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的百场经典战役之第十一战:嫪毐之乱(全)秦灭六国的隐藏大线

  • 春秋战国的百场经典战役之第十一战:嫪毐之乱(全)秦灭六国的隐藏大线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谈古今悟炒币

今天要讲的,严格意义上来说,根本不算战争。

它仅仅是一次内部叛乱。

当然,叛乱与政变这种类型在咱们的百战中还是有一定份额的,比如大名鼎鼎的“高平陵之变”和“玄武门之变”。

这都是给历史转舵的惊天大事件。

不过,今天的这个叛乱,“咖位”实在是比较小,绝大多数人甚至根本没听说过,在史书中也仅仅是短短一段,在历史长河中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

它被很小心的隐藏起来了。

实际上,这场叛乱在战国末年极其重要!

它对于我们理解整个战国时代的权力结构有着极其关键的钥匙效果!

只有从这场叛乱入手,我们才能准确的拆分理解整个战国时代中一条非常重要但隐藏起来的线索:各国王室不断通婚后错综复杂的外戚政治!

之前我说过,本来是应该从春秋时代开始写的,但由于史料稀少,散乱,准确度不高,所以我没有把握把一个更为精准的春秋时代给大家呈现出来,所以我选择了从资治通鉴的开始,三家分晋写起。

但写到秦始皇时,我发现同样出现了这种根本无头绪的困扰。

这位始皇帝留下的谜团太多了。

他的身世是迷。

他的始皇后是迷。

他的弟弟叛逃是迷。

他灭六国时的宰相是迷。

等等等等。

他留下了太多的谜团,我们了解的往往是他的功绩,但对于他的创业阶段,尤其是亲政之前的这二十年,历史中却出现了大段的空白!

在这里,要万分感谢李开元老师,李开元老师的《秦迷》,将这些隐藏在历史深处的谜题抽丝剥茧的解开,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没有人家,这段历史真的接不上,凭我这点微末道行是搞不出如此研究的,该书十分精彩,有兴趣朋友可以去购来观看。

下面,让我们来到这场叛乱。

先来看一下《秦始皇本纪》中,司马迁的描写。

四月,上宿雍。己酉,王冠,带剑。长信侯毐作乱而觉,矫王御玺及太后玺以发县卒及卫卒、官骑、戎翟君公、舍人,将欲攻蕲年宫为乱。王知之,令相国昌平君、昌文君发卒攻毐。战咸阳,斩首数百,皆拜爵,及宦者皆在战中,亦拜爵一级。毐等败走。即令国中:有生得毐,赐钱百万;杀之,五十万。尽得毐等。卫尉竭、内史肆、佐弋竭、中大夫令齐等二十人皆枭首。车裂以徇,灭其宗。及其舍人,轻者为鬼薪。及夺爵迁蜀四千馀家。

古文比较多,我大致给大家翻译下。

秦始皇九年,也就是他二十二岁的那年,四月,嬴政正式亲政。

在亲政之前,嬴政必须要去祖宗发祥之地的雍城进行冠礼,佩剑带上王冠宣布自己成年。

按秦国的制度,今天后,他就将收回大权,正式亲政。

就在这个时候,秦王朝的权力中心咸阳发生了叛乱,长信侯嫪毐作乱,秦王得知后,令吕不韦,昌平君,昌国君平乱,嫪毐一派被彻底清除。

这是我们的整个百战系列中最短的一次战斗描写。

但这也可能是我们这个百战系列最错终复杂的讲述之一。

这次大乱有一个前提,嬴政不在咸阳。

嬴政十三岁就继王位了,此时去进行亲政前的身份认证,那么在这之前的十年,秦国的大权,主要掌握在谁手里呢?

掌握在三股势力手中,分别是赵国势力,楚国势力,韩国势力。

赵国势力的代表人物:吕不韦,嬴政亲生母赵姬。

楚国势力的代表人物:嬴政父亲名义上的母亲华阳太后及昌平君,昌国君。

韩国势力的代表人物:嬴政父亲的亲生母亲夏太后势力。

到嬴政亲政之时,韩国的势力已经被彻底打没了,具体为什么,我们先暂时按下不表,我们先来看这次作乱的主角,嫪毐。

 

嫪毐是谁呢?

