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炒币的“知行合一”和“通盘无妙手”

  • 谈炒币的“知行合一”和“通盘无妙手”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炒币心法

明朝格物派创始人王阳明先生提出“知行合一”,起初概念是关于道德修养、道德实践方面的,包括两层意思:第一,知中有行,行中有知。王守仁认为知行是一回事,不能分为“两截”;第二,以知为行,知决定行。王守仁说:“知是行的主意,行是在的工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

王明阳画像

其实,改变心态的时候,行动就开始了;确定目标的时候,行动就开始了;时间管理的时候,行动就开始了。而行动则必然是心态改变了,目标确定了,时间管理开始了。心态、目标、时间管理三者集中在行动上,三者的表征是“行动”

我们的人生之所以平淡,之所以不能成功,就是因为自己的知行不合一,就是因为没有“行动”。其实仔细想想,炒币莫不是如此?

时代的进步和科技的日新月异,给予我们空前的学习机会。我们处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学了非常多的炒币知识。

任何一个在币圈摸爬滚打几年甚至十几年的老韭菜,都会讲出一大堆如何炒币获利的方法和技巧,然而,为什么他们却赚不到钱呢?难道说我们学的这些东西没用吗?答案是否定的。

2013年前在币圈认识一位曹姓老韭菜,那时他有一个自己的个人博客,经常会在博客上面分析各种山寨币,当时作为炒币小白的我,认为此人一定是有非凡的功底,因为他分析的币种往往没几天就开始暴涨了,于是我千方百计的获取了他的联系方式,最后终于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很熟悉了以后,有一天我和跟老曹聊天,问老曹,“你这么厉害,至少赚了好几十倍了吧?”老曹很黯然地回答:“如果我每次都按照我自己的分析去操作,那应该有。可惜我每次把我的分析写在博客上面后,我自己又开始产生了怀疑,所以。。。。。。你懂的。”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自己想的和自己的做的,并不一样。这就是知行不合一

“说时似悟,对境生迷”,是佛家修行中对于那些解行不能双修的人说的极具形象化的一种说法。就是说道理似乎一说就悟,就通透,但境界或具体事务一来的时候,全然不知道曾经明白的道理,行为上不知所为,失去重心和坚守。

在金融交易中,面对金钱的上下浮亏浮盈,行情的上下跳跃,普遍的交易者是失去了交易计划或规则,已经无所依托,开始不自觉的陷入了胡乱交易。所以华尔街有很多名言是说这些现象的,也有很多人在研究交易心理学等。“计划你的交易,交易你的计划”也是其中典型的一句。

技术分析、资金管理,都是大家都想解决的。但在具体实行过程中,交易者往往会忘记自己作为一个主体的执行者的执行力度。很多人说,这就是心态。其实心态只是主体的一个方面。主体对盘面、资金和交易计划的审视的结合以及对他的执行力度,是你需要自我掌控的。光有心理承受或是不动心是不够的。

知行合一,是交易盈利的首要条件,也是贯彻交易行为始终的一种能力。没有做到知行合一,即使你再有技术,资金管理再好,最终不免会痛苦离开这个市场。“在交易中,要始终理性可能无法做到,但可以每一次都会问问自己,审视自己的交易动作是不是计划的一部分,它会带来怎样的结果;遇到浮亏或浮盈,我该如何对待它;”我是否要频繁的交易,我是否真的要重仓搏一下,“我是否此时进场或离场,都要好好思考下再行动。”不能不自主的随意的胡乱交易。这样久而久之,自然会比较慎重的对待自己的行为。

“说时似悟”,很多人是重在对技术、仓位管理或是策略的领悟;“对境生迷”,很多人没有有意识的培养自己对前面知道的东西的‘坚决的执行’以及没有或根本没有在执行它们时对主体的意识和行为的管控。

知行合一是交易的重点,这也是区别于赌博和交易的最重要的分水岭。做到知行合一以后,就不是让运气来替你交易了。他是执行你的交易计划的一种内在力量。离开他,你什么也做不了。

有意识有目的的实践并能自觉做到主客观的统一,是人脑进化的主要特征。呵呵……

聊完“知行合一”,我们再聊下“通盘无妙手”,关于这个围棋术语,我们可以通过一些真实的事件来延伸和阐述:

 

一、日拱一卒,功不唐捐

这是一个发生在一百年前的故事。

截止到1911年12月,没有哪个地球人到达过南极点,所以这是一百年前所有最伟大的探险者、所有最有探险精神及梦想的人最想做到的事情。

最后是两个竞争团队打算完成这项创举,一个是来自挪威的阿蒙森团队,另一个是英国的斯科特团队,他们都想率先完成这个从来没有人完成过的事情,到达南极点。

他们出发时间是差不多的。

这是因为这个世界上从来竞争都非常激烈,当有一个大的机会的时候,没有可能只有你看到了,基本是差不多时候有一帮人看到了,这跟其他无数场合的竞争都很像。

所以这两支团队差不多都是1911年10月在南极圈的外围做好了准备,进行最后的冲刺。

结果阿蒙森团队在两个多月后,也就是1911年12月15日,率先到达了南极点,插上了挪威国旗。

而斯科特团队虽然出发时间差不多,可是他们晚到了很多,他们晚到了一个多月,这意味着什么?

