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烂赌人生 > 第四章 大战在即

  • A+
所属分类:谈古今悟炒币

第二天一觉醒来,看看表,4点多。老头没睡,还在看我的记录,一边看记录,一边嘴里哼着小调。我想你老人家真有精神头,一晚没睡还有心情唱歌。他见我起来了,说,醒了正好,出去弄点吃的回来,我说正好,我昨天一天没吃饭,正好也饿了,然后我就出了门,一边溜达一边找快餐店。街上人很少,只有几个宿醉的酒鬼在大街上闲晃,老远看到有个胡同里聚着几个人蹲在地上,不用看,准是吸毒的。想想以前的自己,跟他们有什么区别?心里有些感慨。出了街口,找到家快餐店,买了些炸鸡,可乐什么的,还买了包烟,就往回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看见附近有个公园,一看时间还很多,想找个地方坐坐,于是就进去找了个椅子,点上烟,一边抽,一边想事情。有时候,我喜欢一个人静一静,看看天,然后发呆,这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习惯。不知不觉中,我的眼泪流下来了,可是只有一滴。

      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突然地,没有哭的感觉,却落下了一滴眼泪。可能这滴眼泪是对我现在的千万思绪的最好囊括吧。想起以前的事情,种种的一切历历在目。有人说,人在死之前,生前的事情会像过电影一样一件一件的出现在你的脑子里,而现在的我就像个快死的人一样,一件一件的想着以前的事情,每一次回忆,都是一次痛苦。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但我确定,此时此刻,我的精神和灵魂在经历了这么多的折磨之后,已经快到了崩溃的边缘。

想当初,我也是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家里人省吃俭用供我出国念书,我却误交损友,染上吸毒,赌博。输光了学费,丢掉了工作,为了赌钱,抵押了自己的护照,成了个不折不扣的黑户,每天都要躲着警察查身份证。因为没钱,我欠缴房租,被人扫地出门,为了生存,我翻过垃圾堆找食物,同去的老乡,因为我烂赌,连走路都要避开我。多少个夜晚,曾经畏缩在墙角,度过一个个不眠之夜,还要忍受毒瘾的折磨。我像一只老鼠一样,在这个繁华的城市底层,不停的挣扎,只为能够吃一口饱饭。曾经为了几块钱,跟一帮本地流氓大打出手,我被他们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像自来水一样哗哗的流出来,我强忍着自己不要哭出声,可是我心里真的很难受,我想找个人谈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我只能把这一切一切藏在心里。多少次,我劝过我自己,要坚强,要忍耐,忍过去了就是明天,可是现实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我。虽然我现在的生活好了很多,可是将来呢?难道真的要赌一辈子?我不是老头,我还有很多年要过,我曾经的理想,志向,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全都葬送了……

老头说的对,我还是个孩子,不够坚强,抗压能力太差,需要锻炼。想想以前的人,10几岁就要成家立业,一个人挑起全家生存的重担,看来这个是社会越发展,人越金贵,再看看比我们小的下一代,呵呵,真是一代不如一代额~~不知不觉得,低头一看,擦,烟都抽了半盒了,该回去了,还有正事要做呢,我起了身,慢慢走回去了。

回到老头家,老头问,怎么这么久,我说外面坐了一会,想事情。老头说,赶紧把饭拿来,饿昏了都。我们就开吃了。一边吃一边说,今天你还去记录,换别的家,一会早点去,别晚了,我说好的。后来我又问,你研究出什么东西来了?老头说正在整理数据,目前只知道个大概,再过几天,每队的赔率就要出来了,到那时候,数据就更多了。我说,要不弄个电脑吧,光用笔记怪麻烦的,他说,电脑么?我不会用。我说没关系,我教你。他说:那你看着办吧。我说,现在夺冠大热门炒的这么热,我们不买一点玩玩么?他说,不,我们只买单场,况且现在这个时候买夺冠只能碰运气,如果你运气一般,就等于是白扔钱,要有耐心,把钱用在关键的地方,你要记着,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就要打关键的地方。说完,他做了个挥拳的动作,我想想,可也是,随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吃晚饭,我收拾收拾,就出门了。