按照史记的记载,嫪毐有一个特长。

这个特长比较名副其实,真的特别长。

史载嫪毐的阳物巨大,而且为了体现他的这个特长,史记中《吕不韦列传》还做了具体示例,这哥们可以用阳具转动桐木车轮。

这个画面想想就觉得壮观。

他的这个特长,后来被吕不韦发现了。

他要让这个嫪毐接替自己扮演一个角色。

嬴政这孩子早年命非常苦,刚出生时是在被自家打成残废的赵国,不仅物质短缺,性命还朝不保夕的天天被赵国人恐吓。

后来父亲又死得早,从小缺乏父爱。

不过缺爱的不仅是他。

他妈这颗孤独的心也总是悸动。

于是,他妈就找到了之前的老情人吕不韦。

史记中记载:秦王年少,太后时时窃私通吕不韦。

由于今天要讲的八卦的事比较多,还都绕不开,于是我把引用的史料摘过来当证据了,之前由于史料原文往往影响阅读流畅度,所以我就一直没罗列史料,但这一章比较特例,我可是一个阳光的好青年。

此时的吕不韦手中已有大权,位为丞相。

大家可能觉得吕不韦挺美,一边大权在握,一边又搞着一国之母,但吕不韦却真不那么想。

他十分想要结束这段不正当男女关系。

因为自己在这个高位置上却总是和领导他妈昏天黑地比较容易面临身败名裂的政治风险。

首先,一旦秦王亲政,自己由于搞他妈容易被清算。

其次,赵姬的两位婆婆还都睁着眼睛盯着了,这个奇货可居的精明人面对这样的风险,他是不愿意冒的。

熟悉历史的朋友可能会知道,这位赵姬最早就是吕不韦准备享用的却最终献给了嬴政的父亲,由于他的身份和历史原因,寡居的赵姬才会和他剪不断理还乱。

如今如何从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赵姬这边体面的拔出腿,是横在吕不韦面前的一大难题。

在这个大问题的前提下,转轮小王子嫪毐被吕不韦选中了。

选他有两个原因。

第一,当然就是他可以把赵姬当轮子转。

第二,因为嫪毐也是赵国人,老乡见老乡,容易两眼泪汪汪。

前男友把嫪毐引见给赵姬后,史书上说赵姬对他“绝爱之”。

唉!靠啥玩意吃饭的都有啊!

吕不韦也顺利脱身,摆脱了赵姬的纠缠。

再说回来,为什么赵姬会和吕不韦私通呢?

这就要从头说起了,熟悉历史的朋友应该知道,成功商人吕不韦遇到了在赵国当人质的秦国公子子异。

商人的直觉告诉他,他这辈子最大的一次机会来了。

买卖人吕不韦野心极大,他打算用自己的全部资产干预世界第一大国的国家继承人问题,投资子异,帮他上位,让自己飞黄腾达。

不过他虽然两眼放光,但此时的现状比起他打算通过眼前这位秦国公子飞黄腾达的愿望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子异的父亲是秦昭王立的太子,此时还没有上位,虽然子异具有着能够将来争夺秦王继承权的资格,但却碍于子异的父亲生殖能力比较棒,一共他有二十多个兄弟。

子异的母亲又不受宠,娘家也没什么势力(韩国),这就让并不受宠的子异感到人生是没什么奔头的。

不过作为商人,吕不韦“只要硬件够,软件我来凑”的不断安抚让子异渐渐的树立起了信心。

吕不韦的出现,一步步的帮助这个绝望的公子找到了希望,他先是对他投入巨资,帮他壮大门厅,让他四处施展影响力,提升名声。

渐渐的,赵国的这位秦公子声名鹊起。

名声,排场通过钱可以砸出来,但亲爹那边没有人能说上话就不是仅仅砸钱就能砸出来的了。

面对这个困难,商人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作为互通有无的具体实施者,创造需求是商人最大的本领,吕不韦找到了立储的关键点,子异的父亲最宠爱的华阳夫人。

这个华阳夫人虽受宠,但却并没有生出孩子来。

吕不韦通过打通华阳夫人的弟弟阳泉君的门路,见到了华阳夫人,双方见面后就子异的继承人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沟通与交流。