这就是成功跟失败的区别:

阿蒙森团队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到达南极点的团队会永载史册,获得一切的荣誉,而斯科特团队他们虽然经历了一样的艰难险阻,但是晚了一个多月,没有人会记住第二名,大家只知道第一名。

但这个故事并没有这么简单,你不光要到南极点,你还要活着回去。

阿蒙森团队率先到达南极点之后,他们又顺利地返回了原来的基地。

而斯科特团队晚到了,他们没有获得荣誉。而且更糟糕的是,他们因为晚了,回去的路上天气非常差。

他们在回去的路上不断地有人掉队,最后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生还。

斯科特团队不但没有完成首先到达南极点的目标,而且全军覆没,这已经是生与死的区别了。

那么是什么造成这么重大的区别,不光是成功与失败的区别,而且是生与死的区别呢?

对这个事情进行研究,可能对我们做事会有些帮助和启发。

首先,去南极探险,不光是需要人,还需要物资,事后有人总结分析两个队的策略和两个队的准备,可以看到非常重要的区别。

阿蒙森团队物资准备非常非常充分,他们是三吨的物资。而斯科特团队准备的东西少,他们只有一吨的物资。

一吨的物资够吗?如果你在过程中不犯任何错,完全不犯任何错的话,刚好够。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理论上可行,但现实中碰到很大的压力、碰到很大的未知困难,你不可避免地会动作走形,会犯很多错。

所以,当你的计划定得太紧的时候,其实是非常非常危险的。

而阿蒙森团队做得非常好,他们准备了三吨的物资,这些物资有极大的富余量。

他们充分预知到环境的困难,做好充足的准备,给自己留下了犯错的空间。

事实上,他们碰到的环境是差不多的,最后两个团队却有截然不同的结果,这个是非常值得研究的。

阿蒙森团队的成功经验,最后可以总结成一句话:不管天气好坏,坚持每天前进大概30公里。

在一个极限环境里面,你要做到最好,但是,更重要的是,你要做到可持续的最好。

相反,斯科特团队从他们的日志来看,是一个比较随心所欲的团队,天气很好就走得非常猛,可能四五十公里甚至六十公里。

但天气不好的时候,他们就睡在帐篷里,吃点东西,诅咒恶劣的天气,诅咒运气不好,希望尽快天转晴,尽快能够前进。

事后总结,这两种做法很可能是他们最大的区别。

不管环境好坏,不管容易与否,坚持每天前进三十公里。

不管是到达南极点还是从南极点顺利返回。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别。

阿蒙森团队于1912年1月25日全部返回营地。这个日子和他3年前计划的归程一天不差,是巧合也是奇迹。

后来有人评价阿蒙森的成功是因为好运,他的回答是:

“最重要的因素是探险的准备如何,你必须要预见可能出现的困难,遇到了该如何处理或者如何避免。

成功等待那些井井有条的人——人们管这个叫做好运气。对于那些不能预见困难并做出及时应对的人来说,失败是难以避免的——人们称这个为坏运气。”

这个故事还有一些细节也值得我们思考。

1.斯科特团队用的是矮种马来拉雪橇,而阿蒙森团队用的是爱斯基摩犬。

阿蒙森团队足足准备了97条爱斯基摩犬,阿蒙森认为只有爱斯基摩犬才是南极冰天雪地中的最佳选择。

相比而言,马更强壮,开始的时候走得更快,但马不够耐寒,走到半路都冻死了,最后只能靠人力来拉雪橇;

爱斯基摩犬虽然走得慢,但能在很冷的条件下生存,从而保证了行进速度。

2.阿蒙森为了极地探险,曾经和爱斯基摩人生活了一年多时间,就为了跟他们学习如何在冰天雪地里生活、求生等。

3.阿蒙森的计划非常周详,连午餐也作了特别的安排。

他使用了一种新设计的保温瓶,在每天启程前早餐时,便把热饭菜装在保温瓶里。

这样午餐可以在任何时间吃,既节约燃料,又省时间。

而由于需要扎营生火,斯科特团队吃顿午餐要多花1个小时。

阿蒙森的队员时常坐在雪橇上,一边欣赏极地的奇异风光,一边嚼着暖瓶里的热饭,而且还有休假:星期天哪怕再适于行路,阿蒙森也不改变习惯。

 

二、通盘无妙手

“通盘无妙手”是一个下棋的术语,原话叫做“善弈者通盘无妙手”——也就是说很会下棋的人,往往一整盘棋你是看不到那种神奇的一招,或者力挽狂澜的一手的。

这有点违反我们的直觉,为什么是这样呢?

