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的百场经典战役之第十八战:彭城大屠杀

  • 春秋战国的百场经典战役之第十八战:彭城大屠杀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谈古今悟炒币

项羽这个霸王,有点闹心。

他这个世界警察基本上是一天没消停。

四月项羽刚刚分封,五月,齐国的太上皇田荣就把项羽封的齐王田都打跑了。

田都连任都没上成。

田荣对自己的这个侄子田福说:不用担心,接着当你的齐王,去什么胶东!当什么胶东王!这片土地就是咱们爷们说的算!

但此时项羽的名气已经传遍华夏,小孩听了不敢哭,大人听了不敢叫,田福害怕得罪项羽,偷偷的溜走,去了即墨上任。

田荣大怒,咋就这么不争气呢!

六月,田荣攻击即墨,杀掉了这个不成器的侄子,自立为齐王,并和彭越成为了战略合作伙伴,命彭越攻打济北王田安。

老朋友彭越再次回到我们的视野了。

彭越此时已经成长为了一股上万人的力量,而且一直在反秦的战斗中屡立战功,在魏地立下了不小的功劳。

但由于不认识项羽,所以在分封地盘时,被忽略了。

这让彭越很不满,所以他和一起反项羽的田荣拧成了一股绳,并在七月,斩杀了另一个项羽分封的田安。

至此,项羽精心分配的三齐,在三个月后,被田荣统一。

八月,刘邦出汉中的同时,田荣首先对项羽动了手,派彭越南下攻济阴,项羽派萧公角迎击,被彭越所败。

田荣的咄咄紧逼,导致了项羽决心灭齐,但北伐之前,他要解决两个他认为的定时炸弹。

第一个炸弹,是被尊为“义帝”楚怀王。

楚怀王被项羽架空后,发配到了老少边穷的彬县,他心中是不服的,这一点,项羽也是知道的。

但项羽认为,有他镇守西楚,这个义帝能兴起什么风浪,爱服不服,就废了你了,你能怎么样?

但项羽没有想到局势会乱的这么快,没有三个月,齐地已经全部反叛,局势已经乱到他需要亲自出马的态势,如果他一走,这个义帝在大后方会有什么动作,他鞭长莫及。

毕竟“义帝”还是名义上的老领导,英布,刘邦等原来都是在他的“名义”领导下,号召力还是有的。

所以,项羽决定斩草除根。

不过项羽还是比较有脑子的,这么一个大锅,不能自己背,派了九江王英布和临江王共敖去下黑手,在江中,做掉了义帝楚怀王。

“怀王”看来真不是好名号。

这个放羊娃在山野中被找到拥立,又在江中被莫名杀掉,他同他的爷爷正牌楚怀王一样,没有逃脱诅咒,死了个糊里糊涂。

第一颗炸弹拆除后,项羽又亲自动手拆了第二颗,杀了韩王韩成。

杀韩成的原因在于,当初韩国的复国,实际上是在刘邦的帮助下完成的,韩国的宰相张良也一直跟着刘邦东奔西走。

虽无夫妻之名,却有夫妻之实,虽然名义上是韩国的宰相,实际上跟刘邦一直穿着一条裤子。

从国王到国相,都像是刘邦的傀儡政权,这是项羽所不能忍受的,所以在诸侯们纷纷就封时,项羽就扣住了韩成,一直留在了彭城。

张良这个外边有人的小三也确实是让人无法不误会,分封后他不随着韩王回韩国,而是送了自己的心上人刘邦一直到汉中,回来后又写来书信,说刘邦烧了栈道,这个没出息的这辈子不打算出来了。

没几个月,又传来消息,刘邦以霹雳手段拿下三秦,统一了关中。

这时,张良又送来了信,说:刘邦得了最开始约定的关中就打住了,他可没胆量往东打。

这个第三者狡辩政权在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忽悠,项羽看了会是什么想法?

项羽非常担心自己放走韩成后,亲刘的韩国政权会对自己造成不利,于是,索性杀了韩成,封了自己的手下,原来的韩国人郑昌去做韩王。

拆了这两颗炸弹后,项羽觉得可以安心北伐了。

但这两颗炸弹真的拆掉了吗?

全部变成了延时的超级大炸弹。

第一颗大炸弹就是彻底逼反了张良。

张良在韩王被杀后,就乔装易服,走小道投奔了刘邦。

自此,汉三杰聚齐!

算上老游击队长彭越,刘邦集团还差两位关键人物就能召唤神龙了!

