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币心法: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 炒币心法: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炒币心法

市场无常。最大的机会,来自于人类的感情;最大的挑战,也来自于此。掌控它,你将完胜;忽略它,自寻死路。

一动感情,你就输了

一切交易都是与人打交道。人有理智,亦有感情。理智是简单的,而感情是神秘的。想做好交易,你要懂得人类的情绪波动,懂得他的恐惧、他的希望、和他人性中致命的弱点。我们交易员,无非就是在人类的情绪中,寻找机会。

值得庆幸的是,有些极其聪明的前辈——行为金融学的先驱们——揭示了其中的秘密。在不确定性面前,人们容易重复一些错误。在压力之下,人们容易错判风险与机遇。伟大的交易员懂得这些。他们知道,别人的判断失误就是自己的机遇。更难得的是,他们还知道这些失误是什么样子的,每当市场上露出这些失误的尾巴,他们就能抓住。

哪有理性人?

多年以来,“理性人”是所有经济学说和金融理论的基础。交易员应该知道,这是扯淡。地球人都是非理性的。一旦介入交易,也就进入了情绪的死循环:

·希望:我希望它涨,我一买它就快涨吧!

·恐惧:我输不起了,再也输不起了……

·贪婪:啊哈,这么多钱,我赚了这么多钱!快马加鞭,再翻一倍!

·绝望:坑爹啊,什么玩意啊,赔赔赔,有没有赚钱的时候啊!

这是最为常见的情绪,是千百年来的进化结果。但在市场交易中,它们就是“认知偏差”(cognitive biases)的根源——该要不要,该放不放,该守不守。

该要不要

——损失规避

童话的结局都是一样的,王子与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没有一个童话会写:王子与公主过上了“一天好、一天坏”的日子,也不会是“一天特别幸福,另一天吵点架”的日子。损失规避(Loss aversion) 就这样深深植根在人们的脑海中——追求平稳,追求安逸,受不了风险与赌博,从我们的童年就开始了。

从本质上讲,50%概率赢、50%概率输的赌博就是不赔不赚,但没有人会接受它。因为,“输”的痛苦,往往是“赢”的快乐的两倍,行为金融学的实验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只有当我们把“赢”的金额改成“输”的两倍时,才可能让一些人动心——50%的概率赢到100元,50%的概率输掉50元,正常人只接受这样的赌博。

那么,如果是50%的概率赢到80元,50%的概率输掉50元呢?理性人会抓住它,而正常人会放过它。他们不去想,自己放过的,是一个真正能赚钱的机会。

该放不放

——沉没成本、处置效应

面对纠结的感情,劝的人都说一样的话,“长痛不如短痛”。如果不说这个,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但说了这个,也知道是白说。当事人总会摇摇头,说我已经付出了太多。这种痴狂般的坚持,就是沉没成本效应(Sunk costs effect);这种自杀式的选择,就是处置效应(Disposition effect)。

选择,是为了未来,而不是为了过去。如果你忘了这一条道理,在选择时考虑付出了多少、等待了多久,就会进入沉没成本的陷阱——那个让你哭的最多的人,那支让你操心最多的股票,反而被你一再坚持。这也被称为 “出赢保亏”的处置效应——处置股票时,总是喜欢卖出赚钱的股票,继续持有赔钱的股票。结果是,赚钱的股票赚不了多少钱,就扔掉了;赔钱的股票不赔完老本,就不会扔。

它们的本质是一样的,不愿意承认自己过去的错误,想用拖延等待希望。这是深深的恐惧与自卑,而非勇敢与自信。然而,多一天错误,就少一天正确。有太多的人,一定要输到血本无归,才肯停止自欺欺人。他们忘了,拒绝承认失败,从来不意味着成功。

