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币之心,就是成败之心

  • 炒币之心,就是成败之心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炒币心法

职业运动员、金融精英以及所有从事高压力,高风险工作,还有在币圈搏杀的庄家和韭菜们,甚至我们平时的考试中,面对非常重要的事情时,都能够深刻体会到心态对于人生的重要意义。高压力会导致紧张,紧张就会导致发挥失常,而一旦在某一次重要竞技,某一次重要的考试,重要的事情中发挥失常,下一次机会不知道还要等多久,甚至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所以平常心变的很重要。只有在生死博弈面前气定神闲、视死如归、临凶若吉,以应对平常事物的心态从容处之,将得失荣辱置之度外,才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真实实力。

炒币之心就是成败之心

然而诡异的是,真正具有平常心的人不可能选择高压力、高风险的职业,显然他们更乐于接受校园里闲适的教职,或者考取公务员或者事业编制,而职业竞技和金融领域注定是冒险家的天堂。我们很难想象一名职业运动员,在全年无休的日常训练里恪守“敢拼才会赢”的人生信条,却唯独在重大比赛的当天,能像换衣服一样给自己换上一份平常心。

争名夺利总会伴随着各种冒险,伴随着肾上腺素激增,也会伴随着焦虑情绪。但焦虑并不总是坏的,甚至正面意义会比负面意义更多。焦虑会使我们功成名就,也使我们心力憔悴。为什么?

焦虑,而非平常心,才是他们的成功秘诀,也是真实世界的运作法则。那些风淡云轻,与世无争的人只会守着他们那无时不在的平常心滑落到社会的底层。如果仅以成败论英雄的话,很多时候,乐观情绪会比悲观情绪更容易将我们引向负面结果,因为前者会使我们丧失动力和审慎。

生物学研究表明,那些被我们贴上“负能量”的标签而大加鄙夷的情绪,比如焦虑、愤怒,对我们的生存是有益的,正是它们敦促我们远离危险,或者鞭策我们付出更多的努力以提升我们的竞争力。越是焦虑的人,越是在一些关键节点渴望平常心。在他们心中,平常心就像是一种工具,他们只是为了通过平常心来获取世俗功利。平常心真的就是这样吗?

孟子曰:“人之有德慧术知者,恒存乎疢疾。独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虑患也深,故达 ”

意思即:人之所以有道德、智慧、技艺、知识,常常是出于灾患的缘故。尤其是孤臣孽子,生活在凶险的状况下,忧患意识很重,所以会格外的通达事理。正所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我们大多数人追求的目标本身都是功利性的,没有任何道德价值,而孟子所着意培养的平常心,恰恰是以道义为旨归而排斥功利性的。只不过我们往往会做一些缘木求鱼的事,最显著的莫过于跪在以“四大皆空”教育世人的佛祖面前,祈求升官发财。

拥有一颗平常心的人确实更容易发挥实力,更容易保持冷静且减少失误,成功的概率自然比患得患失的人更高。但当我们刻意求胜,太在乎事情的结果,因而想要培养平常心以增加成功概率时,显然是在做一件南辕北辙的荒唐事,你所刻意培养的平常心从一开始就已经不是平常心,而是成败之心了。

这样一种成败之心,在《传习录》中有一段回答:

问:“孔子所谓远虑,周公夜以继日,与将迎不同何如?”

先生曰:“远虑不是茫茫荡荡去思虑,只是要存这天理。天理在人心,互古亘今,无有终始。天理即是良知,千思万虑,只是要致良知。良知愈思愈精明,若不精思,漫然随事应去,真知便粗了。若只着在事上茫茫荡荡去思,教做远虑,便不免有毁誉、得丧、人欲,搀入其中,就是将迎了。周公终夜以思,只是‘戒慎不睹,恐惧不闻’的功夫;见得时其气象与将迎自别。”

孔子和周公这两位儒家圣贤都是思虑深沉的人,用今天的话说,譬如孔子和周公处理事情,正面临一起很棘手的事情,他们不会仅仅从技术从面上设想解决方案,以达到利益最大化,而是遵循良知的指引,不计得失成败的应对问题。倘若仅仅在技术层面思考问题的解决方案,那就不免会掺入毁誉、得丧、人欲的成分,距离天理,良知也就远了。

庄子对于成败之心又有另外一个层面的诠释

读罢庄子的《逍遥游》会让人生出一种:“扶摇而上九万里”的豪迈气势,从此便想拥有那样一番洒脱自在的逍遥人生!殊不知,这样的想法一但产生就已和“逍遥”二字沾不上边了。这也正体现了庄子的人生智慧,即真正的逍遥不是我们世俗意义理解的那样,而是一种内心的逍遥自在,顺自然。

庄子认为人与宇宙的统一,万物自然的相对统一这样一种至高的境界,是“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所以人们要努力达到统一的境界,方法就是顺应万物的自然属性。

“我决起而飞,抢榆枋,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

在这则故事中,蜩与学鸠是凡流,鲲是有为境界,比他们更上的还有一些层次,最后是逍遥的终极境界。很多人其实对这段是有误解的,认为庄子只赞美了鲲鹏,鄙视了蜩和学鸠,事实并非如此。庄子在这里只不过使用了一些对比和舍弃,认为人生只要找到自己应当达到的极至即可,无所谓褒贬,无所谓高低,无所谓成败,庄子通过这些告诉我们,人生无分高低贵贱,成败也不必看得太重,只要遵从自己的本心和自然规律而活就可以。

农耕经验告诉我们,个人努力并不总能保证相应的回报,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就足以毁掉一年的收成。但这样的天灾不可能年年都有,只要年复一年的勤劳耕作,概率就足以保障可喜的收成。保险公司就是应用这条规律来赚钱的,一城一地的得失他们并不在意,概率已经保障了一切,不像投机客的命运,成则五鼎食,败则五鼎烹。

淡定

《左传》载,诸侯在虢地会盟,当时晋国和楚国势均力敌。晋国大夫祁午劝谏本国卿大夫赵文子说:

“上一次在宋国的会盟,您代表晋国,子木代表楚国,结果楚国压倒了晋国。子木是个守信君子,尚且以欺骗手段占了我们上风,这一届的楚国执政大臣公子围是出名的不讲信用的人,你如果不格外提防,一定会重蹈覆辙。楚国如果再次压倒晋国,就是晋国的奇耻大辱。”

赵文子淡淡答道:

“当初宋国的会盟,子木有害人之心,我有爱人之心,所以楚国才占了便宜。如今我的爱人之心依然未改,今后还会一以贯之,楚国不足为患。这就好比农夫种田,只要勤劳耕作就是了,虽然一时会遇到灾荒,但一定会有丰收的时候。”

赵文子之所以可以保持这样的人平常心,找到概率致胜的诀窍,是因为他充分认识到自己做的不是一锤子买卖,而是博弈论所谓的重复博弈。也就意味着,赵文子并非得益于某种神奇的心灵修炼,才能够以平常心应对国家大事。相反,这仅仅是普通人在重复博弈的过程中,产生的一种自然心态而已。

倘若我们置身于类似处境中,只要用上概率思维,同样可以举重若轻。而在那些既属于一锤子买卖,又对我们至关紧要的事情面前,平常心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除非我们真正认同了道义优先原则,使该原则成为我们心里唯一至关紧要的事情。

weinxin
我是花鸟站长,欢迎来撩我
大浪淘沙,淘不尽千古风流人物! 币海泛舟,阅不尽潮汐起起落落!花鸟站长的小屋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