吕不韦详细的阐述了没有孩子的华阳夫人在他男人死后她们家族的悲惨结局;过继一个孩子并帮助他继承王位对于自己的未来的重要性以及这个孩子我都帮你挑好了,他的名字叫做子异。

在吕不韦的长袖善舞下,这个互取所需的交易最终得以达成。

子异过继给了华阳夫人当儿子,改名子楚(华阳夫人是楚人),华阳夫人则落实了子楚的继承文件。

这就是嬴政他爹从最开始的边缘人质,老母鸡变鸭的成为继承人的大致过程。

 

嬴政他爹的继承问题说完了,回到赵姬这。

这个赵姬和吕不韦最早就是老情人,不过后来被子异看中了,所以吕不韦忍痛割爱,送给了自己已经投入了血本的子异。

赵姬被献给子异后很快就怀孕了,因为这个原因,秦始皇的身世成为了千古之谜。

史记中,一向靠谱的太史公司马迁直接就将这段写成了吕不韦知道被作为礼物送出之前的赵姬已经有了身孕。

因为《史记》的名气太大,再加上这种剧情太过于狗血,尤其是后来嬴政逼死了自己的“亲爹”吕不韦这种桥段太过于让人兴奋,越来越多的人们认为,这就是真的!

不过还是要感谢李开元老师的《秦迷》,里面有非常精确的证明与推导。

第一,吕不韦在已经投入巨资的情况下,没有必要在继承人问题上进行这样的冒险。

第二,哪怕吕不韦将二手货送出去了,赵姬就是有了,那么在当时子异府邸的随行官员进行硬件检查(包括“谨室”等一系列检查“献姬”惯例)时,也是不会允许赵姬带着有孕之身进行浑水摸鱼的。(当时我国的医学描述孕妇一月至十月的怀胎过程中的生理现象已经相当清楚)

更加精彩的论证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找来这本书看一下,在这里要和大家进行一下澄清。

秦始皇的确是秦国王室的血脉。

 

老情人进贡的嫪毐在与赵姬私通之后彻底的拿下了这位帝太后,俩人甚至还生下了两个儿子,原谅我这一章的描写太多无节操无下限,不过却这是事实。

在这里要和大家进行一下科普,在宋代以前,我国的男女关系其实一直比较开放,战国秦汉时代,寡居的太后或公主养性伙伴那根本就不叫个事,性伙伴们有一个统称,叫“面首”。

那个时代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道德上的束缚,这种事不仅算不上丑事,有时反而会得到支持鼓励,只要没有权力上的冲突,没有人会管你那个。(吕不韦就是害怕这种关系影响到自己的权利,才会拿嫪毐脱身)

比如说著名的那个宣太后,就是芈月(秦昭王他妈,秦始皇的曾曾祖母),就看上了西北面套马的汉子义渠王威武雄壮,还私通生下了两个儿子。

不过老太后生活革命两不误,肉体灵魂分得清,后来她把义渠王骗杀于秦,吞并了他的义渠之地,这事就是和儿子秦昭王密谋的。

秦昭王可丝毫没把他妈乱七八糟这事当回事。

 

嫪毐在得到太后的喜爱后,渐渐地,这位太后不仅给了他大量的封赏,还把所有的事都交给了嫪毐去处理。

嫪毐的家中一度有奴仆数千人,各国的游士投靠到嫪毐这做舍人的有一千多人。

嫪毐作为一个靠卖身起家的,对于飞来的权势和财富丝毫没有收敛与不安,渐渐还有跻身战国第五大公子的架势,甚至喝醉了酒后,居然敢大吼:我是皇上的干爸爸,你们这穷鬼还敢跟我抗辩!(吾乃皇帝假父也,寠人子何敢乃与我亢)

之所以嫪毐可以狂妄至如此,不仅跟自身的穷人乍富有关系,身后的赵姬支持,才是他狂悖的根本。

嫪毐,成为了太后赵姬权利的具体实施者。

 

之前我们说到过,嬴政在亲政之前,国家有三股势力,楚势力,赵势力,韩势力。

自古至今,托孤的势力无论最终有几股,最终都会被一股势力统一!