出了门,我没去投注站,先去了趟超市,心想,一会忙起来,饭都没得吃,先去买点零食什么的凑合一下,对了,还要买张光盘,省得我变斗鸡眼。买完东西,我提着个塑料袋,就进了另一家投注站。进去以后,找了个方便观察的位置,取出光盘,把光盘对准出纳口,调整了一下,确定能看清楚了,才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不一会,人陆陆续续的来了,我就开始一个一个的记。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干起来就没那么累了。我一边记录,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人来人往,慢慢的,我看出点门道,一般的来说,越是那种西装笔挺的,穿的很气派的,越是抠门,他们这种人一般下注不会超过100,都是几十块几十块的压。越是那种不起眼的,看起来很一般的人,都是大手笔买进。看来他们这里的有钱人都很低调吧,相比起国内的那些暴发户,简直是天壤之别。快到中午的时候,来了个大玩家,穿的很随便,可是手上却戴了个很大的钻戒,我不懂金银首饰这些东西,不过看起来很值钱的样子。而且一出手就是5万英镑,单买法国夺冠。这是我记录到目前为止,出手最阔绰的买家。

过了一会,他买完走了,我就跟出去,想看看他的车牌号。哪知刚一出门,就被一个大个子拦住了,我一看,这家伙,至少比我高半个头,我就长得挺高的了我188据我目测,这家伙至少有两米。恶狠狠的对我说,你是谁?要干嘛?我说没事啊,我不认识你。他看我手里拿着本子,一把夺过来,看了两眼,我当时心里一凉,坏了,要是本子被他拿走了,我这一上午就白干了。所幸的是,他翻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东西来,因为上面写的都是中文,还好我留了一手看他那样子也不像能识汉字,所以就还给我了。他又问,你记得什么东西?我说,我记赔率呀。他看了看我,想了一下,就说:以后小心点,别让我看见你。说完就走了。后来,他上了那个钻戒男的车,说了些什么,我听不到,只见那个钻戒男点点头,看了我一眼,就开车走了。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他们都是一起的,可能他刚才已经注意到我了,而我却没有发现。真是失策,看来以后要多加小心才是。不过幸好车牌号我已经看见了,记在脑子里,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所以然。心想,不管他了,继续干活,就又回去了。

转眼间,又一天过去了,投注站关门了。我再次有气无力的往回走。回到老头家,把笔记交给老头,自己狂喝水。在投注站的时候不敢喝水,怕上厕所老头问,今天怎么样,我说,今天有大户,老头问,怎么回事,我就把今天的事情跟他说了。老头想了想,问,那个钻戒男的车牌号是多少,我就告诉他了。老头说,你走运。我问怎么回事,他说,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我摇摇头。老头说,那个人是这一片儿卖药的大拆家这里药指的是摇tóuwán我一听,差点把水喷出来。心想,怪不得那么凶呢,原来是黑帮老大。我就觉得不对劲,怎么别人都没发现我,就他发现我了呢?看来当老大真要有点能耐才行,观察力都比一般人强。老头又说,估计他可能把你当成便衣,或者找他寻仇的了,你那么盯着人家,他当然要找你麻烦了。你以后躲着他点。我说,这还用你告诉我,我巴不得再也看不着他才好呢。这时老头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突然站起来了,给我吓了一跳,我问:干嘛?他走到窗边,拿了个镜子往窗外看,我问,你照什么呢?他说你来,看这个……

我一看,下面停了一辆汽车,还没熄火。我问,汽车怎么了?老头说,你被跟踪了。我大吃一惊:什么?心想:可毁了,我被人跟了一路怎么居然一点都没发现?我慌了神,问他们要干什么?老头放下镜子,说没事,他们就是想确认你是干什么的,你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如果他们想干掉你早就下手了。我这才放了心。于是问道,那我出门怎么办?老头说,没事,你就当看不见他们,过几天他们查不到什么东西,自然就离开了。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就明白了。不过心里还是暗暗想,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下次一定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弄不好小命就没了。通过这件事情,我开始反省我自己,老头说得对,作为一个赌徒,不但要眼明手快,胆大心细,还得处处谨慎,有的时候,一个小小的细节不注意,就能让你万劫不复。看来一个人要想成长,不经事是不行的。今天的事情是个教训,也是一次锻炼,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是两面的,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你能把所谓的坏事变成一次很好的经验,比遇上100件好事要重要的多。这时,老头说,别看了,看也没用,赶紧过来干活,我要睡会觉。我说,干嘛?他说,还是老样子,整理资料,我说好吧,你睡吧,我来整理。于是老头去睡了,我开始整理资料,一边整理,一边盘算着明天出门该怎么办。

