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327国债期货事件

  • 以史为鉴—327国债期货事件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谈古今悟炒币

超级主力吃相实在太难看了,短短10天时间(2019年7月8日至7月18日),山寨币跌了个底掉,手上的筹码直接腰斩了,恐惧害怕倒是没有,就是心情比较郁闷,于是做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是提前学习并体验了一把合约交易,开的是五倍杠杠,获利25个点。因为是小资金玩的,就不嗮单子了;第二件事情是翻阅搜索古今中外的金融黑历史,找到了一篇记载1995年2月发生的327国债期货事情的文章,特转载与此,感谢原作者为我们还原的历史记录。

327国债期货事件,可以说这是中国资本市场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深刻影响了中国资本市场的进程。

一. 327 是什么?

所谓“327”,不是事件发生的日期,而是一个国债期货合约的代号,对应1992年发行1995年6月到期兑付的3年期国库券,该券发行总量是240亿元人民币。九十年代初国债发行非常困难,老百姓普遍不愿购买。国家决定引入发达国家的交易方式,让国债更具流通性和价格弹性,1992年12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计并推出了12个品种的期货合约。

二.327事件背景

第二年,因为当时通货膨胀率比较高,财政部决定参照央行公布的保值贴补率,给予一些国债品种保值补贴,但具体的补贴率要到到期前才会公布,国债收益率开始出现不确定性,炒作空间扩大了,国债市场开始火爆,聚集的资金量远远超过了股市。“327”现券的票面利率为9.5%,如果不计保值贴补,到期本息之和为128.5元。在1991~1994中国通胀率一直居高不下的这三年里,保值贴息率一直在7~8%的水平上。

但到94年底、95年初的时段,经过宏观调控,通胀率已经被控下调了2.5%左右。根据这些数据,当时中国第一大券商——万国证券的总经理,有“证券教父”之称的管金生合理的预测,327国债的保值贴息率不可能上调,即使不下降,也应维持在8%的水平,按照这一计算,327国债将以132元的价格兑付。

因此当市价在147~148元波动的时候,万国证券联合高岭、高原兄弟执掌的辽宁国发集团,开始大举做空。

万国证券和辽国发认为,财政部本来应该是最不想提高“保值贴补率”的,因为这样他就要从国库里无端地多掏出很多钱来补贴买国债的人。

在空头对面的则是隶属于财政部的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中经开)和众多追随中经开的上海和江浙一带的私人大户,他们依据物价翘尾、周边市场“327”品种价格普遍高于上海以及提前了解财政部决策动向等因素,坚决做多,不断推升价位。

从1994年2月开始,“国字头”的中经开联合江浙一带的一些大户,高调做多,曾经创下了一日之内吸纳100多万口327国债的天量大单(每一口等于20000元)。

虽然万国肯定知道中经开的背景,但他们还是固执地相信按照市场化来看,『保值贴补率』不可能再增加,他们相信市场的力量和自己的实力。

可是结果却让他们大跌眼镜,1995年2月23日财政部正式发布提高327国债利率的公告,百元面值的327国债将按148.50元兑付,也就是“保值贴补率”竟然不跌反升提高到12.98%!

总之,财政部正式公布消息后,空方的失败已经难以挽回。2月23日一开盘,双方就在市场上激烈交战,多空展开最后的生死厮杀,上午开盘后,多方在中经开的率领下,用300万口的多单将前日的148·21元收盘价一举推至150元,此时空方已经损失惨重。

三.惨烈的战争

下午开市后,空头主力万国证券的同盟军辽国发的高氏兄弟终于扛不住了,突然调转枪口,开始做多,空方立即溃不成军,327合约在1分钟内竟上涨了2元。接近到152元,意味着多头当天盈利95%以上!当时交易所内一片欢呼之声,多头欣喜若狂。

当时中国第一大券商万国证券被逼进死胡同,面临着60亿元的巨亏。在收市前8分钟,万国证券拼死一搏,利用规则设计及系统漏洞,突破数量下单炸盘,超额卖出国债期货。

下午4:22分,在收盘前的最后八分钟,突然出现50万口空单将多头打了个措手不及,期价被打到150元,随后连续几个数十万口将价格打回到148元。

此时多头们只看见价格一个劲地往下掉,却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收市前最后时段竟然出现一笔730万口的巨大卖单,把价位封死在147.50元,由于时间仓促,多方根本没有时间反应。这意味着几分钟内多头们不仅当天盈利全部亏光,而且连本金至少也亏掉一半以上,全部爆仓。

上海交易所内外一片目瞪口呆。有机构当事人事后回忆,自己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手足冰凉、全身麻木,有人甚至当场晕倒。那个结局不知道多少多头要倾家荡产!

