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九剑与交易之道

  • 独孤九剑与交易之道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炒币秘籍

关于独孤九剑在金庸武侠中的境界定位争论颇多:独孤九剑应是剑法求变的极至,在武学境界上尚不及独孤求败后来的玄铁剑法之“大巧不工”,更不及后来内功大成时草木竹石皆可为剑的程度。剑分九式,讲究料敌先机,与玄铁剑法只讲刺、挑、砸、扫等几个动作的境界有差距,与无招胜有招的境界更有差距,同《太极剑》应当可以并列。

但独孤九剑的出场从来都不是由独孤求败本人所使用。即使风清扬,也从来没有真正出过手。独孤九剑仅仅是剑法,而《神雕侠侣》中所描述的,是独孤求败本人的5种境界。众所周知,独孤九剑讲究的基本其实就是速度,速度的判断和速度的出手。在敌人出手的一刹那察觉敌人的破绽,然后在敌人来不及变招的情况下速度的制敌。

到了这里,很多人就推测这个时代的独孤求败已经把独孤九剑升华了。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理解。首先,独孤求败不是神。而独孤求败放弃使用紫薇软剑的原因是“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

首先,很多人推测独孤求败在这个阶段,进化出了重剑的“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的境界。但心怀有前车之鉴的独孤求败,在这种心境下,是根本不可能在造诣上超脱以前的。很多人认为这个阶段是一个升华,更多的是因为对于杨过的迷恋。而非理性的分析。因为如果这个阶段是升华,那么独孤求败就没有理由后来改用木剑。

所以说独孤求败创造的是另外一种剑术。重所周知,剑术一直以飘逸轻盈取胜,其中比较大成的应该就是衡山剑法,通过对莫大的剑法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出。衡山剑法是一种最正统的剑法,着重于剑走轻盈。而玄铁剑却反其倒而行之。

那么独孤九剑的最后升华是什么时刻?就是独孤求败的“无剑”阶段——“自此精修,渐进於无剑胜有剑之境。”但如果只是剑气的随意跑动,依然无法作到制敌的效果。这个时候,体现出的不仅仅是无招,而且是最上乘的速度。剑气的速度想当然比出招要快很多,而这也保证了可以在任何时刻先手制敌。

总结以上,独孤求败穷其一生所追求的,其实就是独孤九剑所阐明的境界——无招和速度。

武功特性

----只攻不守

令狐冲道:“是。”闭上眼睛,将这一晚所学大要,默默存想了一遍,突然睁开眼来,道:“太师叔,徒孙尚有一事未明,何以这种种变化,尽是进手招数,只攻不守?”风清扬道:“独孤九剑,有进无退!招招都是进攻,攻敌之不得不守,自己当然不用守了。

----要旨在于"悟性"

风清扬道:“你倒也不可妄自菲薄,独孤大侠是绝顶聪明之人,学他的剑法,要旨是在一个‘悟’字,决不在死记硬记。等到通晓了这九剑的剑意,则无所施而不可,便是将全部变化尽数忘记,也不相干,临敌之际,更是忘记得越干净彻底,越不受原来剑法的拘束。

----与"无招胜有招"剑理相辅相成

令狐冲跟风清扬学剑,除了学得古今独步的“独孤九剑”之外,更领悟到了“以无招胜有招”这剑学中的精义。这要旨和“独孤九剑”相辅相成,“独孤九剑”精微奥妙,达于极点,但毕竟一招一式,尚有迹可寻,待得再将“以无招胜有招”的剑理加入运用,那就更加的空灵飘忽,令人无从捉摸。

----内力到了独孤九剑之下,尽数落空

那人见令狐冲剑招层出不穷,每一变化均是从所未见,仗着经历丰富,武功深湛,一一化解,但拆到四十余招之后,出剑已略感窒滞。他将内力慢慢运到木剑之上,一剑之出,竟隐隐有风雷之声。