凌晨两点,我终于整理完所有的资料,照理说,我应该很累了。但是我却睡不着,想着白天的事情,心里很乱。窗外,车子还在,只是已经熄火了,不知道里面的人在干嘛。大半夜不睡觉蹲在我家门口你也不嫌累。看来当小弟也挺辛苦,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做哪一行都不易。打开一瓶杰克丹尼,喝得太急,呛得我直咳嗽。随手翻翻老头的资料,一知半解的看,看着看着,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了,一看表,10点了,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了,在看新闻。我刚一起来,第一反应就是看窗外,一看车子已经不在了,马上松了一口气。问老头,他们走了吧?老头说没。不会吧?车子不在了呀?老头说,你个蠢蛋,没看见他们换车子了么?我一看,门口停着7-8辆车子,哪一辆是呀?老头说,红色那辆,我说,你怎么知道的?老头说;教你平时注意观察,平常门口都停的哪些车子你都没仔细看么?我随口说,谁闲着没事注意那些呀,话一出口,我也知道自己失言了,昨天才刚刚反省的,怎么睡一觉起来就忘了?心里暗骂:兔崽子,黑社会也加班,你们老大给你们很多分红么?

老头说,今天不要出去了,帮我在家算数据,说完递给我我一摞纸,上面全是数据,有我这两天记录的,也有老头不知道哪里搞来的数据,我说,怎么个算法?老头说,加减法不会么?把每个队,每种赔率都算一下,再算平均值,记住,每种赔率都不一样的,有半场的,全场的,比分的,加时赛的,晋级的,点球的,夺冠的,还有明星球员的赔率,例如大小罗,碧咸贝克汉姆,亨利等等,别搞混了。我一看,还真不少,看来今天有的忙了。我说那你呢?他说,今天我去记,一是你昨天出了岔子,在家比较保险,二是你老去记,脸熟了就不好了,你这几天就在家,别乱跑,过几天再出门,听见没?我想,那还用你说呀,我巴不得烂在家里,省的出门被人暗算。我说行吧,你去吧。说完,老头收拾收拾,就出门了。我随便在冰箱里找了点面包什么的,吃了几口,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说到算数,惭愧的很,我从小到大,数学就从来没及格过唯一一次是在学前班的时候最高得过95分这时候才知道书到用时方恨少,**说过,知识就是力量到底是不是他说的呢?在面对如此庞大的数据面前,我就像个学步的婴儿一样,步履蹒跚。忙活了一上午,才刚刚整理出一个队的,想到还有更多的数据要计算,不禁感到头昏脑胀。我不停的抽烟,才一上午,一盒烟就进去了。想休息一下,心想,算了吧,如果这些东西今天整不完,老头晚上回来又要骂我蠢蛋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工作。谁叫咱脑子笨呢?不过好在我这个人比较有耐性,一时半会弄不完,我一点一点抠总可以吧,我就不信还搞不定你?我一边继续算,一边使劲的抽烟,不知不觉,晚上了,数据还没算完,可是头却疼的厉害,我想是不是病了?再一看,我擦,整整一天的功夫,抽进去2盒半烟,怪不得,咋没抽死我…………这时我才注意到,满屋子都是烟,赶紧把窗打开,透透气,省的被呛死。顺便瞄了一眼窗外,车还在,心想,真该给你们颁一个优秀员工奖,没见过这么敬业的黑社会。

晚些时候,老头回来了,给我捎了点鸡腿。我拿起来狂吃,一天没吃了,光忙活这点事。老头问,算的怎么样了?我说:还不到一半,老头给我一顿臭骂,问:你在家一整天都在打手枪么?这么点东西都弄不完?我说,我尽了最大努力了。老头说,我着急用,赶紧弄,今天弄不完不许睡觉。我说行,等我吃完鸡腿。老头拿出今天的记录,仔细的研究,我吃完了就继续工作,大概到半夜的时候了,老头说,我睡觉了,你快点整完,我说行,你别管我了,老头睡了,我继续。干到后半夜,直打哈欠,眼睛干的都睁不开了,真想好好睡一觉,可是想到老头对我的训斥,我又坚持住了,心想,以前那么多困难的事情都挺过来了,难道几个数字我就搞不定么?现在就这么放弃了,以前吃过的苦不就白吃了?干吧,付出总有收获的,只是时间问题。我就这么一直硬*挺这,干到天亮。