1.下棋的“通盘无妙手

韩国有一位围棋选手叫李昌镐,是围棋界的世界级顶尖高手,下围棋的人都知道他。

李昌镐16岁就夺得了世界冠军,被认为是当代仅次于吴清源的棋手,巅峰时期横扫中日韩三国棋手,号称 “石佛”,是围棋界一等一的高手。

李昌镐下棋最大的特点,也是最让对手头疼的手法,就是从不追求“妙手”,而是每手棋,只求51%的胜率,俗称“半目胜”。

通常,一局棋下来,总共也就200-300手,即使每手棋只有一半多一点的胜率,最多只要一百多手,就能稳操胜券。

也就是说,只要每一步比对手好一点点,就足够赢了。

李昌镐曾对记者说:“我从不追求妙手,也没想过要一举击溃对手。”

世界排名第一的棋手,居然只追求51%的胜率,让很多记者和业内人士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恰恰是高手的战略,所谓的“妙手”,虽然看起来很酷,赢得很漂亮,但存在一个问题——给对方致命一击的同时,往往也会暴露自己的缺陷。

正所谓“大胜之后,必有大败;大明之后,必有大暗”。

而且,“妙手”存在不稳定和不可持续性,无法通过刻意练习来形成技能上的积累,一旦“灵感”枯竭,难免手足无措。

正如守卫一座城池,只靠“奇兵”是不行的,终归要有深沟、高垒的防护。

而与之相比,“通盘无妙手”看似平淡无奇,但是积胜势于点滴、化危机于无形,最终取得胜利是稳稳当当的,体现的是不同于“妙手”的另一种智慧。

真正的高手是不太会去做这些看起来风光无限的事情,因为他们懂得“善弈者通盘无妙手”。

那些看起来很风光的事情,其实风险很大,失误率高,一次失误后果就很严重。

巴菲特的合作伙伴芒格说,如果我知道自己会死在哪儿,那我一辈子不去那里就好了。

这类人他们站在全局的高度来看问题,提前防范危险,消除隐患,把威胁化解于无形。

2.台球的“通盘无妙手”

如果你打过或看过斯诺克台球比赛应该知道,它是这样的一项运动:

台子上有各种不同颜色的球,代表不同的分数,两个人按照规则轮流击球。

而且只要球进了,就可以一直打,直到自己打丢了一颗球,就换对方上场击球。

最后看谁得的分数多。

所以,斯诺克台球比赛非常重要的就是保持自己击球的连续性。

在打球的时候,球手一定要对整盘球的形势有整体的分析和规划,并且每一杆击球都要为下一杆做好铺垫,这样才能打得比较顺,否则就是自己给自己制造麻烦。

于是纵观斯诺克的历史,有两类球手是非常顶尖,经常拿下大赛冠军的:

1)球手天赋极佳,击球特别准,即使对别人来说难度很高的球他也能打进。

虽然整体控制局势的能力稍差,可能在局面上给自己“挖坑”,但由于自己总能超水平发挥,打得别人没办法,所以也能夺得冠军。

2)球手对局面的掌控非常完美,每一杆每一次计算都非常到位,给后面留了很多的余地和铺垫。

看这种人打球你会发现他很少有那种难度很大,非常精彩的击球,但他经常不知不觉、波澜不惊地就赢下了比赛。

这样的球手也能获得大赛的冠军。

不过,这两类顶尖选手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后一类球手职业生涯的长度往往比前一类要长得多。

而前一种天赋型的选手,往往会在巅峰期的几年里非常耀眼,但下滑也会很快,过了一阵就会淡出公众的视野了。

3.守门员的“通盘无妙手”

大家都知道,在足球场上,守门员是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但外行看守门员的水平,往往会在意那些特别精彩的扑救,比如飞身一跃把一脚势大力沉的射门扑出去,这确实非常精彩;

但是懂业务的人评价一个守门员,其实是看他是否能把问题化于无形。

比如历史上一些伟大的足球守门员,其实都是后防线的指挥家。

他会观察对手的进攻路线和模式,然后帮助整条后卫线做好整体规划,把很多问题消解在无形中。

所以,你在场上不会看到他们经常有超水平发挥的精彩扑救,主要是因为他们早就杜绝了隐患,把对方有威胁的射门化解在了无形中。

这才是一个足球守门员的高境界。

4.医者的“通盘无妙手”

中国有句古话:“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善医者无煌煌之名。”

这两句意思是说:“善于打仗的人往往没有什么显赫的功绩,而好的医生没有很大的名声。”

扁鹊是春秋战国时的名医,他有两个哥哥,三兄弟都精通医术。

魏文王曾问扁鹊:“你们家兄弟三人,都精于医术,谁的医术是最好的呢?”