但不论敌手的内力如何深厚,到了“独孤九剑”精微的剑法之下,尽数落空。

黄钟公自不知对令狐冲的剑法却也是高估了。“独孤九剑”是敌强愈强,敌人如果武功不高,“独孤九剑”的精要处也就用不上。此时令狐冲所遇的,乃是当今武林中一位惊天动地的人物,武功之强,已到了常人所不可思议的境界,一经他的激发,“独孤九剑”中种种奥妙精微之处,这才发挥得淋漓尽致。独孤求败如若复生,又或风清扬亲临,能遇到这样的对手,也当欢喜不尽。使这“独孤九剑”,除了精熟剑诀剑术之外,有极大一部分依赖使剑者的灵悟,一到自由挥洒、更无规范的境界,使剑者聪明智慧越高,剑法也就越高,每一场比剑,便如是大诗人灵感到来,作出了一首好诗一般。

----不受内力束缚

令狐冲不敢稍有停留,自己没丝毫内力,只要有半点空隙给对方的内力攻来,自己固然立毙,那婆婆也会给他擒回少林寺处死,当下心中一片空明,将“独孤九剑”诸般奥妙变式,任意所至的使了出来。这“独孤九剑”剑法精妙无比,令狐冲虽内力已失,而剑法中的种种精微之处亦尚未全部领悟,但饶是如此,也已逼得方生大师不住倒退。

----要点在于剑意

“独孤九剑”本来便无招数,固可使得潇洒优雅,但使得笨拙丑怪,一样的威力奇大,其要点乃在剑意而不在招式。

----乘虚而入,后发先至

“独孤九剑”的要旨,在于一眼见到对方招式中的破绽,便即乘虚而入,后发先至,一招制胜,但在这漆黑一团的山洞之中,连敌人也见不到,何况他的招式,更何况他招式中的破绽?处此情景,“独孤九剑”便全无用处。

这“独孤九剑”施展开来,天下无敌,令狐冲若不容让,那婆婆早已死了七八次。又拆了数招,那婆婆自知自己武功和他差得太远,长叹一声,住手不攻,脸上神色极是难看。

令狐冲也曾问过风清扬,若两个剑法无招的人对战,何者为胜,风清扬也说不知道。令狐冲只有三次在使独孤九剑时心惊胆战。

第一次乃遭遇武当派的太极剑法:太极剑法乃圆融循环,以剑光藏住中心破绽,最后令狐冲凭推测冒险往中心一刺,令武当派掌门冲虚道长不得不退,侥幸获胜,但因此在武功上大有进益,明白了:“敌人招数中之最强处,竟然便是最弱处,最强处都能击破,其余自是迎刃而解了”。

第二次是与东方不败的对战:后者使用葵花宝典中武功,出招极快,破绽一闪即逝,令狐冲纵能视出东方不败破绽亦不及攻击,与任我行等人陷入苦战。

第三次是在华山山洞中,因眼不见物,无法找到对手破绽,最后意外靠魔教十长老的腿骨中的磷光得以见到对手武功,才得以施展剑法。

九剑原理

九剑其实不是一般概念中的剑法招式,而是一套武学理论,所以风清扬会说要看悟性,因为这不是动作有多难,难到做不出来,而是脑袋想不想得到,基本上用禅宗顿悟的模式就比较容易理解。

九剑到底是什么?根据风清扬说的原文推测,他应该是把人能做的动作,全部拆解,透过分析对手的目前姿势,他能做的动作有哪些?对手哪个部位、哪条肌肉有动作徵兆,推算他下一步只可能是什么招式?这就是风清杨一再强调的“料敌机先”,也就是九剑的真正精髓(并非是破招)!

有了“料敌机先”的能力後,九剑基本功就算完成,个人推测,这主要是“总诀式”的内容,到这里只要努力就可以练成(或说理解、背熟…),要看悟性的地方在於,知道对手动作之後,要怎么处理?把主要常见的动作、情形,归纳成几个公式(或说是套路、围棋定式之类的东西),这就是后面八式,所以才会说,用总诀式种种变化来体演整个剑式。

从名称编排,破剑、破刀之后直接“破枪”、“破鞭”、“破索”,明显是刀剑最多人用,最常出现,所以最先创出,而从“破剑式”的变化会影响到“破刀式”来看,明显是刀剑有部份动作是重复、类似的,破解方法当然也相类似,到後面直接统整所有长兵、短兵、软兵乃至于拳脚、暗器。