终于,完成了,我把整理好的数据放在老头的桌子上,再也坚持不住倒在沙发,昏昏的睡去。我太累了,很久都没有这么累了。恍惚之间,好像做了个梦,梦见我发了财,我坐在一堆钱上,可是四周却有很多的毒蛇猛兽,对我虎视眈眈。我一手抓着钱。一手拼命抵抗,终于,在我全力以赴的挣扎下,我打败了他们,就在我兴高采烈的时候,却不小心踩到了自己设置的捕兽夹,我鲜血直流,痛不欲生,我一惊,醒了,浑身冷汗。我坐了起来,回忆着刚才的梦,难道是对我未来的写照么?难道我现在走的注定是条不归路么?不管我如何小心,如何的谨慎,最终都过不了我自己这一关?哎,命运真是无常,或许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吧。屋子里没人,老头不在,可能去投注站了吧,桌子上有老头的纸条,大意是让我今天在家剪报纸。老头不知道在哪里搞到很多报纸,让我把所有有关球赛的信息剪下来,然后归类。我一边剪着,一边留意上面的信息。无意中看到碧咸贝克汉姆在俱乐部每星期的底薪是7000英镑,转个会就能拿个千万英镑,不禁大骂老天不公平,看看人家,有钱,年轻,长得又帅,再看看我,烂人一条,哎…………人跟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晚上,老头回来了,我把剪好的报纸交给他,他说,明天你继续出去记吧,跟踪你的人已经撤了,我松了口气,终于不用担惊受怕了。不过还是不能放松警惕,一朝被蛇咬,小心才是万全之策。我问老头,分析的怎么样了?老头说:差不多了。我问:你这么些天又干这个,又干那个的,我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能跟我解释一下么?我什么要研究数据?有什么用呢?老头看了看我,说,是时候该教你点东西了,我一听非常兴奋。要是能得到点他的真传,哪怕是一点点,混个小钱总是不成问题的吧。老头说,走,带你去个地方,我说好,就一起出了门。

老头带我来到一个赌场,夜半时分,人很多,各色人物都有,老头跟我找了个桌子坐下,我问,换多少筹码?老头说,别太大,100块足够,我说好的,就去吧台换。换筹码的时候,遇上个熟人,也不算很熟,赌场认识的,以前打过招呼,是个老毛子乌克兰人问,最近怎么样?我说还行吧,一般。他问,能不能借点钱给我,我说没有。心想借给你也是有去无还。他拿了一条链子给我,问:要不要?便宜卖给你,金的。我想我又不识货,假的怎么办?我一摊手,没兴趣。他又说,来来,给你看个东西,要不要?我说啥东西?他说,出来说,这里不方便,我寻思什么东西呢,就跟他出了门。出了门,他从怀里掏出个纸包,打开一看,居然是一把手枪,我拿过来一看,有年头了,边角上都有磨过的痕迹,看起来很粗糙的样子,不过可比我以前见过的手枪大的多。足足有我两个手掌那么大,看来老毛子爱造大物件还是有传统的,他一边比划一边说,这是军用的,外面买不到的。我一听,来了兴趣,从小我就希望有一把自己的手枪,不过只能看看,连摸都没摸过。虽然我不懂兵器这些玩意,不过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感觉很舒服,我一看就喜欢上了。我问,你哪来的这个?他说,这是我身上最后一件值钱的物件,跟了我好多年了,一直舍不得卖,今天实在没办法了,就当我压在你这里,拿点钱我应应急,回头有了钱再赎回来,我想,你哪有钱赎?给你也是打水漂,就算你有钱赎,我才不还你呢。

weinxin
我是花鸟站长,欢迎来撩我
大浪淘沙,淘不尽千古风流人物! 币海泛舟,阅不尽潮汐起起落落!花鸟站长的小屋欢迎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