该守不守

——结果偏好、近因效应、小数定律、从众效应、锚定效应

·结果偏好(Outcome bias):如果结果成功,无论原来的决策多么糟糕,也算好的。如果结果失败,无论最初决策多么明智,也是坏的。

·近因效应(Recency bias):最新的数据、最近的经验,总比之前的更可信。

·小数定律(Belief in the law of small numbers):看极少的例子、用极少的信息,就轻易下结论。

·从众效应(Bandwagon effect):盲目随大流。

·锚定效应(Anchoring):用先入为主的判断代替理智。

正确的决策,也无法避免意外的风险;正确的方法,也难以完胜多变的市场。然而,在意外突袭、大市动荡的时候——

因为结果偏好,糟糕的结果抵消了理智的决策过程,正确的决策机制将被抛弃;

因为近因效应与小数定律,最近的几次失败抹去了长期的成功经验,珍贵的经验将被扔掉;

因为从众效应,人云亦云取代了理智判断,一拥而上,市场的震荡因此加剧;

因为锚定效应,脱离现实的预设目标打击了实际成绩,你做对的时候,你自己都不知道;

——人们是那么容易放弃对的东西。只要结果是错的,无论错在哪里,人们都以为错在自己。

这就是人类,该接受时,他选择放弃;该放弃时,他选择坚持;该坚持时,他选择撤退。你见过中国最憨厚的股民吗?他们拿着辛苦工资来炒股,不敢买有风险的股票,50%赚80,50%赔50的股票,他们拱手让给别人;他们觉得攒点钱不容易,赚的时候,他们赶紧兑现,跌的时候,他们从来都不敢卖,害怕这一切真的成为现实。结果,输不起的人,一定输得最惨。这是一些人的灾难,也是另一些人的机遇。稍后几课,我们会一一解析。

华山论剑,各有死穴

上一节,我们探讨了感情,这一节,我们将探讨具体的交易模式。每种交易模式都有自己的信众。很多交易员是那样虔诚,忠实于自己的门派,认为自己是武林至尊,其他门派都应俯首称臣。我没有这样的信仰。盲目尊己排他,闭关锁国,是愚蠢的。天下武功,各有其用,几种最为常见的交易模式都将列举在下面。

趋势跟踪(Trend Following)

在几个月内,价格可能按照一定的趋势移动,从最高点到最低点,或者从最低点到最高点。“趋势跟踪”的交易员想在趋势开始时入市,在趋势逆转时撤出。价差明显,持续时间长,对趋势判断准确,就能挣到这笔钱。

显然,这门武功的要点在于把握趋势。此派门徒花了大量的时间、开发了多种方法,去判断趋势,去寻找起点与终点。但是,所有的方法都避不开“趋势跟踪”的死穴——

首先,长期稳定的趋势不是市场的常态。呈现两个月的稳升趋势前,市场可能先波动上两年。因此,趋势跟踪者赢一次之前,往往要赔十次。

其次,一切预测都依靠规律,而所有转折都是对规律的破坏。那么,没人能捕捉到转折点。每次转折,他们都要先赔钱,才懂得退出。而每次退出,他们都要受到金钱与精神的双重损失。

再次,一切长期趋势都带着短期波动。趋势跟踪者必须是大款,能承受“长期”,也能承受“波动”。他要有大笔的闲钱,扔进去好几个月也无所谓。如果他不是王老五,而等着从市场赚钱还房贷,他就承受不住任何波动。

这派武功要赚就是大赚,玩不好也会大赔。总结一下,想入此派,要知道,趋势非常态——要撞得上,转折有伤害——要扛得住,想赚须等待——要玩得起。

逆势交易(Countertrend Trading)

与趋势跟踪相反,逆势交易不依赖于“趋势”,而依赖于“转折”。“趋势跟踪”的门人,看到涨,就希望这是个趋势,马上买入,等着继续涨;看到跌,也希望这是个趋势,马上做空,等着继续跌。“逆势交易”的门人,看到涨,就希望这是个转折,马上做空,等着它跌;看到跌,也希望这是个转折,马上买入,等着它涨。

所以,你应该明白,“逆势交易”就是“趋势跟踪”的倒影,没有什么根本差别。市场无常态,这个也得撞得上;判断失误就有伤害,这个也要扛得住,玩得起。

摇摆交易(Swing Trading)