当你理解、消化、超越了这些公式之后,不管用哪家的招式、甚至像“吴天德”一样乱七八糟的动作,都能拿到理想的战果,令狐问说:“怎么这些变化都是进手招?”当然是因为,独孤求败,个人武学风格便是如此,总结出来的应对方法当然是这样,学懂了“总诀式”的原理,可以把它用成有进无退,当然也可以只把剑摆在那等人撞上来,就像是下围棋时,先堵在你认为对方十几二十步后,会下的位置。

独孤九剑与交易之道

用固定的模式去摸索会自我进化的市场,市场也会在进化中探索出你的漏洞。所以,只有浑然天成,和市场真正结为一体,用无招之招来应对市场,才有可能真正达到高手的境界。标价百万的指标也好、自称战无不胜的指标也好,都谈不上对市场的深度理解,也就自然谈不上“好用”二字。包括美国华尔街最最新发明的某某指标,他们自己都心里清楚并不准确。真正的市场之道,就是以无胜有,无为之为。

遗忘——只有遗忘技术,才能真正感悟市场,才能真正领会到市场和交易的真谛所在。把自己融入市场之中,学习的过程是入,可是只钻进去爬出不来就是执!单执于一为偏,偏信于一为迷!拥有开放的心态,不被固定的观点所左右,才能不败。纵观金庸笔下的武功,“独孤九剑”是比较容易达到“无招”境界的精妙剑法,那“无招”之后呢?令狐冲学“独孤九剑”之前,曾问风清扬:如果对阵双方,都达到了“无招”境界会怎样?风清扬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

独孤九剑、降龙十八掌都是稀世武功,没有高下之分。但如果让郭靖练独孤九剑、令狐冲练降龙十八掌,就如同交易市场里沉浮的一个人,学习了一个又一个高手和大师,却也难真正继承高人的精髓。因为千人千剑,自己的剑只有靠自己打造才能人剑合一而只有随时能回归到零,才能踏入修行的下一个阶段

交易也是一样,每一个高手都有一套自己独创的“独孤九剑”,别人学不了也模仿不了,更领悟不了,每一个高手都有对市场不同的理解和感悟,他们在尸山血海里搏杀出来的剑法蕴含着只属于他们自己的杀伐之魂,无招有形,可意会却不可言传。

有些人在有些行业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或者某些人能够更容易地达到某种境界。而如果对调一下,比如让最好的销售当会计、让最好的会计当销售,可能彼此都会难以到达原本能够达到的上限。性格使然。所以写独孤九剑,就必须要写令狐冲这个人的性格;没有这样的性格,令狐冲也根本没有办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能够真正领会到独孤九剑的精髓。令狐冲面壁思过那会儿学了好些个厉害招式,却仍被师娘教训:“你这一招固然巧妙,但一碰到你师父的上乘气功,再巧的招数也是无能为力。”因为武功上讲究气是主,剑为从;气是纲,剑是目。岳不群作为气宗代表人,是典型的基本面分析派系了——讲究招式,必有破绽;胜败取决于基本面。

一力降十巧——比拟在交易上,就如同形态绝佳的技术面、与基本面相背离的时候,恰是最好的反向操作时机,可以逆市开重仓。

令狐冲是个什么性子?率性而为,并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做事但求无愧于心。师娘教训之后,令狐冲深感为是,从此不再说招式,却偏偏碰见了田伯光。可学会思过崖的全部招数,他却仍然不是田伯光的对手。然后风清扬出场授剑。“行云流水,任意所至”,手指便是剑。“无招胜有招”,根本无招式,何来破绽呢?孙子兵法云: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市场中的高手是要去发现参与者犯了什么错误,如果参与者都没犯错误,那么你就没有参与市场的必要。

风清扬教令狐冲融汇贯通华山派的三四十招,又令他全部忘了,一招也不可留在心中。令狐冲初练独孤九剑时总是使出自己门派的“有凤来仪”,忽然悟到可以把所有学会的武功都可以融合其中。那么不能融合的武学怎么办呢?融不了不用强求。所以哪怕你最后还是痴迷于技术分析、偏爱某个指标,但到底是平均线,还是macd, 或者布林通道实际上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经历过忘却以后,无法忘却的也就不必刻意去忘却了,这又是另外一个境界了。

