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谈炒币之—我要是不贪心就好了

  • 笑谈炒币之—我要是不贪心就好了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炒币随笔

跟很多人聊到投资的时候,常听到他们说一句话,“当时我太贪了……”“如果当时没那么贪就好了……”

我以前也很认同这样的说法,“不能太贪”。但后来仔细一咂摸,也不对啊,到底多贪算太贪呢?想赚钱算不算贪?如果想赚钱就算贪,那我不要去投资了,我直接去做慈善,把钱捐掉就好了嘛!

如果想赚钱不算“太贪”,那想赚多少叫“太贪”呢?赚5%,赚10%,赚100%?到底是多少呢?

想来想去,我发现根本没有标准。

如果赚得多算太贪,那怎么解释投资腾讯的Naspers呢?它赚了5000倍。另一个投资腾讯的风投IDG只赚了几十倍就跑了,这是一个不贪婪的好投资者吧。

我仔细想了一下,喜欢后悔自己当时“太贪”的投资人,在另一个场合也是后悔自己“太胆小”的投资人。

我经常听到有人说,“我买XXX赚了20倍,当时还是太胆小,只投了5万块,如果我那时候卖了房子梭上100万,现在就财务自由了……”

所以后悔自己当初太胆小或者太贪婪的人,他是没有什么标准的,他的唯一标准就是赚钱了还是亏钱了。如果当时是赚钱的,就后悔自己当时投的钱不够多,太胆小;如果当时是没有早点跑掉,锁住利润,他就说自己太贪心了。

顺着这个思路思索下去。我体会到这种后悔后面隐藏的东西,那就是对自己的道德审判。

我说这句话估计你不明白什么意思,我举几个例子你就懂了。

对自己或他人进行道德审判和谴责是古代人的生活习惯,东西方都有。

前段时间读《万历十五年》,古代皇帝是神圣与道德的化身,当出现灾祸时,皇帝会成为替罪羊。比如干旱不下雨,皇帝就要被谴责,是不是你最近干什么坏事了,是不是你夜里睡觉穿很紧的内裤了,是不是你玩女人了,是不是你玩男人了?

反正老天爷不下雨,肯定是因为皇帝不道德。这时候皇帝就要写一封自我检讨,再斋戒三日,不能吃肉不能有性生活,搞一些祭天、祈雨的仪式,希望老天爷下雨。

不要以为这是东方人才会有的迷信,西方也一样。西方中世纪流行黑死病,村民就玩一种“烧女巫”的游戏。有人得病死,是因为有女巫在搞黑魔法,把魔鬼招来了,所以把女巫烧死,瘟疫就消失了。

这种思维方式东西方都一样。

这种思维模式背后的逻辑是,人有灾祸,是因为某人(自己或他人)道德上有亏损。

与之对应的相反逻辑,是“好人一生平安”,“萝卜白菜保平安”之类的。

我前几年混灵修圈,灵修圈很多人喜欢放生,背后的逻辑也是一样,我做了善事,于是我就健康了、幸运了、不倒霉了、不出事了、可以发大财了。

从心理学上可以解释这种心理现象,一般是童年时,父母灌输给子女“乖”的理念,你听爸妈的话,做个“好孩子”,爸妈就奖励你;否则你不听话,不乖,就要惩罚你。

《圣经·旧约》里说,地上的人作恶很多,贪婪、淫荡,神很生气,发大水把人都淹死了。这种小段子也是一样的思路。你不听我的话,做“善良的人”,于是我就惩罚你。

2018年身边很多玩币的朋友都亏光了底裤。很多人懊恼地说:“当初我要是当时不贪心,在高点清仓就好了!”

真的这样吗?

