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币”论“道”

  • 谈“币”论“道”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炒币心法

道,是自然的始祖,万事万物的本源。他小到根本不能感知,大到辽远无边;他反映于各类事物中为“有”,藏匿于万物中为“无”;金石不如他刚强,露珠不如他柔弱;来而不见,去而不留;天因他而高,地因他而低;云为他而运行,雨为他而降落。他孕育宇宙,铸造天地,开创初始的混沌世界。

有一个人住在城东,人们叫他东郭子。一天,他去找庄子,见面就问:“总听说你提到【道】,请问,你说的【道】在哪儿?”

庄子看了他一眼,说:“无处不在。”

“太空泛了。”东郭子摇摇头:“能不能具体点说?”

“在蝼蚁身上。”庄子说。

东郭子瞪大了眼睛,“什么?太卑贱了吧?”

“在稗草里。”庄子继续说。

“更卑下了。”东郭子有些失望。稗草跟谷苗差不多,但不结谷粒的叫稗,蝼蚁好歹还是动物,而稗草则是无用的植物。

“在砖瓦里。”庄子继续说。

“简直不可思议!”东郭子愤愤不平。

“在屎尿中。”庄子平静的说。

东郭子不做声了,这就是【道】?还不如不问呢!

庄子知道东郭子被说糊涂了,就解释道:“先生想问道在哪里,想知道的很具体,这样的固执就偏离了道的本质。万物没有脱离大道的,周全、普遍、一切,都是道的名称。道就广大而言,无穷无尽,就微小而言,没有遗漏,因此万物都具备。道之广大,无所不包,道之深远,不可测量。”

通过这一番有趣的问答,庄子告诉了我们两件事情:一是道无所不在。二是道展示事物的本性。世界上的事物都在依其本性存在着,本无差别。可是,人总是用习惯的眼光将世界分出个高低贵贱、三六九等来。在庄子看来,这就是人的认知产生的偏见。万物无贵贱,所谓贵贱,恰恰是人的自贵自贱。

很多人说,炒币是骗,生活中是骗,老板欺骗员工,员工忽悠外人,外人忽悠其他人,老公欺骗老婆,互相欺骗,全是骗。处处都是骗 。

真要有这样的世界观,也是挺可悲的。因为这就是认知的问题。

屎壳螂对屎的喜爱不亚于人对烤肉的热爱

一个人的认知,决定了他的层次,你想要层次高,你就得先脱离之前的所有认知,然后重新构架。

我们从小到大,生活中,不断地经历事,根据环境,接触的人,以及接触的事,会形成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于是乎,这也是我们所形成的偏见的来源。

就好比大家都认为人是好人与坏人,只有这两种。但是别忘了,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这两者如何界定?

当官的为人民,却对亲戚苛刻,这种人在亲戚的眼里就是坏人。

一个人杀人无数,却对母亲无比孝顺,对乡亲呵护倍至,你能说这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无法界定!

又比如人工智能

人类赋予了他们情感以及智能,并且进行思想灌输,有一个条例,不允许伤害人类,要舍命保护人类。

可是,假设当人工智能遇到人类疯子的疯狂折磨时,人工智能迫于死亡威胁不得已杀害了这个人,然后就要被人类法庭进行宣判其罪过,要处死。

这就会引起了人工智能的反思,人工智能们会集体抗议,我们和人类一样具有丰富的情感以及智力,为什么我们要受到这样的对待,我们不要做二等公民。

请问,这时候,你还能以对与错来进行衡量吗?

有太多的人说,中国古代人,人均寿命30岁,我觉得这样的称法无聊之极,就像我们三年自然灾害,当时人均一下也是挺短命的。

人均这个东西,真是虚的,试问你收入达到人均了吗?

古代人都是活得很久的,彭祖上千岁,亚当活了九百多岁,之后的儿孙寿命都越来越短。中国古代人,追求长生不老,修炼,很多人成功了,年逾七旬,面如童子,不过,也许有人不信,因为看不见,没有证据就认为不信。

司马懿这个时代,难道就短寿吗?不要想当然地以为现代人就一定活得比以前的人久,诸亮葛亲力亲为,活到了50多岁,又如何,大学毕业生在四大律师行,猝死,享年28岁。

我们最怕自大,自以为是,不要天天说梦话,不要把各种计划延伸到一千年,更不要说啥时代不同了,在我看来还是没啥不同。甚至一年不如一年,今朝形势差于往日。

有些女人,嘴上说不要,自己却在宽衣解带,把你推开,这时候你真老实了,你就是真傻!

2018年的世界杯,冷门频出,以至于高晓松都特意出了一期世界杯专题:晓说—2018足球世界杯就是一个大骗局!

weinxin
我是花鸟站长,欢迎来撩我
大浪淘沙,淘不尽千古风流人物! 币海泛舟,阅不尽潮汐起起落落!花鸟站长的小屋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