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币投机第十五课:七种致命的投资理念

  • 炒币投机第十五课:七种致命的投资理念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炒币课堂

对如何才能获得投资的成功,大多数投资者都持有错误的信念。像巴菲特和索罗斯这样的投资大师是不会有这些信念的。最普遍的错误认识就是下面要说的七种致命的投资理念。要了解这七种错误理念,你得先知道它们错在哪里。

投资误区一:要想赚大钱,必须先预测市场的下一步动向。

现实情况:在对市场的预测上,成功的投资者并不比你我强。

这可不是信口雌黄。

在1987年10月股市崩溃前一个月,乔治·索罗斯出现在《财富》(Fortune)杂志的封面上。杂志刊登了他的这样一段话:

“美国股票飙升到了远超过基本价值的程度,但并不意味着它们一定会暴跌。不能仅仅因为市场被高估就断定它不可维持。如果你想知道美国股票会被高估到什么程度,看看日本就行了。”

尽管他对美国股市持乐观态度,但他也感觉到了股崩的逼近……日本的股崩。在1987年10月14日《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上的一篇文章中,他重申了这一看法。

一星期后,索罗斯的量子基金随着美国股市的崩盘而剧损3.5亿多美元。他全年的盈利在短短几天内被席卷一空。

索罗斯承认:“我在金融上的成功与我预测市场的能力完全不相称。”

巴菲特呢?他对市场下一步将如何变化根本不关心,对任何类型的预测也毫无兴趣。对他来说,“预测或许能让你熟悉预测者,但丝毫不能告诉你未来会怎样”。

成功的投资者并不依赖对市场走势的预测。事实上,巴菲特和索罗斯可能都会毫不犹豫地承认:如果他们依靠市场预测,他们一定会破产。

预测对互助基金的推销和投资业务通讯来说是必需的,但并非成功投资的必要条件。

巴菲特对上涨下跌毫不在意

投资误区二:“权威”理念——即便我不会预测市场,总有其他人会,而我要做的只是找到这个人。

现实情况:如果你真的能预见未来,你是站在房顶上大声谈论它,还是闭紧嘴巴,开一个佣金账户然后大发横财?

伊莱恩·葛莎莉(Elaine Garzarelli)本是个不知名的数字分析家。1987年10月12日,她预测说“股市崩溃就在眼前”。一个星期后,“黑色星期一”降临了。

刹那间,她变成了媒体宠儿。而几年之内,她就把她的名声转化成了一笔财富。

她是怎么做的?遵循她自己的建议吗?

不。实际上,资金如潮水般涌入她的互助基金,不到一年就达到了7亿美元。即使每年只收1%的管理费,她一年就入账700万美元,业绩真不错。此外,她还开始发表投资业务通讯,而订阅者很快就增加到了10万人。

权威地位的商业价值让伊莱恩·葛莎莉发了财——但她的追随者们却没有这么幸运。

1994年,她的互助基金的持股者们不声不响地投票决定终止该基金的运营。原因是:平庸的表现和资产基数的萎缩。这项基金的年平均回报率是4.7%,而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年平均涨幅为5.8%。

在一炮走红后的第17年,伊莱恩·葛莎莉仍保留着她的权威加媒体宠儿的地位——尽管她的基金已经失败,她的业务通讯已经停发,她的整体预测纪录也糟糕至极。

例如,在1996年7月21日道琼斯指数达到5452点时,有报道说她预测道指“可以冲到6400点”。但仅仅两天之后,她便宣布“股市可能下跌15%~25%”。

这就叫“两头顾。”

但上述只是她在1987~1996年所做的14次预测(根据《华尔街日报》、《商业周刊》和《纽约时报》的记录)中的两次。在这14次预测中,只有5次是正确的。

也就是说,她的预测成功率是36%。就是用抛硬币的方法,你也许会预测得更准——并赚更多的钱。

而伊莱恩·葛莎莉只是众多的昙花一现的市场权威之一。

20世纪90年代的网络繁荣制造了另一批媒体“英雄”,但在纳斯达克指数于2000年3月开始狂跌后,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销声匿迹了。

如果一个人确实能永远做出准确的市场预测,他(她)就会避开世界媒体对自己的无休止搜寻。那位叫“无名氏”的圣人说得再正确不过了:“预测是很难的,尤其是对未来变化的预测。”

媒体“权威”是靠谈论投资、出售建议或收取资金管理费来赚钱的。但正如约翰·特雷恩(John Train)在《点石成金》(The Midas Touch)中所说:“一个知道如何将铅变成黄金的人是不会为每年100美元的报酬而把这个秘密告诉你的。”更别说在CNBC(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上免费告诉你了。

这就是巴菲特、索罗斯和其他靠实际投资赚钱的投资大师很少谈论他们的行动,也很少预测市场的原因。通常来讲,就连他们的基金股东也不知道自己的钱被投到了什么地方!