这是永恒不变的铁律。

很快,第一股势力被扫出局。

秦王政七年,韩国势力的掌门人,夏太后逝世,这位嬴政的亲奶奶病逝后,以赵姬为代表的赵国势力对有可能威胁到他儿子的韩国势力(嬴政同父异母的弟弟成蛟是韩国夫人生的)展开了打击。

转年后,成蛟叛逃赵国,秦国朝堂中的韩国势力被连根拔起,作为赵姬势力的首席打手,嫪毐甚至还因此封了长信侯。

赵姬的势力不断扩张,引起了两方面的不满。

第一方面,就是以华阳太后为首的楚国势力。

第二方面,就是老情人吕不韦。

华阳系不满容易理解,楚跟赵是两派,本来就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但作为统一战线的赵国势力,吕不韦的不满似乎并不应该。

问题还是出在赵姬这个女人身上。

此时的嫪毐已经完全的拿下了赵姬,老情人吕不韦被抛在了九霄云外,权利的大饼就这么多,你有一块我就少吃一块,都是赵国势力的代表,吕不韦作为丞相手中的权利对于赵姬集团的权利是一个很大的稀释。

比如说,秦国进攻魏国,魏国求和送礼割地找门路时,就在权衡,是走吕不韦的门路?还是走嫪毐的门路?

在秦国国内的赵国帮中,也大致分成了两大派系,嫪毐派和吕不韦派。

一般来说,性能力强的人,雄性激素分泌的就比较多,像嫪毐这种专业男优,估计分泌的更是超级多,所以攻击欲望较强,越来越表现出不能与吕不韦共处于同一片屋檐下的决绝态度!

吕不韦根本没想到,自己当初给自己上的这个保险,却成为了自己给自己绑的一颗定时炸弹!

时间来到了秦始皇九年,韩国势力被扫平的转年,在开篇我们说的嬴政去雍城进行冠礼时,嫪毐在咸阳发生叛乱。

后世学者有很大一部分是认为嫪毐想要自立为王,或者立他和赵姬生的那俩野孩子为王的。

这种可能性其实是没有的!

第一,秦王的继承具有非常严密的规矩和流程,任何没有秦王室血脉的人是根本不可能有资格染指王位的。

就他生的那野孩子根本没戏!

第二,做任何废立之事的前提是在于手中已经拥有架空中央的实质的权利,秦自商鞅变法后,历代的秦王基本上都保有了核心的权利以及最终的拍板权。

魏冉这么牛,当权了四十多年,秦昭王说废他,这位国舅就只有被废的命运。

白起,功盖天下,说让你自杀,你连逃跑都不敢。

此时赵姬势力并没有统一整个秦国的政局,况且她的合法性就来自于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所以她和她那男朋友是不敢对他儿子有什么想法的。

第三,如果他是以嬴政为目标,绝对不会等嬴政不在咸阳时才下手,毕竟擒贼先擒王,嬴政在哪,哪里就是实际意义上的首都。

所以,综上所述,嫪毐的这次叛乱,绝对不会是奔着嬴政去的!

 

最可疑的排除了,奔着谁去的,就比较明显了。

通过我们对前面秦国的这三种势力的分析,大家应该可以猜到了,嫪毐的此次叛乱,是奔着楚国的势力和吕不韦去的。

嫪毐要趁着嬴政不在这功夫扫除所有的其他政治势力!

既然不是奔着自己去的,嬴政应该选择站在自己妈这边,毕竟嫪毐的打击对象中,楚国的势力的后患很大,虽然近些年渐渐走向低迷,但毕竟华阳老太后还在,依旧不可小视。

但此时嬴政对局势的判断以及他后来的应对让我们看到了这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展现出了极高的政治智商及敏锐性。

他认为,你嫪毐这股势力,才是最不可控弄的!