在齐地铁杆捣乱,韩国队教练反水外,被冷落的陈馀也开始蠢蠢欲动。

他在看到曾经的好兄弟,今天的陌路人张耳被封王后,瞅着自己封的那三个县越看越来气,于是密谋找到了公开反项羽的田荣,借兵攻击张耳,声称自己要帮助被扔到北方代郡的赵歇复国,并许诺,事成之后,赵国效忠于齐,为齐国把守西大门。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田荣同意了,亲自带兵支援陈馀复国。

齐地开始成为了关东地区的反楚大本营,纷纷支持各路人马脱离项羽领导。

十月,得到了田荣援兵的陈馀带着自己的三县人马袭击了常山王张耳。

张耳刚刚受封半年,赵地还没捋明白了,大量的骨干又被原赵王带到了代地,再加上自己根本就不是将才,在陈馀的返乡团和齐国队的攻打下,张耳被迅速撵出了赵地。

张耳在无家可归后,让自己的谋士卜了一卦,敢问咱爷们路在何方。

谋士没有说“路在脚下”的片汤话,而是分析建议了两条路可选。

一个是封了自己的项羽。

一个是自己曾经的小弟刘邦。

这哥俩势同水火,去了一方就意味着和另一方的决裂。

在这关键的选择中,封建迷信帮了张耳一把。

卜卦先是往西走!

而且江湖传言,汉王刘邦出关中时天象美妙到不可思议!

天意啊!

张耳往西逃跑投降了刘邦。

陈馀则从代郡迎回了原来的赵王,赵歇。

至此,仅仅半年时间,秦地,赵地,齐地,全部脱离了项羽的掌控。

在各地土崩瓦解的大局势下,先抽谁成了问题。

项羽决定举兵先抽齐。

这是烂根子!

伐齐之前,项羽曾调英布前来支援,英布称病,仅仅派了5000人前来支援。

英布可是他的铁势力,不管真病假病,但可怜的5000人表明了他的态度。

不见得你说什么,我就一定得听什么了。

刚特么能歇歇,革命大半辈子了,还让我把脑袋系裤腰带上?

项羽突然发现,他分封下的所有势力,无论是敌还是友,已经全都开始脱离他这个西楚霸王的掌控。

他的这个霸王,根本没当出感觉来,不仅小弟们根本不听话,敌人们也越来越多。

他发现,能靠的,还是自己!

不指望了!打出个未来吧!

虽然反声一片,但跨上马的项羽,还是那个万人敌。

项羽北上,先是将彭大队长打败,彭越一看大魔王出来了,于是且战且退,与田荣援赵的大军汇合到了城阳。

城阳地形图

在城阳,齐楚会战打响。

兵力上,双方大致相等,全是十万。

如果你在人数上没有占到巨大的优势,跟项羽硬碰基本上就是极大概率的被歼灭。

这就好像你排两个后卫跟马拉多纳是远远不够的,你上四个堵他都费劲!

马拉多纳突破4名防守队员

大战打响后没多久,齐军就被项羽冲垮了。

彭越一看势头不对又率领自己的队伍逃到了老根据地巨野泽打游击去了,田荣则聚敛败兵向北退。

但项羽没有给田荣休整的机会,楚军放弃了彭越军,疾追反革命头子田荣。

由于项羽追击太紧,齐军无法坐船东渡大本营临淄,只能退至平原。

这回完犊子了,齐地的泰山和济水天险全指不上了。

你说你跑出来跟他对打干啥呢!

在平原,田荣再次被击败并被当地人所杀。

田荣死前一定明白了,为啥自己的那个不成器的侄子要听一个外地人安排。

真打不过啊!

齐军群龙无首后被项羽屠戮殆尽,项羽随即封被田荣一族赶走的前朝王室田假为新齐王。

项羽恼怒齐人,脑子一热,尽烧平原房屋,劫掠钱财,妇女,并向东走,向齐国大本营扫荡,烧杀抢掠一直到北海,一路上执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

敢对战神动刀兵,就是上天派他项羽收人来了。

楚霸王变成了日本鬼子,各地齐人群起叛之,山东老乡们各自组成民兵游击队与楚军抗衡。

各小组注意!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山东的楚军变成了华北的日伪,深陷泥潭,拔不出腿来了!

田荣之弟田横则乘机收揽田荣败军和各地愤怒的齐国人民再得数万人,在城阳再次拉起一杆反项旗号,专打楚国鬼子。

项羽至此彻底陷入了齐国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项羽的伐齐,看上去胜利了,但实际上他并没有。

他并不知道何时该停止。

当他将头号反革命头子田荣消灭,击溃了齐国的国防力量,扶植了田假做齐王,当他到这里时,就应该打住了。

因为你的所有战略目标已经全部达成。

他的军事天才再次帮助他打败了不服势力,西楚霸王的威名响动中原!

如果他此时收手,相信齐国在他的兵威下,会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非常老实。

各路牛鬼蛇神会秒变小可爱,中原大地将再次消停。

就像当年小日本把张学良赶出来后,如果就此打住慢慢消化,也许今天我国的东北尽头就是山海关了。

但他的最大弱点暴露了出来:缺乏战略眼光!