事情过后讲一些聪明话都是很容易的。

打德州扑克的时候,我摸了一手小牌,57,我把它弃掉了。随后翻牌面发出了468。哎呀,我刚才这把手牌不要扔掉就好了,现在已经做成天顺了。

打牌时候,这种事后懊悔是家常便饭。问题在于谁也不能预知未来。在你拿到这手57的时候,你现在就要判断是否要玩这把牌,决策无疑是不要玩这把牌,它太小了。当然如果考虑你玩牌时的特殊位置,或者底池赔率,或者平衡手牌范围、调整形象的考虑,可以有不同的决策。

在币圈有个著名的投资基金,叫Pentera Capital。在2018年10月的时候,这只基金已经亏损了70%,这几个月行情又跌了许多,估计亏损就更大了。

同样是这只基金,在2017年曾经创下盈利20000%(不要数了,200倍)的好成绩。

盈亏同源,2017年帮助Pentera赚钱的策略,成为了导致它在2018年亏钱的策略。

前段时间还有一个新闻,丹华资本首席科学家张首晟教授跳楼自杀了。一般说是他有抑郁症,也有人说他的基金投资了很多区块链项目,亏损了几十亿美金,投资人要起诉他,FBI也找他麻烦。

很多人觉得自己“原本”可以逃过一劫,我当时太贪婪了,当时牛市到顶的信号多明显啊……我只需要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我就可以逃顶成功,现在我就有一千万,现在我就有一个亿……

许多韭菜做这种事后诸葛亮似的总结。

事情过后总结自己,做出改进是好的。

但是也不需要过于事后诸葛亮了。

你冷静下来想一想,张首晟教授不聪明吗?In math we trust。张教授是很聪明的。当然他事情太多,估计没什么时间亲自打理投资。

还有Pentara基金,币圈的头部基金,全球排名前三。人家在食物链的位置靠前不靠前,人家的护城河厚不厚,人家的专家经验多不多?

你凭什么可以比这些人更优秀呢?

在投资圈有个老段子,90%的德国出租车司机认为自己比一半以上的同行技术好。这怎么可能呢?显然不是真的。

这个叫“过度自信”偏差。

在2017年12月份的时候,我感觉市场这么狂热,是该下跌调整了,一度准备清仓。但我又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谨慎了,导致身边的朋友都笑我胆小如鼠,于是三人成虎,最后我又改变了清仓的决定,还是留了4成仓位,因为我倍朋友影响后改变了初衷,觉得市场短暂下跌之后,会继续狂涨的。我当时甚至把ETH看高到2万人民币。

你现在会说我这种想法太疯狂了。但当时就是这么想的。这就是真实情况。

现在比特币徘徊在3500美元附近,以太币600和800人民币之间横盘已久。不知道大家都在想什么呢?是不是觉得比特币还要跌到10000人民币,以太币还要跌到100人民币。你或许觉得此刻大家的想法很疯狂,但此刻大多数人就是这样想的呀,这就是事实。

如果你很懊悔2017年12月没有高位清仓,没有卖在最高点。你尽可以在此刻抄底,抄到最低点啊。。。。。。

你为什么不抄底

你不要说牛市的最高点你没有走,你本来就想走的,但是没走,这个那个……不用说那么多了。

现在就有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熊市里抄底你可以抄到最低点啊。你觉得哪个点是最低点,你就抄在哪个点。你觉得2万最低就抄2万,你觉得1万最低就抄1万,你觉得2000才是底就等着跌到2000再抄底。

只要有这个本事,尽可以去赚大钱、发大财啊。

不要说能看出来大周期的顶和底了,只要能看出来一天里的顶和底,你能赚的钱就是无穷无尽的,每天都有高点也有低点,你每天骚操作一波,可以赚多少钱?

币圈里的有句老话,早知三五日,富贵几千年。

能提前知道一天,就值几个亿。但问题是没人知道。

2016年12月的时候,当时比特币在三天里从6000涨到8600,我们都觉得涨疯了,觉得行情到头了。当时把比特币全清仓吗?