嬴政选择了支持另一方,命令吕不韦和昌平君,昌国君(这二昌是楚国势力代表)去围剿嫪毐势力。

最终嫪毐兵败,逃脱后被悬赏捉拿,处以车裂,也就是五马分尸的酷刑,宗族被灭族,参与叛乱的二十多位高官被枭首,依附嫪毐的家臣,门客,判刑的判刑,流放的流放,有四千多家之多。

后面的始作俑者,嬴政的母亲赵姬则被逐出咸阳,软禁在雍城,她和嫪毐生的那俩野孩子也被同时杀掉。

就此,整个以赵姬为首的赵国外戚集团被彻底打掉,赵姬这个本拥有着最大优势的玩家在这盘赌局输掉后彻底退出了权利舞台。

虽然打掉了母亲的势力,权利被嬴政收回了很大一部分,但这仅仅是嬴政走的第一步棋。

紧接着,借着这次嫪毐之乱,嬴政进行了最大程度的追究,将吕不韦与赵姬的那堆烂事儿全都翻了出来。

吕不韦作为推荐嫪毐的头号政治犯受到了牵连。

秦王政十年,吕不韦被免去丞相职务,驱逐出咸阳,回到自己的封地河南洛阳。

自此,赵国的所有外戚势力,被全部打掉。

在嫪毐突发作乱的这件事下,秦王嬴政用精明的手腕,迅速的反应,将本可能会对他日后的执政决策造成最大障碍的赵国势力连根拔起,并乘势将其相应的一系列权利收回手中!

至此,这场权利游戏的最终玩家还剩下两位,楚国势力和嬴政他自己。

 

说楚国势力前,我们还是要先说一下吕不韦的最终结局。

罢相后转年,嬴政下书给吕不韦,笔法极其幽怨。

“君何功于秦?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其与家属徙处蜀。”

翻译:你对我们家有什么功劳?封你十万户。你跟我们家有什么亲戚?还敢叫仲父(干爹)?都给我往四川呆着去!

这位嬴政之所以能够成为始皇帝的总导演,被男一号彻底的一竿子打翻在地。

吕不韦选择了自杀。

在这里说一下题外话,过去皇帝叫你自杀往往不是下明昭告诉你你赶紧自己了结别等我动手。

而是用一些比较委婉的方式。

比如过分的骂你啊,比如送你个小礼盒啊,比如赐你瓶功能性饮料啊,等等。

吕不韦就是赶上比较粗暴的“委婉式赐死”了。

后面大家看到很多功臣宿将被骂了或收着啥礼物了就闹自杀时要明白,不是臣下真的气性大冤得慌想不开。

而是不死不行!

这已经是领导给你面子了!你要是不自觉,只会比你自己了结更恐怖!各种酷刑与株连等着你。

唉,要不说还是新时代好呢。

吕不韦之死也开启了商人干政无善终的先河,自此以后,包括后来的桑弘羊,再到胡雪岩,两千多年中,只要是商人和政治掺和,最终下场都很惨。

这个教训,对今天,仍然适用!

对照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在打掉整个赵国势力后,吕不韦的相位谁接替的变成了一个谜。

在秦王十年到二十一年间,秦国的相位从诸多史料中直接成为了空白,在如此重要的时间段出现了大量的空白,很明显是被人为抹去了。

这又成了秦始皇一朝的一大谜案,这段谜案,我们下一讲再将它掀开。

 

先来说一下,在赵氏集团灭掉韩氏集团,嬴政又灭掉了赵氏集团后,发生了什么。

秦王政十七年,秦灭韩。

秦王政十九年,秦灭赵。

秦王政二十一年,秦灭燕。

秦王政二十二年,秦灭魏。

其中赵和燕都分别有残余势力逃到了代郡和辽东,但整体已被灭。

在这里,我们还是要稍微说一下赵国。

这个可敬的国家,在长平之战后,靠着打剩下的那点人将想要占便宜的燕国人打的割地赔款。

在嬴政的灭赵过程中,秦国先后出兵三次才将赵国拿下。

前两次均被从北边调回来的李牧补防成功。

最终秦用反间计将李牧杀掉,才成功将赵国灭掉。

之所以没写这段故事,是因为赵国的衰落已经不可逆转,无论李牧多么的扶大厦之将倾,赵国这个穿孔的大厦也终归会塌。

也许即便不反间赵王,李牧不被杀,第三次还是会被灭。

因为国力的差距太过于巨大,李牧的抗秦并没有对历史起到多大的波澜,所以对于这段故事,我们选择了略过。

但我们还是要记住,战国四大名将中,有一个人叫李牧,他独揽危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依然在抗争。

有一个国家叫赵国,这个国家是被灭六国中秦国最难啃的一块倔骨头。

自古称: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

燕没怎么看见,但赵却留给了我们太多血泪斑斑的历史,三晋之首,中原脊梁,实至名归!