他并不明白打这仗是为了什么!

被流放的欧洲项羽拿破仑同志说过:胜利的时刻往往潜伏着最大的危险。

这算是自我反省的金句格言。

他的外交部长塔列朗叛变这位法国最伟大国王时说的的理由是:拿破仑这人不能跟着走了,他永远都要赢,他也一直在赢,但他总有一天会败的,那时候法兰西民族就是万劫不复了。

成功有时候会让自己觉得天下无敌。

在遇到有人想要挑战你的权利时,你的敌意会加深,态度会更加激动,结果往往就是不知进退。

有一句千古概念:战争是政治的延伸。

这句话虽短,但却是每个国家的政治家都要牢牢记在心里的。

最好像毛主席语录一样早请示晚汇报后再去上班。

如果有别的办法实现政治意图,战争永远是最后选项。

如果必须选择战争,那么什么样的战争目标可以达到自己的政治意图就是制定战略时的重中之重。

达到了目标后,就应该及时罢手!

每一个制定战略的领导人都因该满足战略目标达成后的胜利!

因为你的每次行动,都是有成本的!

经济学中有个笑话,叫做“破窗理论”。

一个人拿石头把人家玻璃砸了,然后说咱再买块新的,促进了消费,GDP就上涨了,经济就循环了,这推动了一连串的生产。

汶川地震时就有九流经济学家说:地震也是有好处的,会拉动经济建设,会创造就业。

总会有些无耻文人的。

按照那种生物的说法,创造就业,发展经济最好的方法就是全国的挖掘机停工,关闭蓝翔,让所有的劳动力拿着勺去挖土!

玻璃碎了,买了块新的,促进了生产,没错,但这钱原本可以用来买块地毯。

社会的总财富减少了!

深层次讲,你浪费了本可以用在别的地方的时间,资源与机会。

你每次打仗,所付出的成本是士兵的性命,士兵的精力,全国的无法正常生产,化敌为友的机会,回不来的好时光,等等等等。

项羽你打死田荣后,完成了战略目标,扶植了伪政权,如果你打住,齐国会给你进贡,你的战士们可以回家,老百姓可以生产。

那些用在无限战争泥潭中的机会和资源则有可能变成一座座大粮仓,一架架好桥梁,一群群新出生的娃。

如果贪心不足,或者随性而动,通常就会带来无穷尽的反噬。

不知道何时打住的人,是无法走到最后的!

因为他们缺乏自制力,缺乏大局观!

人生很长,没有战略方针,没有自制力的人,往往是走不到巅峰的。

百战百胜的最后,就是数胜而亡!

项羽选择了对齐地进行报复,把他对田荣的仇恨施加在齐鲁大地上,结果自己却深陷泥潭,而与此同时,刘邦的消息又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头痛不已。

刘邦在拿下关中后,定都栎阳,夷平了秦国社稷,建立了汉社稷,开放了秦国的各种园林,池塘,让老百姓们开垦种田。

蜀地,汉中地的百姓由于出兵汉中有功,免租两年,有从军的,再免一年。

看见了吗?

这就是另一种成本的体现,韩信迅速的结束了关中战事,两川因此得到了回馈,民心大定。

更重要的是,你永远不知道这些省下来的成本会对自己的未来有多大的帮助。

转过年来,关中大灾,萧何给政策,全往汉中蜀地逃荒,去了就有饭吃!

汉中蜀地张开怀抱欢迎关中兄弟们。

在一头一尾,蜀汉这片土地成为了老刘家的福星避难所,真是极具对称之美。

时间、资源,机会,都是有成本的!

你要做利益最大化,而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十月,刘邦在稳定大后方后,除了留下韩信指挥少数部队围困章邯,大军开始兵出函谷关。

刘邦的东征和当初的西进是一个套路:劝降。

还是那句话,得明白战争的目的,能不打,尽量不打!

第一张牌是张耳,河南王申阳是张耳的老下级,老领导都来投降了,申阳权衡后听说刘邦在关中把章指导都灭了,于是也投降了。

这条秦国啃了上百年的整条豫西通道随之让了出来。

刘邦设置河南郡。

同月,根子更浅的韩王郑昌被武力拿下,颍川郡被收编。

就此,最关键的颍川、荥阳就此被刘邦攥在了手中。

转年三月,巩固河南地后,刘邦进略黄河北,自临晋(陕西大荔县东)东渡黄河,西魏王魏豹归顺认刘邦为大哥。

刘邦又率大军直指河内(今河南黄河以北地区),殷王司马卬应战,被生擒,后见老领导张耳,司马卬归降,刘邦置河内郡。

至此,河东,河内平定。

拿下河内后,刘邦由平阴津(河南孟津)南渡黄河,这时,遇到了一位老人。

这个老人姓董,他对刘邦说:项羽奸险,杀其君主,是天下巨贼,大王此时应该为义帝发丧,号召天下共诛此贼。

有此真知灼见,刘邦立刻行动,替义帝发丧。

刘邦一把鼻涕一把泪,三军穿丧服,随后昭告天下,将顺长江,汉水南下,讨此巨贼,并约各国,共击项羽!