扁鹊回答:“大哥最好,二哥差些,我是三人中最差的一个。”

魏王不解地说:“但是你的名气却是最大的啊。”

扁鹊解释说:“大哥治病,是在病情发作之前,那时候病人自己还不觉得有病,但大哥就下药铲除了病根,使他的医术难以被人认可,所以没有名气,只是在我们家中被推崇备至。

我的二哥治病,是在病初起之时,症状尚不十分明显,病人也没有觉得痛苦,二哥就能药到病除,使乡里人都认为二哥只是治小病很灵。

我治病,都是在病情十分严重之时,病人痛苦万分,病人家属心急如焚。

此时,他们看到我在经脉上穿刺,用针放血,或在患处敷以毒药以毒攻毒,或动大手术直指病灶,使重病人病情得到缓解或很快治愈,所以我名闻天下。”

魏王大悟。

5.打仗的”通盘无妙手”

清朝末年,太平天国起义,太平军战斗力极强,大清国20万八旗兵和60万绿营兵在其面前都不堪一击,可最终却毁在了曾国藩率领的湘军手里,这是怎么回事呢?

曾国藩一生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文人生涯,从 6 岁读书到 27 岁中进士,一直做到大学士,是当时的学术领袖;

第二阶段是军人生涯,太平天国运动中,自己组建湘军,缠斗 13 年,愣是把悬崖边上的大清王朝拉了回来续了命;

第三阶段是引入西方科学文化。他组织建造了中国第一艘轮船,建立了第一所兵工学堂,引入第一批西方书籍,送出去第一批留美学生。

前后两阶段都是文人的事,但一介书生怎么战胜当时战斗力爆裂的太平军呢,这是个有趣的战略研究。

不了解情况的一定以为曾国藩是一个熟读兵法、足智多谋的战略家,其实恰恰相反。

在他带领湘军之前,并没有多少带兵打仗的经验,也不懂什么用兵之道。之所以能赢,其实就六个字——结硬寨,打呆仗。

曾国藩从来不与敌军硬碰硬地短兵相接,即使在胜算很大的情况下也从不主动发动攻击,而是每到一个地方就在城外扎营,然后挖战壕、筑高墙,把进攻变成防守,先让自己处于不败之地。

太平军是非常骁勇善战的,总想跟湘军野战,而湘军就是守着阵地不动,就算太平军再能打,碰到这种路数,也是毫无办法。

只要一有时间,湘军就开始不停地挖沟,一道又一道,直到让这个城市水泄不通、断草断粮,等到城里弹尽粮绝之后,再轻松克之。

就这样,一座城接着一座城,一点一点地挖沟,一步步地往前拱,就把太平天国给拱没了。

湘军每打一个城市,都不是用一天两天,而是用一年两年,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挖壕沟。

当时的湘军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施工队,被湘军攻打过的城市,如安庆、九江等,城外的地貌都被当年所挖的壕沟改变了。

湘军与太平军纠斗 13 年,除了攻武昌等少数几次有超过 3000 人的伤亡,其他时候,几乎都是以极小的伤亡,获得战争胜利。

这就靠曾国藩六字战法:结硬寨,打呆仗

《孙子兵法》中说:“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所谓 “结硬寨,打呆仗”,简而言之,就是先占据不败之地,然后慢慢获得细小优势。

曾国藩是一个爱用“笨”方法的人,他不喜欢取巧的东西,也不相信什么四两拨千斤的事情。

因为胜利果实从来不是强攻出来的,而是它熟透了,自己掉下来的。

《孙子兵法》里说,“胜可知,而不可为。”

美团王兴在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说:“多数人对战争的理解是错的,战争不是由拼搏和牺牲组成的,而是由忍耐和煎熬组成的。”

无论是战争、商业还是个人层面,道理都一样,要想走出困境或者取得胜利,靠的都是耐心,而不是某个突发性的、奇迹般的胜利。

很多时候,你只需要按部就班地做好自己该做的事,等时机来临时,一切都会有所改变,只是在那之前,你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

最后,我希望能和你一起,记住这些精彩的故事,汲取前人留给我们的经验教训:

无论外界环境优劣、不管运气好坏,都不怨天尤人,按照自己的计划,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每天进步一点,到来年这个时候再回头来看,你就会发现,你已经走出了很远的距离。

林肯有句话说得好:我走得慢,但我绝不退后。

weinxin
我是花鸟站长,欢迎来撩我
大浪淘沙,淘不尽千古风流人物! 币海泛舟,阅不尽潮汐起起落落!花鸟站长的小屋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