 

嬴政在亲征后的十年内连续攻伐,一口气就灭了之前祖祖辈辈上百年都没有灭掉的国家。

这仅仅是因为嬴政运气好,祖宗都把基础打好了?

还是嬴政的执行力强,能够把优势转化为胜势呢?

肯定都有关系,但有最重要的一项,是我们一直忽视的!

在于嬴政消灭了一直盘根在朝堂之中各国为代表的外戚势力!

 

比如说韩国这个国家,几百年来越打越小,但为什么总是不被灭呢?

虽然被赵国在上党占了便宜,但秦国如果把打长平之战的部队狠下心掉头打韩和魏,这哥俩肯定是扛不住的。

之所以秦把六国打成了这个德行,却始终保留着各国的宗庙社稷,就是因为在朝堂之上,有着各国的外戚势力。

平时的攻伐战显现不出来,一旦上升到要灭国的高度,这些外戚势力就都会跳出来为自己的祖国做出最大的斡旋与反抗!

比如说嬴政他爹,为了讨好华阳太后,自己要穿楚人的衣服,连名字都改成了子楚。

比如说当年可怜的楚怀王被张仪骗完被秦昭王骗,直到被幽禁致死。他之所以会一再的上当,就是因为秦昭王他妈是楚国人,秦昭王他媳妇是也楚国人,秦楚两家作为一直不被中原诸国待见的蛮夷,世代通婚,虽然之间互有摩擦,碰撞,甚至战争,但楚怀王根本就不会想到在秦国有这么大影响力的楚国势力,会眼睁睁的看着他收到如此对待。(这当然和秦昭王他妈宣太后这个人有关,这位老太太自从进入秦国后,真的就嫁狗随狗了)

还记得秦昭王上位时,有一个关键人物,他舅舅魏冉吗?

为什么这个魏冉是如此的关键?

当时秦昭王的上一任秦武王的母亲是魏国人,王后也是魏国人,所以魏国外戚势力在秦国开始越来越大,和秦昭王竞争的那个公子壮,号为季君,也是魏国势力选出来的代表。

魏冉和宣太后是同母异父的兄弟,他姓魏,还在魏国外戚势力主导的情况下握有重权,说明魏冉的这个父亲,一定是魏国势力中很有分量的一个人。

所以拥有着两国贵族血统的魏冉在双方相持不下时,具有着一锤定音的关键地位。

最终魏冉倒向了自己的亲姐姐宣太后为代表的楚系,秦昭王才得以顺利继位。

 

各国贵族多年间的相互通婚导致的外戚势力盘根错节的扎根在每个国家的朝堂之上。

有的势力大,有的势力小,这也就导致了,当你想要将统一进行到底时,会面临着重重的阻挠。

也因此,嬴政此时的历史任务也显得格外艰巨。

虽然自商鞅变法后,秦国的贵族官员比例越来越小,但分量最重的,却往往还是那些树大根深的贵族。

砍掉这些大树,拔掉这些巨根,成为了嬴政统一前所要做的最大功课!

如果吕不韦和赵姬的势力在,嬴政可能连续三次出兵将赵国灭了吗?

要知道嬴政在亲政之前,在赵姬和吕不韦主导的赵国势力干预下,秦与赵可是有着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蜜月期的,十多年没动过一次刀兵。

如果夏太后的韩国势力还在,嬴政可能轻轻松松的就把已经被打成了弹丸的韩国灭了吗?

都不会!

嬴政亲征这一年的这一套内部组合拳,实际上是秦并六国最后一个步骤中的关键!

此时的战国七雄,除了他嬴政,现在还剩下两个。

齐就不说了,他不值一提,战国篇的最后我打算用100字左右来描写它。

另一个却不得不说,需要用10000字来描写它。

这个国家,就是楚。

这个国家让秦国在一统天下前,吃了最后一次败仗,还是大败仗。

这场大败仗,和秦王灭那四国间空白的丞相有着极大的关系,究竟是什么关系?

即将结束的战国时代,我们将在下一章为您统一揭锅。

weinxin
我是花鸟站长,欢迎来撩我
大浪淘沙,淘不尽千古风流人物! 币海泛舟,阅不尽潮汐起起落落!花鸟站长的小屋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