赵国陈馀在接到大字报后开出了条件:杀张耳,我们出兵。

曾经的好兄弟,今天的催命鬼,问世间权利为何物啊!

刘邦脑子多灵,杀了个长得像张耳的倒霉蛋,换得了赵国出军。

与此同时,田荣之弟田横,拥立田荣之子田广为齐王,在本土与项羽的傀儡田假搞对抗。

四月,刘邦率着自己的本部军马,和收编的司马卬、申阳、魏豹、韩军,以及南下的赵军和彭越大队长回合在一起,大军五十六万,兵出彭城。

这个五十六万,肯定是虚的!

刘邦是去年十月开始东进的,到现在半年的时间。

他出函谷关时,满打满算6万人,开国后随何面对刘邦侮辱反驳的时候给说秃噜了,刘先生在彭城也就步兵五万,骑兵五千。

那一大堆诸侯,每个人最多两万部队!

这支联军估计在15万左右。

此时的项羽,众叛亲离,深陷齐鲁,但刘邦的大军,已经打到了他的根据地。

这位前朝的居委会主任,此时反而更像霸王。

但刘邦犯了一个小错误,大将军韩信留在了关中去围困章邯。

所以此时,中原只有一个大魔王。

公元前205年,四月,刘邦的联合国军向彭城进击。

一路进展颇为顺利,军分三路包抄西楚而来。

北路曹参率领樊哙、灌婴、郦商等部,自围津渡黄河后,樊哙攻煮枣(今山东荷泽西南),大破楚军。

曹参、灌婴攻中原经济中心定陶,破之,楚将龙且、项它败走。

下定陶后,曹参命樊哙南下与中路会师,自与灌婴、郦商追击龙且、项它军,至胡陵(今江苏沛县北),再破之,后与中路会师。

中路周勃为前军,攻破曲迂进抵外黄,游击队大队长彭越率三万军来会师,樊哙亦从北路方向胜利来会师,向肖、砀地区推进。

南路军类似于彭越性质的王凌游击队也响应刘邦号召往西楚推进。(王凌为沛县黑老大,当年和刘邦民选竞争沛公时缺乏萧何等当地公务员选票落败,自己拉了票队伍在南阳越混越壮)

地盘版图是差不多的,国家操作系统是一样的,军事制度是一样的,连士兵的构成也开始越来越相似。

除了高层外,压根就是秦又拿起了机关枪。

要说区别,就是这回白起跑人家那边去了。

在萧、砀地区,中,南,北三路会师,与楚军主力大战,击溃抵抗后,来到彭城脚下。

此时彭城,所有的精兵猛将,都随项羽伐齐,只剩老弱数千留守城中,听说刘邦军进城,纷纷逃散,彭城不战而下。

这一路,轻松的很不真实。

刘邦坐在项羽的宝座上,觥筹交错中,不免飘然。

就在去年的四月,项羽意气风发的分封诸王,刘邦欲哭无泪的灰溜南下。

仅仅一年,大势颠倒。

被扔到世界尽头的刘邦以十倍胡汉三的精神跨过山河大海,不想永远的离开。

人家打回项羽的老家了。

这种剧本,再有想象力的编剧,应该也编不出来。

但风云际会的特殊年份,老天作为编剧,脑洞开的不是一般的大。

接下来的剧本,更加让人想象不到。

刘邦进彭城后,将及时投奔的彭越封做了魏国丞相,让他去攻打魏国在中原的土地。

随后令樊哙北攻邹鲁、瑕丘、薛等西楚据点,并令樊哙率军在西楚北境驻守。

刘邦没有挥师北上去找项羽决战,将大量的主力布防在了彭城东侧的齐楚主干道上。

他的思路是对的,应该以逸待劳。

但劳累了很久的刘邦没有抵住诱惑,在楚宫住下,搜项羽的财宝,搞项羽的美人。

各国将士随后日日置酒高会,无限畅饮,庆祝创业成功。

群众们大骂项羽的独裁统治,如今联合国大军再此,他项羽还能怎样!

他们忘了,当初章邯手中,也是有四十万人的。

人家那四十万,是实打实的。

您这五十六万,是吹出来的。

彭城被克的消息传到了齐地,此时的项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中。

齐这里,还打不打?

楚那里,还救不救?

