者、突破交易者在等待时机买入,或已经做好提交挂单信息,此时市场有相当浓厚的多头气氛。

在经过相当一段时间的盘整之后,终于突现暴涨K线,在创新高不久后,随后价格却意外出现了连续的下跌走势,在下图中,直至跌破整个盘整区的最低位置。虽然随后价格有所上涨,但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在两次上攻后马上反转向下,让整个市场不再做挣扎,趋势性下跌。

从美元/日元这段行情中,反身性理论得到证明,一开始整个市场浓烈的看多情绪,在持续的砸盘之后,破坏了持续多头形态,跌破了技术分析者们的心理关口价位,干扰了部分市场参与者的判断,随后经过市场的压力检验,最终市场价格和这次“假突破”形成趋势的统一。假设,蓝色部分的下跌走势仅仅回撤到前高附近,开始走高,则整个市场将可能继续走高,而市场参与者也会持续做多。这也反向证明了市场变化的不可预测性。

所以我们是否可以做出这样的结论,市场的方向是可以预测,但很难有方法保证永远不会错误,因为包含了带有“偏见者”的情绪干预市场,一切都是变数。

结合理论、逻辑、技术形态,交易者需要提高警惕,万事无绝对,随机应变也是非常重要的,最后的环节,通过索罗斯的启示,交易者可以建立起观察市场的两个思考点。

三、应对极端市场的思考点

市场中往往会出现一些行情让交易者有点看不明白,看不懂的行情,比如反复无常的极端行情,交易者利用反身性理论结合盘面有一定的思考价值。

1、比如在上图美元/日元的行情中,根据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的市场逻辑关系结合盘面的对前期低点突破和两次多头压力确认来判断,交易者可以认为,市场存在价格刻意打压行为,趋势不再继续走多头,不再短期看涨,而将可能会出现一段时间的空头趋势。这个思路仅仅作为判断方向使用,具体交易细节还需要交易信号等工具辅助。交易者至少应该明确短期不再买入,而是寻找卖出的机会。

2、在2019年4月1小时图的英镑/美元走势中,出现了类三角形震荡走势,价格曾三次在支撑位附近得到有力支持,在支撑之后走出一段时间的多头走势,部分技术分析者可能在最新的价格触及到支撑线附近时观察市场变化,进而做出交易选择,部分技术分析者会根据支撑情况选择买入。

事与愿违,貌似技术分析失效,随后的价格走势图出乎意外,在维持多头很短的一段时间之后,突发价格快速跌破支撑线,随后走出空头走势,如下图。

实际上先走出上涨行情,给交易者一种再次支撑确认的错觉,部分交易者则可能在此单蒙受亏损,随后价格跌破重要支撑线,部分交易者则可能很难去决策在大成交量下跌的单边走势中跟上趋势做出卖出的行动,他们的脑海中可能还寄望于价格拉回到高位来,而鲜有人愿意在此跟随卖空。

结合索罗斯的反身理论,如果市场背离了技术分析面,反身性理论则提供了一份参考,市场重要参与者正在开展的一轮下跌走势中,短时间内成交量巨大,价格跌破关口,交易者需要马上应对,可以尝试性地跟随新的方向交易。

索罗斯的反身理论结合两个案例,交易者在复杂多变的市场中建立这样的观察市场的思维模式。

1、敬畏市场,市场随时会变化,基本面和盘面反向也是常有的,技术分析也会失效,对于短期和中期走势,观察价格的最新动向来指导自己的判断和交易,打破原有技术分析的结果,重新审视市场。

2、如果新的趋势会出现,往往随后会产生反方向的压力确认走势,可在确认行情走出后,按照技术分析做出新的判断。

市场当中存在大量的技术分析者,他们通常是依据某种定理和技巧作为交易信念的交易者,这种信念是不断重复、持续发生在市场中的,顽固的信念有时候也就像一个弱点,可被打击,索罗斯就很好地利用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