投资误区三:“内部消息”是赚大钱的途径。

现实情况:巴菲特是世界上最富有的投资者之一。他最喜欢的投资“消息”来源通常是可以免费获得的——公司年报。

当乔治·索罗斯于1992年用100亿美元的巨额空头冲击英镑时,他获得了“击垮英格兰银行的人”这一称号。

他并不孤单。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英镑濒临崩溃的迹象。就算没有数千,也有数百其他交易者随着英镑的急剧贬值发了财。

但全力投入的只有索罗斯,也只有他将高达20亿美元的利润带回了家。

现在巴菲特和索罗斯都已名扬天下,已经有高高在上的资格了。但当他们开始投资时,他们什么也不是,也别指望受到特别关注。而且,巴菲特和索罗斯在出名之前的投资回报都比现在要高。可见,对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来说,现在以任何方式利用内部消息,显然不会有太多好处。

就像巴菲特所说:“就算有足够的内部消息和100万美元,你也可能在一年内破产。”

投资误区四:分散化。

现实情况:沃伦·巴菲特的惊人成就是靠集中投资取得的。他只会重点购买他选定的六家大企业的股票。

根据乔治·索罗斯所说,重要的不是你对市场的判断是否正确,而是你在判断正确的时候赚了多少钱,在判断错误的时候又赔了多少钱。索罗斯的成功要诀与巴菲特的完全一样:用大投资创造远高于其他投资潜在损失的巨额利润。

分散化策略的效果则恰恰相反:你持有许多公司的少量股票,就算其中的一只股票疯涨,你的总资产也可能变化不大。

所有成功投资者都会告诉你:分散化投资是荒唐可笑的。

但你的华尔街投资顾问们大概不会这样说,他们会告诉你用“分散”来控制风险。然而,你买的股票越多,你踩雷的风险也随之增大。

投资误区五:要赚大钱,就要冒大险。

现实情况:就像企业家一样,成功投资者是很不喜欢风险的,他们会尽可能地回避风险,让潜在损失最小化。

在几年前的一次管理研讨会上,学者们一个接一个地宣读了有关“企业家性格”的论文。他们彼此之间分歧极大,但有一点是一致的:企业家有很强的风险承受能力,事实上,大多数企业家都乐于冒险。

在会议行将结束时,听众中的一名企业家站起来说,他对他听到的东西感到吃惊。他说作为一名企业家,他会竭尽全力回避风险。他还认识其他许多成功的企业家,但无论在哪里都很难找到比他们更厌恶风险的人。

成功企业家厌恶风险,成功投资者也一样。规避风险是积累财富的基础。与学者们的论调截然相反的是,如果你去冒大险,你更有可能以大损失而不是大盈利收场。

像企业家一样,成功投资者们知道赔钱比赚钱容易。这就是他们更重视避免损失而不是追逐利润的原因。

规避风险

投资误区六:“系统”理念:某些地方的某些人已经开发出了一种能确保投资利润的系统——技术分析、原理分析、电脑化交易、江恩三角(Gann triangles),甚至占星术的神秘结合。

现实情况:这种理念是“权威”理念的必然产物——只要一名投资者使用某位权威的系统,他赚的钱就会像这位权威(自称能赚到的)一样多。其实这种迷信般的“权威”理念正是推销商品交易系统的人能够赚大钱的原因。

“权威”和“系统”理念的根源是相同的:对确定性的渴望。

当有人就一本描写沃伦·巴菲特的书向巴菲特提了一个问题时,他回答说:“人们在寻找一个公式。”就像他所说:

人们希望找到正确的公式,把它输入电脑,然后舒舒服服地坐在那里看钱往外冒。

人们希望天降钞票

投资误区七:我知道未来将会怎样——而且市场“必然”会证明我是对的。

现实情况:这是投资狂热的一个常见特征。就在1929年股崩前几个星期,实际上每个人都相信欧文·费希尔(Irving Fisher)的话:“股市已经到达了一个新的永久性高点……”当黄金价格在20世纪70年代暴涨时,人们很容易相信恶性通货膨胀是不可避免的。在雅虎、亚马逊、eBay和数百家“网络炸弹企业”的股价天天上涨时(互联网泡沫期),你很难反驳20世纪90年代的华尔街颂歌——“利润不是问题”。

这是第一种错误理念的一个更强大的变种,意味着你必须能够预测未来——但它的杀伤力也大得多。

狂热和激情只是想当然的一厢情愿

那些相信只有预见到未来才能赚钱的投资者在寻找“正确”的预测方法。那些执迷于此的投资者认为,他们已经知道未来将会怎样。所以当狂热平息时,他们已经失去了大部分资本——有时候还有他们的房子和衣服。

 

weinxin
我是花鸟站长,欢迎来撩我
大浪淘沙,淘不尽千古风流人物! 币海泛舟,阅不尽潮汐起起落落!花鸟站长的小屋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