想来想去,齐必须接着打,楚也必须马上救。

因为这压根就不是一道选择题。

如果从齐地撤军救楚,不仅前功尽弃,而且齐军追击的话,腹背受敌。

但如果不救,等着刘邦北上打他来,失去了大后方的楚军此时所有的后勤,给养已经全部断掉,越等就越被动。

这就很矛盾了,因为救火的水就这么多,但烧起来的地方却太多了。

而且疯传刘邦诸侯联军56万人,规模空前浩大,自己这里满打满算十万人。

盟友们全部背叛,谁也指望不上,自己是久战之师,刘邦那边以逸待劳。

天时,地利以及军力都处于巨大劣势。

孙子兵法流传到今天,被评入了各种版本的人类历史最重要10本书之列。

它之所以流传千年,在于它的核心观点是普世的,是经过无数大量的事实验证的。

全书就在说一句话:实力就是硬道理!

孙子兵法中推崇的是:善战者,无智名,无勇功,每场仗之前,要不停的算,从成本到细节,打一遍算盘后,看看赢得几率有多大。

用一系列的小优势积攒成大优势来碾压对手。

最好在百分百把握胜利时,再动手。

动手的时候,最好不战而屈人之兵。

人类历史上,成千上万场战争,绝大多数时,都是综合实力更强的那一方,获得了胜利。

看《孙子兵法》,最终悟明白一个道理就可以了。

别琢磨细枝末节的各种战术。

定好人生的大战略,做好自己的基本功,然后踏踏实实的践行。

人生是长跑。

时间会帮我们筛掉绝大多数竞争者。

复利会帮我们达到人生的巅峰。

复利会帮我们达到人生的巅峰

但是。

一说但是,就该转折了。

有时,极少数的天选之子是可以强行逆天改命的。

2016年,NBA总决赛,骑士总决赛以1:3落后,对手是刚刚拿下史上最佳常规赛战绩73胜9负的金州勇士。

再此之前,从没有人,在总决赛上,在这种劣势中,能够翻盘。

尤其主角是克利夫兰,这个城市就是美国体育历史上,悲催的代名词。

有一句美国谚语:上帝恨克利夫兰。

这个城市似乎从来没得到过上天的眷顾。

已经几十年在四大联盟中从未获得过一个总冠军了。

但那一年的骑士,在极大的劣势下,最终却连扳三盘,挑落了除了小前锋位置上,各位置均胜过骑士的金州勇士。

ESPN赛前的预测,骑士拿下总冠军的概率,仅仅有3%。

这种史诗级的逆转,在NBA的历史上,唯一的一次。

1934年,有一支叫花子般的武装,队伍平均年龄不到30岁。

走了两万五千里。

沿途进行了380余次战斗,攻陷了七百多座县城。

其间经过11个省,翻越18座大山,跨过24条大河,走过荒无人烟的草地,翻过连绵起伏的雪山。

完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奇迹的一次战略转移。

这种险阻,这种强度,在人类历史上,唯一的一次!

历史上,总还是会有神奇的人出现的,虽然说这种人不常见。

带领刚才那支骑士的,叫做勒布朗.詹姆斯。

勒布朗.詹姆斯

带领刚才这支军队的,叫做毛泽东。

前者就算此时退役,他的江湖地位基本上已经无争议的排到了NBA历史第二,而后者,更是中华文明五千年历史中,最传奇的前三存在。

刘邦此时面对的这位,也是历史级的大魔王。

项羽在极大地劣势中捋清了思路,人数多就一定好使吗?多国联军的最大弱点在哪呢?

指挥系统!

项羽于是将手中的队伍进行了整编,将所有的骑兵全部集中了过来。

一清点,三万骑兵。

这要感谢秦国队,当年章邯和王离打剩下的马都让项羽带走了,这里面还有王离长城军中的大量的国际外援(楼烦骑兵)。

项羽下达了一个令人瞠目的决定,诸将留下继续攻齐,自率精骑三万救楚。

三万去长途奔袭攻打号称的五十六万,如果这支部队是一支股票,此时应该已经被投资者们抛售的停盘了。

但作为白起后,另一个可以被称为战神的男人,项羽出品,同样是有保障的。

此时摆在项羽面前的,是这样一副态势。

正常的思路来讲,项羽应该是走沂水南下的,因为大军的物资给养还是要靠水路最为便捷。

所以刘邦也是将布防布置在了这里。

但是,人家项羽此时手里的是骑兵,这也就意味着,粮饷的保障并非必须。

项羽并没有南下沂水,而是西进先去抽樊哙了。

樊哙这位鸿门宴第一型男,历次大战的先锋官,向来攻无不克,但这次,他面临的,是远比自己高一个段位的选手。

三万骑兵在项羽的带领下,很快就冲破了樊哙的北面防守。

击败樊哙后,项羽没有理樊哙的纠缠,马不停蹄的走泗水线南下。

迅速奔袭拿下了彭城西线的主干道萧县。

闪电部队在前进,彭城近在眼前了。

项羽拿下萧县的消息传到刘邦那里后,刘邦慌了。

这都从哪冒出来的?