重剑无锋第一境界——利剑

剑走偏锋,是说在与对手实力有差距的时候,注重技巧;而“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也是剑走偏锋的下一个阶段,说的是绝对实力,在与对手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无需任何技巧。在“剑冢”上的题字记载,独孤求败一生用过五种不同的剑:无名利剑、紫薇软剑、玄铁重剑、木剑乃至无剑。五种剑,可以代表独孤求败的五种境界:利剑级、软剑级、重剑级、木剑级和无剑级。“独孤九剑”显然属于“利剑级”,“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独孤九剑”是一个极其复杂和完善的武学体系结构,类似波浪理论,海龟理论等交易理论,其中包括了总诀、破剑式、破刀式、破掌式等等极具完备性的武学理论。“独孤九剑”最有可能是独孤氏的家传武学,而独孤求败正是非常幸运地出生在这个武学世家,因此在二十岁不到的年纪就学会了这套家传绝学,得以仗之“与河朔群雄争锋”。然而,独孤求败毕竟有其过人之处,他在二十岁左右时,便跨入了他剑术造诣的第二个境界“软剑级”。

重剑无锋第二境界——软剑

关于这柄软剑,独孤求败的题字颇耐人寻味:“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独孤九剑”用到无招之后会如何?风清扬说,“当今之世,这等高手是难找得很了。”别啊,前几年期货上达到无招境界的人很少,而这几年越来越多的高手都已达到了。这样,以后怕是要输给“东方不败”了。独孤求败想到的是直截了当的答案:“无招相较,快者胜。”选择软剑,轻盈快捷,唯快不破啊。这也是目前期货上赚钱的一种方式。浓汤野人自己,曾经用2万8尝试过,以秒计的快速交易,一个月做到15万,半年到600万,就是一个快字决,在了解市场的基础上。

剑过快,发出难收回。被封为“剑魔”的独孤求败,终于发生了那桩“误伤义士”的“恶性事故”。放弃“软剑级”,独孤求败终于悟出了“以拙胜巧,以重压轻”的剑学至理,作出了第一次实质性的突破。

重剑无锋第三境界——重剑

杨过也练过玄铁重剑:开始觉得沉重,越来越觉得得心应手,同时越来越觉以前所学剑术变化太繁,花巧太多,又想到独孤求败在青石上所留“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八字,其中境界,远胜世上诸般最巧妙的剑招越是平平无奇的剑招,对方越难抗御。重剑,在境界上有了一定的感悟可以做到以慢破快、以静制动、以无极破万象的程度。“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壮年独孤求败,在当时实已无敌于天下了。

涨跌、对错、盈亏,接下来某品种是涨还是跌,这次某某输了还是赢了,赚了或赔了多少钱。哪怕是并非初学的交易者,也经常问到底是金字塔加仓,还是倒金字塔加仓好?基本面分析法好还是技术分析好?哪种技术指标更好用?你用的是什么方法?这些都是陷入了误区。进阶的交易者关心的是长期来看行之有效的交易系统,不关心胜负,只注重系统的优化和执行。然而就算进阶成这样,也不是一定能盈利的。因为任何一套交易系统都有它的适应范围,只在某段时间或者某种市场环境下有效,所以没有任何一种交易系统或方法可以保证长期稳定盈利。

任何一种方法在应用的过程中都包含三个要素:方法本身,执行者,和当下的市场。就方法本身而言,简单的方法适应面广,复杂的方法针对性强,有其利必有其弊。而市场千变万化,没有一种方法会适应所有市场;但是必有一种方法是适合唯一的你的。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你是郭靖还是令狐冲?

人剑合一的高手,在某个特定的市场阶段都会成为市场的王者,所向无敌。但是市场不仅仅只有这样一种阶段,在其他阶段可能是不顺甚至是最失败的。许多成功的方法,是针对了市场的错误。因此当这个方法达到成功的极致,也就是失败的对手盘都被消灭,那么它所针对的市场错误也就消失了,它存在的本身就变成了市场的错误。道德经说:功成身退天之道也。回归于零,只有随时能回归到零的人,才能有针对不同市场的不同的一。不执著于一,才能不被市场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