“摇摆交易”是“趋势跟踪”的浓缩版。趋势跟踪者,要的是几个月的大趋势;而摇摆交易者,找的是三四天的小趋势。看着要跌了,他做空;看着要涨了,他做多。所以,从本质上讲,他与趋势跟踪者是一样的,有运气成分,要撞;有风险存在,要抗。

日间交易(Day Trading)

日间交易不能算一种特定的交易模式,它的命名来源于其时间特点——日间交易都是当日完成的。每一天闭市之前,交易员都会自我清空,从而免受隔夜新闻的冲击。不过,想在一天之内赚到钱,这些交易员就要一天之内找到“价差”。波澜不惊的市场,是他们的大忌。

具体说来,日间交易是多种交易模式的混合,常见的有:一、高频交易——在极短时间内找到趋势或转折,不停地做多与做空(position trading)。二、坐守市场——像第一课的阿黄、山姆大叔一样,坐守市场,赚取买卖差价,也称刷单员、黄牛党(Scalping)、做市商。三、套利——对同一产品,利用它在不同市场的价格差异赚钱,有时一条新闻导致某个市场先行波动,跟其他市场产生差价;有时汇率波动导致不同国家差价巨大,此时“套利”(Arbitrage)行为将大展身手。

百变市场,百种煎熬

每个门派都带着满腔的希望而来。“趋势跟踪”派,希望价格不要波动,不要转折。如果买了,他们就坐等稳涨;如果卖了,他们就期盼大跌。几个月里,都让市场像拉直的丝绸一般平整而柔顺吧。毕竟,在波动中,他们要眼睁睁看着自己变穷、变富、再变穷、再变富,他们还能坚持下去吗?接受风险,还是继续损失规避?那是种折磨。

“逆势交易”派,希望价格一个月涨,一个月跌,来回波动,永远不要有固定趋势。一旦市场不符合预期,坚持沉没成本,还是勇敢放弃?那是种折磨。

“摇摆交易”派,希望价格三天涨,两天跌,要波动,而且要快速波动。他们受不了长期平稳的趋势,也受不了长期缓慢的波动,那样赚钱太慢,他们会焦虑。那也是种折磨。

“日间交易”派,则希望价格这一分钟涨,下一分钟跌;或者这个市场涨,那个市场跌。总之,他们的期望与上面几派都不同。如果前面的门派赚了钱,他们很可能在赔钱。那仍是种折磨。

然而,市场百变。它可能平稳,可能波动,可能有趋势,可能一团乱,可能由平稳过渡到波动,可能由一团乱过渡到靠谱。因此,每一派都有赚钱的时候,他们都带着希望而来。有时候,他们赚到钱,变得贪婪;有时候,他们输了钱,变得愤怒;有时候,他们发现事态超出控制,变得恐惧;有时候,他们再也翻不了身,变得绝望。人类共有的情绪,纠缠着他们。

同时,他们总逃不开“认知偏差”。有时候,市场变了,涌出新的机会,他们却不去抓;有时候,市场又变了,暴露新的危险,他们却不松手;有时候,市场再次变了,回到他们希望的状态,他们却已经绝望。损失规避、沉没成本、小数定律、近因效应……纠缠着他们。

别动感情

怎么办?很简单,别动感情。不要存任何门户之见,也不要对市场抱任何希望,没有人能控制市场的未来。

冷眼旁观,冷静判断:现在的市场,到底是什么样的?趋势平稳?缓慢波动?快速震荡?——它是什么样,你就拿起哪一派的剑;它变了,你就放下这一派,改投另一派。

不要预测,不要希望,不要执着,不要胆怯。这很难,我们会在后面慢慢练习。但是,你要早早记牢:一动感情,一念执着,你就输了。

weinxin
我是花鸟站长,欢迎来撩我
大浪淘沙,淘不尽千古风流人物! 币海泛舟,阅不尽潮汐起起落落!花鸟站长的小屋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