刘邦于是紧忙调主力往西迎战项羽。

刘邦调主力回援彭城地形图

刘邦犯了个大错误,他没有据城坚守,而是选择了跟项羽野战。

项羽夜间抵达萧县,短暂的进行了休整,天刚蒙蒙亮,项羽率领三万铁骑由西向东闪击汉军侧翼,战至正午,大破汉军。

汉军最大的优势,是兵力多,几百年后的苻坚发明了一个词,形容自己实力强:投鞭断江。

把我这大军的马鞭扔江里,江水都得断。

此时刘邦的近二十万大军,也这个意思。

结果刘邦玩了把投人断流。

数量大虽然是优势,却也有一个很大的劣势,我们在“秦错在哪”那章时讨论过,大有大的难处。

这种数量级的诸侯联军存在着一个天然的弱点:指挥起来,缓慢不协调。

项羽瞄准了这一点,采用直接进攻刘邦指挥中枢的战术,冲进了汉军阵营后,咬定刘邦的司令部追着猛打。

刘邦的指挥系统瘫痪,自始至终无法组织军队抵抗。在项羽的三万铁骑的猛冲下,汉军全面溃败,乱作一团。

最厉害的武器,往往是自相践踏。

作为秦国盗版的刘邦面对着换边站的高配白起比较绝望,项羽和当年的白起一样穷追猛打喜欢玩歼灭。

刘邦大败后,项羽可劲追击。

作为东道主,项羽自然知道哪里有天然的口袋坟场,三万幽灵般的猎手将汉兵赶往了泗水。

除了部分作战损失外,数以万计的汉军被赶入泗水。

没死在泗水的开始往南逃,又被项羽赶到了睢水里。

溺死者不计其数,睢水为之不流。

此一战,汉军被歼十余万。

还没完,项羽追上了一路逃窜的刘邦。

汉王刘老三此时已经近乎绝望。

但此时,我又要说那个迷信的话题:天命。

不然无法解释刘邦一再而三的好运。

老天又一次出来帮助刘邦站台了,就像他在沛县时的无数传说一样,他身上的那条龙开始帮他了。

当时项羽将刘邦及其残部包围了三层,正待聚歼之际,忽然西北大风猛袭而来,飞沙走石,树木连根拔起,一时间天昏地暗。

狂风卷集着乌云,向项羽这支高傲的海燕拍打而来。

狂风开始迎面猛攻楚军,刘邦趁此机会,在风大爷的力挺下率数十骑逃离包围圈。

剩下的,又全部被歼灭。

在项羽三万铁骑的穷追猛打下,刘邦号称的五十六万大军灰飞烟灭。

项羽又一次的创下了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奇迹。

刘邦逃出生天后,向西直奔沛县老家,去接自己的老爹媳妇儿子,但到了沛县,发现家中已经空了,后来得知郦食其已经护送了刘太公和吕雉逃跑。

刘邦不敢停留,继续西逃,但在路上,神奇的发现了自己的一双儿女。

刘邦看见接班人后的心情无比激动,载着俩孩子一起跑。

但这个时候,西楚的追击小分队又赶上来了。

刘邦此时已经是惊弓之鸟,觉得车上太重了,平静下了和儿女相见后无比激动的心情,将一双儿女推下了车。

他的手下大将,兼此时的车夫夏侯婴实在看不下去了,马上跳车把俩孩子抱了上来。

刘邦流氓性大发,再次将儿女推下车,但又被夏侯婴再次跳车抱回。

刘邦气的拔出刀,要把夏侯婴杀掉,但这位汉子却不避刀锋,直视刘邦道:事虽紧急,为何却连儿女都不要了!

夏侯婴的眼神中写满了王八蛋。

最终,老流氓无法直视忠勇的双眼,好车把式夏侯婴保护着刘邦一家三口逃出了追击,反倒是另一路,刘太公和吕雉被项羽抓获押回了彭城。

刘邦逃到了下邑,他大舅哥吕泽在此屯兵,终于抬眼看到亲人了,算是暂时得到了安全。

大喘气后的刘邦派人四处搜罗败兵,也听到了一个个不好的消息。

所有之前的归附诸侯,几乎全部倒戈。

倒戈的诸侯中,第一个骂街的是陈馀。

因为他知道了张耳没死。

陈馀恨死了老流氓刘邦,没见过这路狡诈之人。

我要的是她!

你特么给我送来个她!