2006年股市行情很火的时候,有个丹阳之心基金清盘了,当时上证指数涨到4000点。基金经理赵丹阳很有个性,觉得市场过热,把基金清盘了。

随后一年里,上证指数继续涨到6000点,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大盘股连拉涨停,一周翻倍。很多投资人埋怨赵丹阳为什么那么早清盘,错过了这样的大牛市,少赚了很多钱。

但随后行情暴跌,赵丹阳又被翻出来捧成英雄,说有这种魄力在牛市里清仓的人,真是大英雄。

又怎么样呢?

投资又不是赚了这波行情就结束了,你以后还要投资。赵丹阳后来在印度炒股,亏了一些钱。后来又回国内搞基金了。现在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投机者很喜欢追求熊市最低点抄底、牛市最高点逃顶这样的骚操作。觉得炒股就是买在最低点、卖在最高点,这就是人生赢家。

2016年8月,我在60块买入以太坊,涨到95块全仓卖出。随后以太币一直下跌,跌回60块。我精确地买在最低点,卖在最高点。当时我在群里炫耀晒单,小韩还说,老花这波骚操作真6。

但又怎么样呢?

我觉得我那波操作是满分。但对于漫长的人生,这个骚操作再漂亮又能怎么样呢?

时间倒回到2017年3月,当时央行进驻三大交易所,内部闭门会议,随后交易所都不给提币、也不给入金。许多人觉得币圈要完蛋了。当时比特币价格6000。有的人把比特币都清仓了。

当时跳楼的都白跳了

随后发生了什么呢?三个月内,比特股涨300倍,新经币涨400倍,瑞波币涨600倍……随后是公信宝30倍,量子链40倍,Populous票证项目100倍……

再说8月份吧!有人嗅到了市场狂热的气氛,再次清仓了所有的币,换成了法币。这样做无疑是很机灵的。这个时候比特币已经涨到2万的高位了。

很快就是人间地狱的九四,大家对提前清仓的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封他为币神。但随后发生了什么呢?

红烧肉50倍,路印100倍,沃尔顿链100倍,波场100倍,唯链100倍……

在我玩币的短短三年里,有无数次机会,有无数聪明人清仓在“最高点”,但又能怎样呢?

他从此财富自由了,他从此退休了,他从此怎么怎么样了?什么也没有发生。他该怎样还是怎样。什么都没有改变。

前段时间看过一篇文章,讲一个炒房的人,他最多的时候赚了20个亿,手里有几十套房。后来赶上大跌,手里的房都卖不出去了。不但卖不出去,一个月还要交50万的月供。他贱卖了所有的房子之后,手里只剩800块,又回去上班了。他卖完房子后半年,房价又开始一波行情,一年里涨了一倍多。他当时如果不卖,估计赚上百亿了。但他能不卖吗?不行,银行的按揭每个月都要交,他资金断裂了。

2010年去清远禅修的时候,我问主持的和尚:“我们多久能成佛啊?”

多久可以成佛?

和尚说:“为什么关心多久能成佛?成佛了又不能怎么样,该吃饭还是吃饭,该干啥还是干啥。”

听了和尚的话,我恍然大悟,对呀,着急成佛干嘛呢?成佛了又不能怎样,就算成了佛,日子该咋过不是还咋过?

有的人痴迷于“财务自由”,觉得自己赚了某个数目的钱,生活就能怎么不一样似的。都是幻想罢了!

投资亏钱的人,不是从数学上探讨自己的投资决策方法,而是从道德上谴责自己,这是一种前科学时代人类常用的方法,是在情绪控制下的无意识状态。

人类从愚昧走向科学,从野蛮走向理性,就是不断用科学来修正自己的情绪,不是被情绪简单左右,情绪是旧地图,现实是新世界。控制住情绪的干扰,人才能做出理智的决策。

weinxin
我是花鸟站长,欢迎来撩我
大浪淘沙,淘不尽千古风流人物! 币海泛舟,阅不尽潮汐起起落落!花鸟站长的小屋欢迎你!