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一身冷汗胆战心惊。收市后上交所紧急开会,争来争去,依然没有结论。晚上10点,尉文渊一个人跑到二楼贵宾室坐了一个小时。

这就是震惊全国的“327国债期货事件”!

收市前8分钟,万国证券违规下单,透支卖出国债期货。最后一个卖单对应面值1460亿元,而327国债总价值也才300多亿元。但当时法律并无明确相关条款。管金生显然在铤而走险。管金生未必不知,与自己对弈的天才少帅,营帐里其实坐着裁判和老军师。绝地求生,终究无法胜天半子。

而多头拥有财政部背景,胜之不武,也成为大家争论的焦点。但多方群狼因此一战,获利丰厚,因此起家。

事后统计,万国证券最后八分钟共抛出1056万口卖单。按照上交所按照上交所的规定,国债期货交易1口为2万元面值的国债。1056万口的空单意味着什么?意味着2112亿的总市值,等于1994年中国GDP的1/30!当时327国债总共才240亿,这样的天量可谓空前绝后。

即使是数年之后,经历过这次事件的当事人至今依然后怕,没法接受那曾经的一幕,就连上交所监管方都胆战心惊,不知如何是好。

总结这次多空博弈,万国的取胜之道在于三点,一是其雄厚的资金实力,二是其保密工作到位,三是其对证券规则的熟悉。有了这三点,才保证了它能够在收盘前突然发难,令对手措手不及。

1993年出台的国债期货交易办法明确规定了允许卖方(也就是万国)在保证金制度下进行卖空,而没有规定卖空的限额,只要卖家在到期日之前把所有产品赎回,就不属于违规,更谈不上违法。

本来,这可以算是中国证券史上的一次以散胜庄的大事,如果按照收盘价交割,以内幕消息作为投资理念的中经开为代表的多头反胜为败,以市场技术分析为投资理念的万国为代表的空头反败为胜,双方各自出现了约40亿元的巨额盈亏。

四.事件结局

但是,当天晚上,也就是2月23日夜,上交所召集有关各方紧急磋商,最终权衡利弊,确认空方主力恶意违规,宣布最后8分钟所有的“327”品种期货交易无效,各会员之间实行协议平仓。

被万国证券翻转的盘子,再次倒转过来:如果按管金生抡板斧砍出的收盘价到期交割,万国赚42亿元;如果按151.30元平仓,万国亏16亿元。许多人这一天内在千万身家的暴发户与债台高筑的穷多人这一天内在千万身家的暴发户与债台高筑的穷光蛋之间转了个来回。

后来人对327事件的评论众说纷纭,有替管金生喊冤的,认为他只是利用了制度的漏洞,并没有违规,而且多头为何能如此坚决的做多是因为中经开有背景,提前得知了财政部增加贴补率的消息。

也有说管金生不怨的,中经开并没有提前得到消息,敢坚决做多是考虑到国家为了多发国债,增加贴补率吸引投资者。

究竟哪个才是真相,不得而知,我们只是知道结果,327国债期货事件的主角们结果都没那么好。

五.事件主角的结局

1)战役过后,万国证券被消灭,管金生被捕入狱,辽国发高岭兄弟人间蒸发。

中经开一方的力量一夜暴富,28岁的魏东、29岁的袁宝璟、34岁的周正毅以及30岁的刘汉,据说新湖系的黄伟也得赚了不少。

2)中经开将自己送上了绞刑架,公司灰飞烟灭,其掌门人姜继增被送上法庭;

3)2006年,亿万富豪、被称为中国股市、期市大腕的袁宝璟,在辽阳市被采取注射方法执行死刑。

与袁宝璟同一天被执行死刑的还有其哥哥袁宝琦、堂兄袁宝森,袁宝璟另一堂兄弟袁宝福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4)2007年,号称上海首富的周正毅被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挪用资金及单位个人行贿”等五项罪名判刑16年

5)2008年,魏东在北京家中跳楼身亡,年仅41岁;

6)2014年,刘汉作为阶下囚,被湖北省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2015年,刘汉被执行死刑。

因为此事件,5月17日,中国证监会鉴于中国当时不具备开展国债期货交易的基本条件,作出了暂停国债期货交易试点的决定,整整18年后,也就是2013年才恢复这个业务,也就是说整个事件背后最大的主角——中国资本市场,也是受害者。

站在这个时候回顾找个时间,几乎可以说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参与其中的所有人都是输者,不得不让人感慨唏嘘。

注意,因为没有亲身参与到这个事件,且事件的主角们也没有谁出来详细说这个事情,这个事件的真相是什么,这个事件的主角们的功过是非也不多议论了,我们就当是知道一个中国证券历史事件,或者说是野史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