当年不被当回事的仇也不记了,愤然与“三县恩公”项羽结盟。

齐地的田横在项羽走后,打败了项羽扶了很多次的田假。

田假再次丢盔弃甲的找到了自己的大哥。

这次项羽想明白了,这路二百五货色是不能再扶植了,田横这一家子在齐国是根深蒂固,不能再动了,于是杀了扶不起来的田假。

项羽选择了给台阶。

田横终于有机会能修正自己和大魔王的关系了,尤其在项羽又狂屠全世界之时居然给了自己台阶,于是迅速就坡下了。

双方就之前的恩怨达成了共识。

你流氓我山炮。

双方都有问题。

你祸害山东我们就不追究了,也没本事追究。

祝西楚越办越好。

曾经的殷王司马卬战死了,成为了死在这场彭城大屠杀的最高级别领导。

他死了,他在河内的家人最终也没有得到什么照顾,成为了少数没有得到刘邦封赏的军功家族。

但是,四百年后,司马卬在河内的这一支中,最终酝酿出了三代威猛后人。

司马卬的后人司马懿

这老少三代四口子完成了三代窃国的传奇之路,成为了给浩浩荡荡的三国时代画上句号的家族。

四百年河外,四百年河内,让人唏嘘。

三秦的两个降王,司马欣,董翳看到猛男后再次反水,叛汉降楚。

魏王魏豹后来也借口回家照看老娘,返回了魏国,第一时间也投降了项羽。

只有游击大队长彭越,明智的放弃了所攻下的十余座中原魏地,将部队北撤,再次陷入了观望。

红色土地又面临着合纵时代了。

不过这回挑头的不是嘴炮苏秦了。

是巨炮项羽。

刘邦由天下几乎到手的盟主,到众叛亲离,仅仅就是短短的这几天时间。

总说现在的世界变化快,其实那个年头,比现在可快多了,短短半年时间,世界老大换两轮了。

在下邑,刘邦跟他的知心哥哥张良开了个碰头会。

刘邦上来先表态:关东的土地老子他妈不要了!都分了!高低搞死那货!忒特么可恨了!我儿子闺女现在都不理我了!

张良说:分了就对了!指着你一个人,是搞不定项羽的!

不过不能乱分,那帮诸侯其实站在哪边是无所谓的。

重要的,只有三个人。

只有这三个人全部站到你这边,并发挥出全部力量,我们才有可能战胜这个大魔王。

第一个,是英布。

英布作为之前项羽的头号战将,英勇非凡,但在项羽伐齐和彭城之战这两场战役中,他的表现却显得扑朔迷离。

先是称病,而且拿项羽当叫花子打发几乎没怎么派兵,两人肯定会有间隙。

而且英布所处的九江地区,在西楚上游,占据地利优势,把他争取过来,实在是太重要了。

第二个,是彭越。

这位大哥历经如此乱世,既没有背景,也没有投资,靠着打游击却越混越壮大。

身处中原腹地,一直和项羽捣乱,居然还没被打死,我们经此大败,他依然没有倒向项羽,这种人才太可贵了,一定也要争取过 来。

第三个,是韩信。

好在这个人不用争取!

虽还未见过韩信,但从他的“汉中对”和还定三秦我能知道这是块什么材料!

我遍观诸将,只有韩信能够独当一面,可以率领一支方面军,单独执行战略任务!

别让他围城当牢头了!要赶紧把他调回来!

刘邦对张良,还是言听计从,先是派了礼宾官随何去争取英布,然后派人回关中向萧何要人补充兵员,并命韩信火速驰援山东战场。

刘邦在彭城会战后的第二个月,北归到了中原重镇,荥阳。

这个时候,最先派出的去争取英布的随何传回了好消息,英布归降了!

刘邦能够成大事,在于他有一个非常好的优点,就是拿定主意以后马上行动。

他派随何前往游说英布的这次行动,可以说抢得了至关重要的先手!

因为如果晚上几天,也许他就将永远的错失了英布,楚汉战争也许就又是另一个结局了。

刘邦的随何代表团到达英布的首府六县(今六安)后,英布好吃好喝好招待,但就是不提见面的事,一连三天,仍然没有回音。

随何是带着任务来的,如今英布的态度可以说决定着天下的走向。

英布归楚,则整个南方失去控制。

英布归汉则能大大缓解了刘邦的不利窘境。

所以说,拖不起,等不得,于是,随何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

他对负责接待他的太宰挑明说道:大王之所以不见我随何,一定是因为大王以为楚国强大,汉国弱小,对眼下的局势还看不明朗。

为大王分析现在的形势,就是我这次到访的目的!

如果我面见后说的有道理,会对大王的决策起到帮助,咱们成一家子。

如果我说的不是那么一回事,也请大王将我等一行人处死于街市,以明确与汉为敌,向楚示好。

话都挑的这么明了,于是英布接见了随何。

见面后,随何说:“汉王刘邦派我恭敬地上书您驾前,我私下感到奇怪的是,您为什么和楚国那么亲近。”

英布说:“我面向北边以臣子的身份侍奉项王。”

随何说:“大王和项王都列为诸侯,您北向而以臣子的身份侍奉他,一定是因为您认为楚国强大,项王英勇,所以您要依附于他。

但这就奇怪了,项羽攻打齐国时,他亲自背负着筑墙的工具,身先士卒,这个时候大王您应当出动麾下全部的人马亲率大军去支援楚国啊!为何却仅仅派了几千人呢?

您就这么面北而侍奉人家?

汉王在彭城作战,项王还在齐国时,您就应该调动淮南所有的人马,渡过淮河,帮助项羽与刘邦会战于彭城之下。

您拥有数万劲旅,却没有一个人渡过淮河,这明摆着是垂衣拱手坐观二虎相斗谁胜谁败。

您就这么把国家依附于人家?

您挂着归向楚国的空名,却总是希望依靠自己而留着一手。

项王凭借着战争的胜利自认为强大,但真那么回事吗?

汉王回师驻守成皋、荥阳,从巴蜀,关中运来粮食,深挖壕沟,高筑壁垒,分兵把守着边境要塞,楚国要想撤回军队,中间有魏国故地相隔,想打,又打不赢,攻城又攻不下,退却又逃不出汉军的追击。

所以说长远来看,楚国的军队是不足以依靠的。

假使楚军战胜了汉军,那么诸侯们自身危惧,必然要相互救援,一旦楚国强大,则会招来天下军队的攻击,忘了彭城大战为什么打起来了吗?

所以楚国比不上汉国,这是显而易见的!

如今您不和万无一失的汉国交好,却托付于危在旦夕的楚国,我私下替您感到疑惑与不值。

您虽然强大,但我也不认为淮南的军队足够抗衡楚国,但只要您出兵伐楚,项羽一定会被牵制,西进就一定会受阻,只要您能够牵制楚军几个月,汉王那边夺取天下就可以万无一失了。

我请求给您提着宝剑归附汉国,汉王一定会裂土封赐大王,到时候您的封国,又岂是这小小的九江所能比的了得。

这番话,汉王严肃地派我请求您的加盟,望您考虑斟酌。”

随何这一番夹枪带棒,既损又捧又吓唬的说词直接击中了英布最害怕的地方:当初项羽大难之时,你干啥去了?

他之前作为项羽手下的首席先锋官,非常了解项羽的性格,猜疑易怒。

这次接见随何就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但经过随何这一分析之后,英布的选择其实已经只有一个了,就是归附刘邦。

现在向项羽认错,项羽大胜之余,只会想起新仇旧恨,但此时归附刘邦,则无异于雪中送炭。

英布在深思熟虑之后说:“请奉命!”

虽然答应了随何,但英布此时仍想观望,他想再看看时局的变化,于是再三叮嘱随何,万不可走漏风声,避免项羽早做准备。

也就在这个时后,项羽派来的使者也来到了六县,中心思想就一个:迫不及待地催促英布出兵伐汉。

随何听说了这个消息,当机立断的径直闯进了王庭,对坐在上席的楚国使者说:“九江王已归附汉王,楚国凭什么让他出兵?”

事情突如其来,英布还没来得及反应,但楚国使者已经反应过来了,这不是进了贼窝了嘛,站起来就往外走。

随何趁机对英布说:“大事已成,速杀楚使!不能让他回去!”

被逼上贼船的英布只能杀掉了楚使,然后出兵攻打楚国。

就差这几天的功夫,如果楚使先到,在一系列的武力威胁之下,也许英布就会倒向楚国,刘邦的当机立断,再一次的帮助了自己,为自己争取了一段极其宝贵的时间。

萧何、张良、韩信、彭越,陈平(“拉锯荥阳”会讲)和最后一位英布再算上他刘老三本人。

汉军的七龙珠凑齐了。

在第一个好消息传来后,刘邦又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关中的大管家萧何在得到败报后,再次挥舞起手中的算盘来回的扒拉,挤出了所有能上战场的老弱,在韩信的带领下驰援山东前线。

项羽此时还不知道英布降汉,派手下继续一路西追,欲一举扫平刘邦,先锋军追至荥阳,被恰好赶到的韩信率领的关中老弱军和灌婴临时拼凑率领的骑兵队所挡住。

汉军算是暂时止住了颓势,将战线,稳定在了荥阳一线。

荥阳是老景点了,破釜沉舟中我们详细介绍过,这个可遇不可求的地方,也成为了此后几年,天下的焦点。

再上荥阳的两张关键图。

荥阳地形图

成皋山东第一险,敖仓汇聚天下粟。

自此,在这座“一身系天下之安危”的兵家重镇,拉开了旷日持久的楚汉角逐战,也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楚汉时代的大魔王也到位了,开始了开挂的北伐之战。

汉初三杰算计项羽,灭楚三英对打霸王!

炸裂的时代,到来了!

weinxin
我是花鸟站长,欢迎来撩我
大浪淘沙,淘不尽千古风流人物! 币海泛舟,阅不尽潮汐起起落落!花鸟站长的小屋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